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王冶秋出麻烦了 --

  百度一下

  “喂,喂,我是余心清,你——”余心清对着话筒问。
  “余先生吗?”对方听出余心清的声音,忙说:“孙主任要和您讲话,您不要搁电话。”
  余心清心里不觉感到有些奇怪:“孙连仲为什么在吃饭的时候,急着打电话找我呢?”
  “王冶秋现在在哪里?”这时,电话里传来一个沉重而急促的声音:“我要见他。”
  “见王冶秋?”听着孙连仲的语气,好像预兆着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余心清暗自思忖。
  “有什么事找他?”余心清反问。
  电话里的声音突然沉寂了。
  “我要请他替我写一篇文章。”过了一会儿,孙连仲才吞吞吐吐地说,“希望他愈快来愈好。”
  “孙主任,我请王冶秋和周启祥(又名周范文)今天早晨给几个大学的教授们送礼物去了。再过两天就是八月节(中秋)了,表示一点心意。现在,他在谁的家里,很难说一定。不过嘛,在城外有两个一定要去的地方:清华和燕京。可是,那是没有办法用电话找到的。他们回来,最早恐怕也要等天黑了。”
  “好吧,等他回来的时候,你马上让他到我这里来。”孙连仲挂上了电话。
  余心清的这顿午饭,吃得很不踏实。他嘴里嚼着饭菜,心里却不住地暗自琢磨:“孙连仲为什么如此急迫地要找王冶秋呢?”
  下午大约3点钟的光景,余心清在国际俱乐部里打网球。忽然,一个服务员匆匆地进来告诉他:“孙主任来电话了,请您去接。”
  余心清心里更加嘀咕起来,感到有些不安。“请你立刻到我的家里来!”这是孙连仲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的一句话。两次电话,余心清觉得似乎隐隐藏着“不祥”之兆。
  放下电话,余心清急促地披了一件西服上衣,径直奔到孙连仲在东城的公馆。
  “余先生,孙先生因为等不及,到绥署去了,请你到那里去见他。”孙连仲的副官说话时,神情显得格外严肃。
  来到绥署,走进孙连仲的办公室里,余心清看见孙连仲一个人独坐在沙发上,脸涨得发紫。
  孙连仲猛地抬起头来,看见余心清走了进来,示意请他坐下。沉默了片刻,孙连仲突然大声吼道:“你们走开!不要站在我的门口。”他命令站在门口的副官。
  “你找我有什么急事吗?”余心清意识到事态的严重,直截了当地问。
  “王冶秋出麻烦了!”孙连仲劈头说道,“前天破获了共产党在北平的一个电台,抓到了一些共产党的重要分子,查出许多的重要文件。其中抓到一个女的,她是个重要角色,她在北平非常活跃,打通了各个阶层的关系,搜集了各方面的情报。这些情报里面,有一部分是王冶秋提供的。据说是属于经济方面的,这个女的已供认她和王冶秋的关系,但她并未承认王冶秋是个共产党,仅仅只是供给她经济情报。所以,我要当面问问他,并要把他交给张家耀(北平行辕第二处处长,负责分管情报工作)处问话。”(22)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等候着我。 ...[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承德等地密台相继遭到破坏,44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