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走到了封锁线! --

  百度一下

  延安古城,早已被日本侵略者的飞机轰炸成一片片断垣残壁,荒无人烟了。
  夜色沉沉。他们终于走到一处断垣背后,送行的同志们已经在这里静静地等候着呢。
  “大家在这里分手吧!”杜长天说。
  尹冰等人急急忙忙地脱去“延安服”,换上了国统区的着装。他们的行李,组织上已安排好一个化装为“脚夫”的同志,放在赶来的两只小毛驴背上。
  几个人与杜长天握别时,心里就像离开母亲的孩子一样,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再见吧,延安!黑茫茫的天幕下,银白色的月光投射过延安宝塔的尖顶,显得格外庄严。
  当天夜里,他们在延安城边的一个小客店里住宿。小陶假装和“脚夫”结清账目,“打发”走了“脚夫”和毛驴。
  翌日清晨,他们又重新雇了一个正式的脚夫及两只小毛驴,向西安方向进发了。走在边区的道路上,安全几乎不用操心,只是不时地受到边区人民的“冷眼”。道边玩耍的孩子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时不时地远远跟在后面,高声骂上几句:“白鬼子,白鬼子!”
  “你们别难过,孩子们是不知道你们的真面目。”小陶笑呵呵地说:“我想,等将来他们长大了,知道了当年他们骂过的‘白鬼子’,原来是党的地下工作者,一定会格外地崇敬你们的。”
  终于走到了封锁线!
  封锁线的位置,大约是在甘泉以南的菜坊、交道一带。国民党统治区是一线起伏的小山,山顶上俨然是前沿阵地,有机枪掩护及交通沟。
  道路一边,有两间简陋的土坯小屋,就是检查站。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军队士兵,三五成群的在山坡上大道边时不时地走动。
  尹冰和小陶走在前面,说说笑笑,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他俩用眼睛的余光,偷偷地瞟了几眼前面的士兵,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心里更为踏实了。
  邱芝亭、李行志手拉着手,装出一副娇气的样子,蹒跚地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俩。
  头天夜里,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把榆林县政府及县医院主要人员的姓名、年龄、籍贯及必要的特点,都背得滚瓜烂熟,以对付敌人的各种盘问。与此同时,他们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露出破绽,为了党的事业,不惜牺牲生命!
  离检查站不远的地方,长着一棵挺拔的白杨树。一群国民党军队士兵,正围着审问吊在大树上的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陕北老百姓。
  “你们是干什么的?站住!”
  看了他们的护照,几个士兵又打量了他们一番。也许是觉得穷医生、护士没有什么油水可榨,挥着手臂说:“快走!快走!”
  “吊在树上的人是干什么的?”小陶明知故问。他是个“老交通”,年纪不大,却见多识广,显得非常沉着而又自然。
  “他是八路军的密探!”一个国民党士兵回答。
  “去去去!少啰嗦,赶快走吧!”(4)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地铁》

大家好,这里是北京地铁,我是天乐,跟大牌名星古天乐同名,不齐名,不过在下不姓古,而姓辛,全名辛天乐。 今年是2006年,丙戌,狗年。离北京奥运会还有两年,国家博物馆馆前的倒计...[详细]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