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余心清的“凶宅” --

  百度一下

  送走王冶秋夫妇,余心清披着夹袍踱回寝室。
  有人说过,余心清住的这座房子是一座“凶宅”,谁住在这里谁倒霉。这次案子凶多吉少,和住在“凶宅”有无关连呢?
  “凶宅”坐落在张自忠路,过去叫铁狮子胡同。这是孙连仲为余心清安排的住处。房子的东隔壁就是以前的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如今的保定绥署北平办公地点,又是当年的北洋政府海军部、段祺瑞执政府。著名的“三一八”惨案,就发生在它的门前。
  据说,这条胡同在明朝时是阁老的官邸区,崇祯的妃子田婉、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也在这里住过。清初,则是蒙古王公府。1924年年底,孙中山先生北上来京直至逝世,留下了著名的《总理遗嘱》,就在“凶宅”西侧不远的地方。
  民国初年,不知道经过了一个什么样的手续,“凶宅”被“不知兵有多少、钱有多少、姨太太有多少”而号称“三不知主义”的长腿将军张宗昌占据。当他从山东督军卸任以后,就住在这里,把所有房间都编成号码像个大旅馆一样,分配给记不清有多少的姨太太们居住,直到他在山东被杀死。后来,宋哲元在使华北特殊化的阶段中,从张宗昌遗族的手中买下了这所院子,作为他们的俱乐部——进德社址。日本侵略军占领北平后,因为隔壁的执政府旧址变成冈村宁次的“华北驻屯军司令部”,余心清的房子那时是冈村宁次的官邸,更加成了名副其实的“凶宅”。
  余心清倚在沙发上,慢慢地点燃一支烟,双眼直视着天花板发怔。王冶秋的命运,自己今后的道路,妻子、女儿和年迈老母的安危以及对于起义刚刚有所表示的孙连仲未来如何打算……
  香烟燃到了尽头,烧着他的手指,余心清也没有理出一点头绪。他索性捻灭了烟蒂,上床又睡去了。
  清晨,一阵急骤沉重的敲门声,把余心清从梦中惊醒。“这是哪位朋友,如此急着敲门?”余心清自言自语地穿着一条短裤和毛上衣,赶紧开了房门,又招呼工友去开院门。
  院门一开,一个陌生的大汉闯了进来,右手握住一支左轮手枪,食指紧扣着扳机。进来的这个人,正是专门捕捉重大案犯的北平警察局刑事警官队大队长李连福。
  紧接着,保定绥署第二处处长王耀先走进来。他的身后,又拥进来四个穿着西装或中山服的便衣特务。
  “王处长,你们有什么事,这么兴师动众地来找我?”余心清把王耀先让到卧室外面那间客厅里坐下。
  “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们拖我一同来,听说有一点儿小事要和你谈谈。”王耀先眼睛斜视着刚穿上夹袍、光着脚的余心清,脸上浮起一丝冷笑。“请你穿好衣服,跟我们一块走。去谈完话就可以回来。”
  “好,我跟你们走,走吧……”余心清穿上袜子和鞋,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房间。(25)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等候着我。 ...[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承德等地密台相继遭到破坏,44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