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京居感悟:北京的大

2010年02月11日

  谈到北京,一个“大”字马上跳了出来。北京太大,以致我常常觉得,它不是一个城市,而是五个甚至十个城市连在一起,聚成一大片城山城海。前几年感觉,四环路兜起来的地盘已经够大了,不料现在又建了五环、六环,而且还要建七环。天津人、唐山人说,干脆你们建个八环九环,把我们环进去算了。地方一大,出门就不方便。我住城东朝阳区,到西边走一趟,有时遇到堵车,感觉比去内蒙古还难。在家乡沈阳吃饭,哥儿几个高兴了,想让更多的哥们儿一起高兴,打开手机,现邀现叫,不一会儿就能实现愿望。在北京就不敢这样。北京太大太挤,得提前几天预约,就算你家有直升机也不敢现拎,拎来了你也很难降落。

  北京不但地盘大,而且楼房大,院子大。这个院子,指的不是一般居民大院,而是各类国家级的机关大院。我在家乡时,碰到一个中科院沈阳某某所或总参驻沈某某部的牌子,就钦佩得不行。后来到了北京,随处可见国字号大牌子,而且是总部不是分店,都不知佩服哪个才好了。北京发生的大事也多。在现代,对中国甚至世界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的重大事件,其发生概率,北京大约要高居首位。

  我与北京既是一见钟情,又是日久情深。少年时从沈阳到北京暂住,一下子就爱上了它。成年后调到北京工作,刚开始有生疏感,越住越亲。有些北京人,爱拿东北人的口音开玩笑,什么“太阳叶(热),赛(晒)银(人)右(肉),赛得银右好难嗽(受)”之类。我听了不太乐意,暗中上纲上线,认为是一种语言歧视。为了“反击”,我把北京口音中不太标准的字眼儿挑出来,也编了个段子:

  “我和一写(些)人在办公屎(室)打冰帮(乒乓)球,汗水流成了水坡(波)浪,一浪连(读第一声)着一浪。”

  时间久了,渐渐觉得,口音的事并不那么严重,各地的好汉凑到一起,找个由头儿高兴一下,自豪一下,如此而已。现在坐出租车,遇北京司机信心百倍地发问:“您是东北人吧?”我就笑答:“您是不是觉得,我的口音特好听?”对方一愣,稀里糊涂地点头。“是啊,”我接着说,“来北京这么多年,我一直舍不得改呢。”

  北京人是非常可爱的一伙人或一大帮人。我觉得,北京人最大的特点,可能也离不开一个“大”:大方,大气,大胆,大胸襟,大手笔,大义凛然,大有作为,大家如云,大众如霞。北京人的口气也大,比较喜欢从国家和世界的角度谈问题。别的行业不说,单说交通,随便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聊几句,就会发现他是政治家。有时,北京人也显得大大咧咧,大手大脚,大路货,甚至大轰大嗡,大而无当。反正好也是这个“大”,孬也是这个“大”,“大”得让人钦佩,让人喜欢,让人犯核计。走在街上,一想到与北京人呼吸的是同一种空气,也进到这个“大”里边来了,我就非常高兴。即使大气污染指数有时过高,也不后悔。

  用一个字形容北京,我们还可以“就地取材”,把它本身那个“京”字拿来,管保合适。北京是世界少有的方正之城,城内有方正的广场、皇宫、四合院、大杂院以及其他各种院,其形状都仿佛“京”字中间的那个“口”。北京的街道和胡同,人民的性格和脾气,大多平直、率真,好比“口”字上面那一道横杠。横杠上面那一“点”是什么?是首善之区,是敢为天下先、不怕出头椽子先烂的光荣象征。而“口”下面的那个“小”字,尤为恰切,尤为感人,它在不动声色地告诉世界,北京的“大”,北京的天大地大,宏大伟大,是因为,有你我他这些小人物在做基础,无数平民百姓直腰,举手,撑起了中华民族的北京。(刘齐)

来源:北京日报
推荐阅读

北京古都 绝对皇城的独特京味儿

作为六朝古都,北京不是历史最久远、建都最多的皇城,却是中国众多古皇城中最具影响力的一座城市。北京是全球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最多的城市之一,北京城本身就是一道文化奇观。尤其是明清两朝的北京城,布局宏大,主客分明,完全是...[详细]

老北京的旅店与庙寓

北京城从元代开始就是国际性的大都市。元世祖忽必烈曾下令设会同馆,专门接待各国使节和商人。明代北京的旅馆有接待外国使节和商人、国内少数民族的会同馆,也有专门接待国内商人的旅馆。清代的北京流动人口更多,北京的旅...[详细]

在火檐墙里寻访城市的轨迹

“房子一边盖”是陕西八大怪之一,也是关中民居最典型的特征。关中的四合院与北方的四合院相比,除院落狭长以外,其两边的厢房多采用一面坡形式(当地人称厦房)。十年九旱的气候特征使得这块地域上的每次降雨都显得弥足珍贵...[详细]

京城多重护城河

历史上在北京建都的五个封建王朝中,尽管有四个是东北的少数民族,但他们来到中原后,都基本接受了汉人文化。所以在建设都城时也深受汉文化的影响。根据《周礼·考工记》的原则,要充分体现皇权至上的指导思想,在皇城内要有官...[详细]

刘心武:半城宫墙半城树

 那年八岁,刚到北京不久,父亲带我去玩,坐的人力车,父亲把我搂坐在他怀中。转过沙滩,接近景山和神武门时,我忽然挣着身子大叫起来:“爸!爸!”车夫惊讶地扭回头,父亲则紧紧地把我搂定,都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其实,我只是被眼前呈现出...[详细]

井院儿

近年来,无论是静夜独处,与友人闲谈,还是陪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聊天,都离不开早年在古都生活的历历往事。几天来,记忆的屏幕又定格在了旧宅中的那口老井。...[详细]

聊聊老北京的交通工具

咱老北京过去骆驼.马.驴.骡子.轿子.骡车.爬山虎.洋车.三轮车.自行车.当当车.火车.仅有的汽车和河里冬天的冰床儿.春夏秋三季护城河里的舟楫是主要的交通工具。想想这些老古董走在今儿个的大马路上该是何等一番景象...[详细]

四面钟是拴船的大铁锚?

“中轴线”申遗,如今已被列入北京市“十二五”文物博物馆事业发展规划。作为世界上现存的最长的城市中轴线,老北京的中轴线已走过近600年的沧桑岁月。其实,我们每个人所亲闻、亲历、亲为的“中轴线”故事,也都是“中轴线...[详细]

铸银子的炉房

 炉房的买卖是以化铸银子为主,也存放款项。炉房有官私之分,官炉房则必须在户部注册,接受户部交给的任务。北京早年间的炉房都在珠宝市一带。 ...[详细]

朝外旧事

人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就会对那地方产生感情,也能见证那里的变迁,仿佛把感情融在了那里,我对朝外大街就有这种感情。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们家搬到朝外芳草地西街一幢楼房里,下楼往北一溜达,就是朝外大街,那时候我正在...[详细]

透过砖头看穷富

 至于老北京富人用砖,则讲究磨砖对缝,就是把砖磨得像镜子那样平……插不进一把刀子。   砖,建筑材料的一种,在今天再普通不过,但在老北京,砖可不是便宜东西,从砖上最能看出一家的穷富。   国人周代已开始用砖,而且是...[详细]

家住皇城根

东皇城根大街北口是地安门东大街,南边路口是晨光街,距离繁华的王府井大街和故宫都不远。大街中段的西边紧邻著名的五四运动发源地沙滩的北大红楼,东边毗邻为首都十大建筑之一的中国美术馆。由于地理位置特殊,所以提起东皇...[详细]

承载乾隆皇帝御制碑的燕墩

燕墩作为北京城南端地标性建筑,其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不可小觑,更有人将其看成是老北京中轴线南端延长线上的起始点。燕墩又称“烟墩”,位于永定门外铁路南侧,是一座砖台,其上竖有清乾隆皇帝御制碑一座,刻有乾隆皇帝撰写的《...[详细]

克林德碑虽倒 保卫和平永存

风景幽美的中山公园位于北京紫禁城的右前方,天安门的西侧,面积362亩。唐代这里是古幽州城东北郊的一座古刹。辽代,在海子园建瑶屿行宫,将这座临近御园的古刹扩建成大型僧刹兴国寺。元世祖忽必烈建大都城,兴国寺被圈入皇城...[详细]

大高玄殿为啥俗称“小天坛”

在文物古迹高度集中的朝阜大街上,在景山前街的西边,有一座皇家道观大高玄殿。大高玄殿修建于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距今已470年。大高玄殿于199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已开始修缮。 ...[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