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谢士炎最合适 --

  百度一下

  陈融生也清楚地知道,谢士炎在恩施经历了两件事情,使他对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大为失望。
  一是日寇妄图打通大陆与东南亚的交通线,对国民党军队加紧猛攻。当时几乎一天失陷一个县城。日寇长驱直入,国民党军队节节溃退。不久,日军已入侵独山,恩施大为震动。当时的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召集紧急会议研究对策。出席会议的有郭忏、张知行、卢济时(情报处长)、苏时(作战处长)、蒋光中、谢士炎、陈融生。
  会上,卢济时报告了日军进攻情况,分析了第六战区兵力装备现状,认为无法抵挡敌寇入侵。
  这些平时神气活现的将军们,如今在这紧急关头竟然低头不语,一筹莫展。孙连仲也只能长叹一声,颓然坐着,然后断断续续地说:“敝人只能指挥和控制第30军和第32军,无法与日军会战。”最后,孙连仲还流露出欲拉出队伍占山落草的思想。
  对于竭力主张奋勇抗击侵略者的谢士炎来说,这无疑是泼了一盆冷水。
  有一天晚上,恩施机场招待所主任涂延熙(湖北汉川人),邀请国民党军第五师师长的夫人陈氏和恩施名流夏德贞女士到他家打桥牌,由他和自己妻子作陪。涂延熙暗中与美国兵相约作恶。四个人正在玩牌时,一群美国兵突然闯入,涂与其妻立即退避,致使两位善良妇女惨遭轮奸后重病加身。
  谢士炎闻知此事,愤懑异常,怒斥涂延熙为民族败类。“你能不能组织力量,暗中干掉这个家伙!”谢士炎向陈融生提议说。
  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要员们顿时活跃起来,谢士炎也在徘徊中似乎感到国家兴亡仍可寄希望于蒋委员长。
  在一阵胜利的狂欢之后,日本方面派出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到芷江去接洽投降,中国国民党方面派出了以谢士炎为首的代表团到芷江受降。各家报纸也都在显著位置报道了这一消息,谢士炎被吹捧为壮年有为、能文善武的“接收大员”。
  接收后,谢士炎又被郭忏派到汉口担任前进指挥所办事处主任。在这种情况下,他幻想能够“为国出力”,有一番作为。
  岂知,国民党政府意欲发动内战,在蒋管区压制民主革命运动,推行特务政治。谢士炎对军统特务残害革命者、民主人士等法西斯暴行,十分愤恨,屡加抨击。结果,一批军统特务分子大为恼火,以“发接收财”为名加以诬告,致使谢士炎被罢官后,在监狱里又关了两三个月。
  谢士炎出狱后,深感为国效力无门可投。他只好联络旧友,北上投奔河北省政府主席孙连仲,先任第十一战区高参,继任作战处处长。虽然孙连仲一如既往,对谢士炎信任不疑,让他多次参加重要的军事会议,并陆续采纳了谢士炎提出的军事意见和建议,但谢士炎总感到事不遂心,主事难得要领,眼前的道路茫茫……
  这一年的夏天,陈融生从昆明回到上海,很快同地下党组织接上了关系。遵照党组织的指示,他必须尽快打入国民党军队高级司令部以积极开展党的地下工作,尤其是兵运工作。经过反复考虑,陈融生认为当年在恩施的同事好友谢士炎是最合适的对象,决定以谢士炎为突破口。(11)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等候着我。 ...[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承德等地密台相继遭到破坏,44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