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是不是王冶秋?” --

  百度一下

  秋雨濛濛,给人带来微微的寒意。不过,王冶秋的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他不知道,今天等待着自己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
  距离余心清家还有一段路途,王冶秋远远地望见两个大铁门,依然如同平日一样。
  临近大门,王冶秋下了自行车。他正推着车子向前行走,迎面看见余心清的勤务兵陪同一个身穿西服的陌生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勤务兵猛一抬头,看见王冶秋又立刻把头低了下去,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根本不打招呼。
  “这是怎么回事?”王冶秋心中疑虑。
  陌生人望见这个披着雨衣、身穿黄军装的中年人,推着自行车与自己擦身而过,低身问道:“这是谁?”
  “不认识!”余心清的勤务兵头也没抬,继续向大门口走去。
  王冶秋走进二门,又遇见两三个陌生人。
  “坏了!这些人像是特务。”王冶秋察觉出情况异常。但是,王冶秋要想退出来也不可能,只有硬着头皮,沉住了气,脚步不停地推车向后院走。后院是设计委员会办公室的地方,有一个后门。
  此时,后门外停了一辆汽车。几个留下“蹲坑”的特务,正带着余心清的另一个勤务兵,坐在汽车里面。
  “这个人是不是王冶秋?”一个特务见有人出来,连忙问话。
  “不是。”这个勤务兵佯装仔细观察地望了望,肯定地回答。
  王冶秋推车走出后门,“嗖”地跨上自行车。他虽然还不能肯定余心清是否被捕,心里却完全知道,形势万分危急,自己已经不能再回家。
  自行车向府学胡同西口驶去。起初,王冶秋还不敢骑的速度太快,担心引起人们的怀疑。拐出胡同口,他拼命地蹬了起来,车轮飞转,直奔骑河楼。
  王冶秋看了一眼手表:“差一刻多钟,就是八点半。还来得及。”
  八点半钟,王冶秋从骑河楼坐上了开往清华大学的班车。这趟班车,每天准时发车,送家住城里的人上班。
  班车在雨中行驶着,王冶秋望着车窗的外面,心里暗自思忖:只要找到吴晗,就可以到解放区去了。只是不知道爱人和孩子的情况如何?刚才的那一幕,真够惊险了。
  下了班车,王冶秋冒着大雨,一口气奔到清华大学旧西院12号——吴晗教授的家里。
  这是一所相当老的房子,院子大,面对一片树林,正房还有地板。虽然人家说这是四等教授住的,吴晗却很喜欢地说:“管它几等呢,有房子住就好。”
  尽管北平的天是黑的,这所老房子里却经常有明朗的笑声、热烈的争论。民主青年同盟、民主同盟的同志们,还有地下党的同志,经常在这里聚会。清华的学生不必说了,燕京、北大的学生也经常来。
  “吴先生在家吗?”王冶秋焦急地问。(27)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等候着我。 ...[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承德等地密台相继遭到破坏,44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