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在劫难逃 --

  百度一下

  停了一会儿,孙连仲又叹息地说:“这次电台的破获,查到的文件真是太多了!”
  “这是不是一个阴谋?诬陷?而王冶秋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你如果把他送去,来一个屈打成招,那是会造成冤狱的。”余心清并不清楚王冶秋的真正面目,更不知道王冶秋是梁蔼然小组里的情报人员。他只是根据自己平时对王冶秋的了解,相信王冶秋虽然是一个挂着少将军衔的参议,但与军事方面却毫无接触。
  “不会的,不会的。”孙连仲摇摇头说,“你叫王冶秋放心,只要和中共没有什么关系,问问话就可以回来的。”
  孙连仲对马汉三之流在北平、天津的大小特务擅长制造各种冤假错案早有领教。其实,全国的特务都是如此。抗战胜利后,这些家伙们为了便于敲诈百姓,故意制造恐怖气氛,随意扣上“汉奸”罪名而秘密逮捕。一时间,“汉奸”帽子满天飞,自小商人至大学教授随时有被戴上“汉奸”帽子坐牢的可能。因而凡是抗战期间没有退入后方的人,都人人自危。当年2月,国民党政府在通知中共驻南京、上海、重庆等地人员限定3月5日前撤返延安时,宣称“以后如发现中共党员,即作为匪徒间谍治罪”。内战的升级,使特务们感到“红帽子”更为方便,许多从大后方来的不能够戴“汉奸”帽子的人,给他压上无边无沿、无影无踪的“红帽子”,那是又一条升官发财的捷径。
  不过,这次的确不同以往任何时候。孙连仲亲眼看到了特务搜出的电台、电报和叛徒的口供,尽管不无夸大的成分,却也是真多于假。
  孙连仲沉思不语。余心清站起来,说了一声:“我告辞了。冶秋那里,我会通知他的。”
  他们的心情都很忐忑。屋子外面的空气显得好像很沉静。余心清向外走去,心里想着王冶秋的事情。陡然间,他记起自己五个月前,通过陈融生向党中央发出过一份关于策动孙连仲起义的电报,不知道这次破获的电台与这份电报有没有关系,是否也在查抄的文件之中呢……
  此时,孙连仲的心情更加复杂。他知道,自己不是蒋介石的嫡系。蒋介石自北伐以来,便一心一意要造成清一色黄埔系部队,利用内战、外战的一切机会来消灭非嫡系部队。这一次,“电台案”竟然与公署里的人搅到一起,势必会闹到蒋介石的耳朵里。“唉,在劫难逃!”他在内心里叹息道。
  孙连仲低头把余心清送到门口,握了握手。从此,他们永远地分手了。
  余心清急于知道王冶秋与这件案子的关系,从绥靖公署出来,乘车直奔顶银胡同的王冶秋家。不巧,王冶秋还没有回来,他妻子高履芳也不在家。
  “请冶秋回来即刻到我家。”余心清留下一个便条,坐上汽车准备回家。
  汽车从顶银胡同拐进东总布胡同,余心清透过前面的车窗看到,对面过来一位骑着自行车的中年妇女,正是高履芳。余心清叫了一声:“停车!”(23)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等候着我。 ...[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承德等地密台相继遭到破坏,44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