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王府大街79号 --

  百度一下

  李连福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边,狠狠地用枪顶住他。大概是怕他从衣袋里掏枪反击吧。其实,这大可不必。余心清是个从不动刀动枪的“中将”。
  “你去给孙主任打个电话。”余心清边走边回过头对工友老张说,“中午,孩子从学校回来的时候,你多费心照顾她吧。”今天已经是星期六(9月27日),余心清平时住校的女儿该回家来了。
  从卧室走出大门,经过几座大厅。余心清看见每一座房子里都站着几个端着手枪的陌生人。
  大门口外,已经停着四辆不同颜色的轿车。来到一辆红色的汽车前面,李连福把车门拉开,王耀先钻了进去,让余心清坐在中间。李连福坐在余心清的右边,那支手枪始终紧紧地握在手里。
  司机旁边,坐着另一个中等身材的特务,把右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神色颇为安然。他就是保密局行动处长叶翔之。
  汽车开动了,出了张自忠路西口,转向沙滩附近的弓弦胡同。在一棵大树对面的朱漆大门前,汽车猛地停了下来。
  余心清下车后,抬头望了一眼门牌号码:15号。在特务们的围护下,他走进这所北平特务的驻地,也是戴笠的纪念堂。
  这天清晨,天上下起了秋雨。
  王冶秋洗漱完,匆忙地喝了一碗豆浆,吃了半个油饼,骑上自行车直奔王府大街79号,去找他的地下小组负责人梁蔼然。
  昨天深夜,王冶秋和高履芳回到家里,一宿未睡。他们紧张地把一些机密材料、进步书刊,统统付之一炬。
  “这两天风声很紧。昨晚,余心清找我,问我是不是和一个中共的女同志有什么情报关系。而且,这两天突然不见小董了。”王冶秋走进屋里,不等脱下雨衣,急促地说。
  梁蔼然猛地一怔。突如其来的消息,使他沉思了一会儿,缓缓地说:“等我今天设法找找她再说。如果还找不到,她就可能是被捕了。你也要小心一点。”
  当年3月,也就是军事调处北平执行部中共方面撤离大约一个月,李政宣接到王石坚的指示,与梁蔼然小组建立联系。他自称姓白,来到西砖胡同王倬如家,介绍王倬如和住在西城的董肇筠认识,并叮嘱说:“以后,你有事和小董联系吧,有情报也交给她。除了小董以外,小组的其他同志一般都不要去秘密电台。”随后,王倬如找到董肇筠。董肇筠和王冶秋的爱人高履芳是天津女子师范学院的老同学,比高履芳大一班。时间不太长,董肇筠和王冶秋、梁蔼然、朱艾江、丁行等都逐步取得直接联系。他们有情报可以交给王倬如,由王在长城印刷厂里转交给董,也可以直接交给董肇筠。
  “那好,我先走了。我和余心清约好,今天一早去见孙连仲,他从昨天就在找我呢。”王冶秋说着,又披上雨衣,蹬车向余心清家的方向驶去。(26)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等候着我。 ...[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承德等地密台相继遭到破坏,44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