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我是叶剑英” --

  百度一下

  他们刚一上车,马次青也立即上了车,随着“砰”的关门声,汽车已经向前方驶去。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坐在他俩中间的是一位长者。这位长者身穿黑色长袍,头戴黑呢帽,头发和胡须都很长,还戴着一副浅色的眼镜,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
  透过车窗,一片洁白的月光,洒在冬日的大地上,格外醒目。谢士炎在暗自思忖:“这位长者是谁呢?谈话将如何进行呢?”
  又过了一会儿,这位长者终于开口了。他操着地道的广东客家话,缓缓地说:“我是叶剑英。你们两位同志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
  谢士炎和陈融生都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他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时间找不到一句合适的答话。
  叶剑英严肃地看看身边的两个人,继续说:“我要给你们强调指出的是,你们现在为之努力奋斗的,是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这个革命的直接目的是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建立起人民自己的红色政权。但是,你们不能就此停顿下来,还要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为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而不断努力奋斗。要有决心永远革命到底,要有不屈不挠、百折不回的精神……”
  谈话约进行了半个小时。最后,谢士炎和陈融生都表示了自己不怕牺牲、艰苦奋斗的坚强决心。叶剑英点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汽车行进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减慢了速度,逐渐停了下来。
  谢士炎、陈融生分别从两侧车门下了汽车,无限深情地向叶剑英举手敬礼,目送着他的车子缓缓离去,一直到消失在漆黑的远方。
  这一天晚上,对他们来说,又是一个难忘的幸福之夜。
  1947年2月4日,军调处北平执行部中共方面接到延安的指示,指定由叶剑英委员负责全权处理撤退工作。
  蒋介石最后关死了和谈大门。事实上,自国民党违反政协会议决议,悍然于1946年11月15日片面召开非法“国大”,周恩来副主席于同月19日飞返延安,和谈的大门就已经被蒋介石关闭了。
  就在2月4日这天下午,东直门南小街海运仓胡同的一幢二层小楼上,谢士炎家里的窗帘被紧紧地关严。
  屋子里的墙上,挂着一面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桌子上,点燃一支红色的蜡烛。叶剑英和马次青又一次来到谢士炎的家里。上一次来,叶剑英非常感动,对马次青说:“一个国民党将军,家里竟如此困顿,过着这样俭朴的生活,他真是正派的人。”
  今天,叶剑英亲自来参加在这个非常时刻举行的入党仪式。几天前,谢士炎在汽车里填写了《入党志愿书》。此时,谢士炎怀着无比激动和深厚的感情,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入党宣誓词底稿,举起右手,对着党旗庄严宣誓。
  宣誓完毕,谢士炎把誓词呈交给叶剑英。叶剑英掩饰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接过誓词。然后,他递给在场的同志传阅。誓词最后回到他的手里。他借着蜡烛的火,把那份誓词烧掉,以不留痕迹。(15)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地铁》

大家好,这里是北京地铁,我是天乐,跟大牌名星古天乐同名,不齐名,不过在下不姓古,而姓辛,全名辛天乐。 今年是2006年,丙戌,狗年。离北京奥运会还有两年,国家博物馆馆前的倒计...[详细]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