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鹿钟麟不吭声 --

  百度一下

梁蔼然送走王冶秋返回屋里,思忖了半个多小时,决定先去找余心清,摸一摸情况。
  余心清家大门外面不远的地方,余心清的司机正站在墙角。见到梁蔼然,紧走了几步上前去打招呼。
  “余先生今天清早五点钟左右,被特务逮捕了。一个来小时之前,王冶秋来过这里。他从前门进来,顺着后门跑掉,特务没有抓住他。你也赶快走吧,千万不能进去。”走近梁蔼然的身边,司机放低声音说。
  梁蔼然的心头一震。“谢谢!再见!”梁蔼然说完,骑上车向西驶去。他已经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按照常理,他应当立即隐蔽起来。不过,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通知小组里的其他同志,以及营救余心清……
  梁蔼然骑到地安门,沿着什刹海边,一直来到广化寺。两三天前,机敏的王倬如已经离开自己西砖胡同23号(现为80号)的家,隐蔽到住在广化寺东院的长城印刷厂副厂长、同学赵介眉家。他的爱人张筠若也离开家,躲到住在杨梅竹斜街的表姐吕剑南家里。
  原来,董肇筠和王倬如约定,每星期二上午,董到长城印刷厂与王倬如接头,传送情报。如因事未能见到,第二天一定在王倬如家里见面。倘若次日还未见面,就是发生了意外,立即隐蔽起来。恰恰在星期二这一天,董肇筠因事未到长城印刷厂。第二天,也就是9月24日,电台被破获后的几个小时,董肇筠因为叛徒出卖,也被逮捕了。人已被捕,自然不能再去王倬如家里见面。王倬如把自己隐蔽的地址,早已打电话告诉给梁蔼然。
  “余心清今晨被捕了!王冶秋估计已经逃脱。这两天,我也没有见到小董。”在赵介眉家里,梁蔼然告诉王倬如说。
  “小董突然失踪,肯定是地下电台出了问题。”王倬如点点头,继续说:“不过,余心清被捕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我想办法去了解一下情况。”梁蔼然想了想,又说:“朱艾江和丁行也必须隐蔽起来。”
  “那好,我们立刻分头去通知他们。”
  梁蔼然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他才说:“下午,我到鹿钟麟家里去看看,设法打听余心清被捕的详情。回来后,再决定通知他们隐蔽的时间。”
  鹿钟麟是冯玉祥将军的旧部。他曾任过国民党河北省政府主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军政部次长等职。如今,他回到北平,手上已经没有兵权,尚在家里赋闲。
  “你来啦,请随便坐吧!”鹿钟麟见到梁蔼然,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话,就不再吭声了。
  “鹿先生,我听说余心清先生今天早晨被特务逮捕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梁蔼然多年在他身边担任机要秘书,说话既不用客套,也不必拐弯抹角。
  鹿钟麟低着头,似乎根本没有听见梁蔼然的话。他的双眼直视着茶杯,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茶杯里面不断起浮的几片茶叶。他们相对无言。(29)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等候着我。 ...[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承德等地密台相继遭到破坏,44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