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逝去的西裱褙胡同

2009年12月01日

   于谦祠位于西裱褙胡同23号,1984年被定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是西裱褙胡同原址惟一的文化遗存。

    于谦(1398-1457),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永乐十九年(1421年)中进士,宣德五年(1430年)任兵部右侍郎,巡抚河南、山西二省。英宗朱祁镇七岁多登上皇位,由于宠信宦官,致使宦官势力膨胀,天下不安。正统十三年(1448年),明朝边防吃紧,于谦奉命入京任兵部左侍郎。正统十四年(1449年),瓦剌也先率部进犯大同,英宗下诏亲率五十万大军匆忙出征,在山西土木堡遭到瓦剌也先的四面伏击。明军全军覆没,英宗之弟朱祁钰监国,召集群臣商议对策,但无人敢言战字,更有人倡议南逃,迁都南京。这时,于谦挺身而出,坚决主张以战退敌,得到朱祁钰的支持,于是领命抗击瓦剌。十月,瓦剌挟英宗进犯京师。于谦率领官兵二十二万,奋战五天五夜,击退瓦剌军,“北京保卫战”大获全胜。

    景泰元年(1450年)八月十五日,瓦剌也先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将俘虏了一年的英宗送回北京。景泰皇帝尊其哥哥为太上皇,入居南宫,实际上是软禁起来。景泰八年,英宗暗中勾结石亨、徐有贞、太监曹吉祥等人,发动了“夺门之变”而二次即位,且以“谋反”的罪名将于谦杀害。但在官府籍没于谦家产时,并未发现其任何“谋反”的证据和值钱的物品,只有一些书籍、战册以及景帝所赐的衣物、宝剑等。

英宗死后,宪宗即位。于谦长子于冕遇赦回京,上疏为父讼冤。明宪宗准许为于谦平反,将裱褙胡同内的于谦故居辟为“忠节祠”。宪宗皇帝亲自撰写诰语:“当国家之多难,保社稷之无虞,惟公道之独特,为群奸所并嫉。在先帝已知其枉,而朕心实怜其忠。”特诏追认复官。万历十八年(1590年)改谥“忠肃”,在祠中立于谦塑像。

 

    清军入关后,明朝亡,于谦祠废。光绪年间重建于谦祠,东院内有奎光楼,为两层小楼,上为魁星阁,挂有“热血千秋”的匾额。1890年,义和团曾在祠内设立神坛。“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这是于谦的《咏石灰》诗,也是其一生的真实写照。

    现在,从东单到北京站口的长安街路边高楼林立,但在西裱褙胡同23号的旧址上,重新修葺的于谦祠已基本完工。于谦祠坐北朝南,朱红的大门直对着二层的奎光楼。在左边的正院,由过堂与二进院相连,最后一排是五间的正房。院内,粗大的枣树、柿子树依旧在寒风中傲然挺立,见证着岁月的沧桑。

    梅兰芳造访齐如山,曾在裱褙胡同的齐家学种牵牛花

    电影《梅兰芳》的热映,使梅兰芳的经纪人齐如山为很多观众所知晓。齐如山(1877——1962)比梅兰芳年长17岁,是中国近现代京剧史上卓有建树的戏剧理论家、剧作家、导演。齐如山早年赴欧,对西方戏剧颇有研究。自1915年起,齐如山作为梅兰芳的专职编剧、导演、演出策划人,参与并见证了梅兰芳由一个青年旦角演员成长为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京剧大师的全过程。齐如山1903年搬入裱褙胡同,直到1948年离开北平,在这条胡同生活了四十五年。他曾在回忆录中这样描绘过自己抗日战争期间,在日寇铁蹄下,“蜗居”在裱褙胡同里的日子:

    东单牌楼裱褙胡同舍下之房,南北短而东西宽,共四个院。最东边一院,为客厅院,客厅为三间北屋,我就住在里边,把门一锁,到晚间无客来之时,方与家人相见。白天偶遇阴雨,客人来的当然少,也偶尔在廊下或院中散散步,可以换换空气,然仍嘱咐家中,倘有人叫门,必须先来告诉我,然后再开。如是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过了八年之久,虽夜间也没有在大门口望过一次,这可以算一种很特别的生活。

    齐如山究竟住在裱褙胡同几号院,现在已无从考证。但梅兰芳肯定是他家的常客。据说有一年夏天,也就是梅先生二十二岁那年,一日,梅兰芳来齐如山家串门,一下子就被齐家院中的牵牛花迷住了。齐如山先生见梅兰芳对牵牛花如此有兴致,就向他聊开了此花的好处,说它娇艳妩媚,每天最早吹响破晓的小喇叭,是真正的勤劳使者。梅兰芳颇有感慨。他想,自己每日晨起练功,终日不辍,不正像牵牛花的精神吗?于是,他也在自己的家里种了很多牵牛花,而且种到了上百株,还培育出许多名贵品种。

    获得知识竞赛二等奖,初识西裱褙胡同34号

    不过,西裱褙胡同之所以能被人们所熟悉,还是因为位于胡同中间路南的一个大院,这就是门牌为34号的北京日报社。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上大学时,偶然在当时的北京日报看到一个知识竞赛的活动。按照报上的要求,我依次把题目答完,寄出。没想到几个月后,真收到了北京日报社寄来的一封信,通知我获了奖,可以到报社去领奖。那时候,我住的地方在龙潭湖附近,看到信封上的地址写的是东单西裱褙胡同,我蹬上自行车,就朝东单奔去,记得西裱褙胡同应该在东单十字路口的东南角,我见胡同就钻了进去。可仔细一看胡同院门上的门牌,却发现上面写的是洋溢胡同。于是,忙向一位大爷打听,方知再往东走一点儿,有条南北走向的小岔路,往南一拐就是北京日报社了。

     34号的北京日报社坐南朝北,传达室的一位大爷告诉了我怎样前去领奖。我获得的二等奖是一张50元的购书票,拿此票可去王府井书店买50块钱的书。但我并没立即去书店购书,而是突然对这条胡同产生了兴趣。我蹬着自行车从西裱褙胡同的东头骑到西头,又从西头折回来。原来,在西裱褙胡同的北面还有两条胡同,除了洋溢胡同外,还有一条叫官帽胡同,北京日报社院门正对着的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胡同,虽然呈S形,但可以直接通向东长安大街。在西裱褙胡同南侧,与其平行的叫麻线胡同,中间有侯位胡同和鲜鱼巷两条南北走向的胡同与之相连。

    其实,老北京的地名很多都是人们慢慢叫起来的,干什么的人多,那地方一般就叫什么名字,裱褙胡同也是如此。明清时期,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都要到贡院赶考,而裱褙胡同正好在贡院的南边。当时,胡同内的裱糊店一家挨着一家,裱褙胡同遂因此得名。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长安街的拓宽,西裱褙胡同连同洋溢胡同和官帽胡同逐渐消失,都成了东长安街的宽阔马路。

推荐阅读

老北京胡同里的光阴故事

老北京的小胡同,老北京胡同里的光阴故事。时光荏苒,岁月如风。时间总是走的太快,我们永远都对时间无能为力,但是却可以过好当下。时间走过必留下痕迹,在我们的首都,留下的痕迹最明显的应该非老北京胡同莫属了,抚摸着老胡同的...[详细]

老北京的胡同讲究多,"十大"和"六最"胡同您知道吗?...

胡同,是北京特有的一种古老的城市小巷。在北京,胡同浩繁有几千条,他们围绕在紫禁城周围,大部分形成于中国历史上的元、明、清三个朝代,反映着北京的历史风貌,在北京游玩,一定少不了北京老胡同。 北京“十大”胡同,您去过哪几...[详细]

老北京的胡同与人名

北京的胡同,名字很有讲究,明成祖朱棣定都北京以后,他的功臣大都居住在北京,不少胡同以此得名。   如永康侯徐忠住宅所在的胡同就叫永康侯胡同,即今天北城的永康胡同。...[详细]

德源胡同

位于宣武区中部。东起白广路,西至登莱胡同。因德源里得名。 此地原称南王子坟,因处于王子坟之南故称。王子坟为明宗人府茔地。住户不多。民国二十六年(1937)日本人与朝鲜人增多,房屋多为木质日式。这些人多以贩卖烟土...[详细]

造纸胡同

位于宣武区西南部。北起白纸坊胡同,南到白纸坊西街。因有造纸作坊得名。 此胡同明代称纸房胡同。它紧靠造纸公会所(即祖神庙)。民国时称白纸坊街。胡同内造纸作坊甚多,直至解放后。1965年称今名。...[详细]

米市胡同小学校

 “米一”是我童年母校的简称,她的全称应该是米市胡同第一小学,是南城一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学校。胡同北口就是繁华的菜市口大街,南口就是在南城挺有名气的南横街了。 ...[详细]

胡同八十载

当年广生堂药店不过四五个人,不过个个都勤奋向上,经常能听到店后传出伙计念念有词像背台词的声儿,那是人家在背汤头歌。广生堂柜台上方挂满了药方,你只要说出什么病,伙计就能准确拿下药方,从里面拿药来,用戥子称好,倒在印好...[详细]

察院胡同与胡同东口

今天经过察院胡同。就有了与之相关的下面这些想法与见识。 北京的十里长安街的南面,也就是在西单路口的西南角上有一个佟麟阁路,佟麟阁路为一条南北方向的小型主干路,而察院胡同就在佟麟阁路的北端。我多年前从这儿经过,...[详细]

恭王府 老北京胡同 鸟巢 水立方一日游...

恭王府位于前海西街17号,是清代规模最大的一座王府,据说恭王府总面积为一百多亩。相当于中山公园,这是至今保存最好的一座王府,曾是和?的宅邸,恭王府正在修复中,现开放部分只是其花园。...[详细]

无规矩不方圆 老北京胡同里那些礼数...

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无论生活中的大事儿小事儿,都会有“黑纸白字儿”或者“约定俗成”的规矩习惯。这在北京人的生活中也是如此。有时体现在讨采头的“吉利话儿”,有时则体现在日常生活、待人接物的“礼数”。...[详细]

老北京胡同取名讲究多 珠市口原名猪市口...

北京有许多与动物有关的地名。这些地名通俗明了,一看便能知其来历。不过这些一目了然的地名里,也有历史和故事。[详细]

胡同里的老北京风情

 红墙、古槐、胡同,骑着自行车,悠闲地走在人来人往的胡同里,享受着下午的阳光,偶尔驻足停留,那悠长浓厚的京味文化便融化在了空气里,浸润着你的灵魂…… ...[详细]

老北京胡同的后现代滋味

胡同,北京的标志,北京最热闹的旅游景点之一。北京的胡同最初形成于13世纪的元朝,到现在经过了几百年发展演变。胡同是北京生活最丰富、最繁杂的地方。胡同居民们爱着胡同,也将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对胡同的理解,用他们的生命时...[详细]

吃出老北京胡同里的滋味来

老北京胡同里的居民过去吃什么?就是家常便饭,也都讲究应时当令,吃出点儿滋味来。   开春了,“二月二,龙抬头”,家家户户吃春饼,在蔬菜精贵的春天里,把豆芽菜、韭菜、菠菜炒到一起。稍讲究一点儿的人家,摊个薄薄的鸡蛋饼,盖在...[详细]

老北京胡同风情

老北京胡同风情[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