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更深地埋入地下 --

  百度一下

“祝贺你!谢士炎同志,我们党从今天起,又增加了一个战士。”叶剑英那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住谢士炎激动得颤抖的手。
  临别之时,“哦,我们马上就要返回延安了。”叶剑英深情地嘱托:“你们留下来的同志,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之下,一定要克服困难,坚持斗争。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第二天,军调处北平执行部国民党政府方面在北京饭店举行鸡尾酒会,饯别中共代表团人员。
  “叶将军,请您谈谈中共方面为什么要撤退?”新闻记者们蜂拥而至,连珠炮似地发出提问。
  一再提问之下,叶剑英才回答:“军调部半年来无事可做,应该取消。花了那么多的钱,一天天地耗费,无论是谁花钱也是不应该的。军调部撤销谈不到可惜与否。”
  “过去一年,教育了中共,教育了人民。”叶剑英郑重宣告。
  2月7日,中共方面举行酒会。军调处北平执行部美方委员吉伦、执行部主任田博门等,国民党政府方面蔡文治等,还有李宗仁、王鸿韶、何思源、胡适、梅贻琦、陆志韦、张申府、徐悲鸿、周炳琳等共约三四百人出席。
  叶剑英委员、薛子正参谋长周旋于来宾之间,酒会空气一团和气。大厅里,“一路平安”的祝福声,时有所闻。
  新闻记者们又包围住叶剑英,问这问那。
  忙于接待宾客的叶剑英对记者们说:“我们改天谈好不好?我临走前一定约你们各位,咱们好好谈一谈,你们各位尽量问,我尽量答,好不好?”
  酒会上,宾主双方似乎非常和谐。这种场面与当时各地的烽火漫天的战事,恰恰形成一个强烈的对比。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徐冰在西砖胡同王倬如家里召开最后一次秘密会议。梁蔼然、丁行、王冶秋、朱艾江、王倬如参加。
  “我们马上将撤离北平。你们五个人组成一个对国民党的秘密情报工作小组,由梁蔼然同志负责,即日展开工作。你们这个小组留在北平,要更深地埋入地下。以后,通过党的秘密电台联系,过些日子派人和你们接头。要记住,你们直属于党中央,和地方党组织不发生横的联系。”徐冰布置了工作后,随即散会。
  这是军调处北平执行部中共方面撤退前的又一个夜晚。参谋长薛子正坐车来到王府大街79号。
  “老梁,叶剑英同志派我来接你,到他的住地去谈话。”梁蔼然当即前往。
  “你和11战区第一处(作战)处长谢士炎认识吗?”叶剑英开门见山地问。
  梁蔼然去年12月从重庆回到北平后,虽然也在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挂了个少将参议名义,其实尚在赋闲,对长官部里的一些人并不太熟。“不认识。”他回答说。
  叶剑英原来的打算,是想把谢士炎的组织关系交给梁蔼然。“他们既然不认识,恐怕不妥。”薛子正思索了一下,对叶剑英说。于是,谢士炎改由另外一个地下情报小组的负责人董剑平与其联系。
  2月21日,中共方面叶剑英、薛子正等最后一批撤离北平。(16)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地铁》

大家好,这里是北京地铁,我是天乐,跟大牌名星古天乐同名,不齐名,不过在下不姓古,而姓辛,全名辛天乐。 今年是2006年,丙戌,狗年。离北京奥运会还有两年,国家博物馆馆前的倒计...[详细]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