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接头暗号 --

  百度一下

  离开封锁线,他们绽开了笑容。当脚夫赶着毛驴走到前边时,小陶悄悄地说:“这是第一关,我们胜利了。但要千万注意,现在,我们是踏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土地上了。今后每走一步,都要注意安全。”
  小陶是一个乐天派。他与什么人都能很自然地搭上话,而且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能使得对方立刻信任他。在国民党统治区,一路之上,每天住店,关卡林立,照例都要验护照,回答一些必须回答的问题。小陶每一次都能顺利地应付过去。
  走到蒲城县,打发了脚夫和毛驴,又雇了两辆铁轮马车。他们安全地到达渭南,当天转乘火车奔往西安。
  “到了西安火车站,我们要装着素不相识。”坐上火车,小陶低声地向尹冰夫妇叮嘱说:“我只要看见你们住哪个旅馆,明天早晨就来见你们。”
  车到西安站,已是夜半更深。车站门外的广场上,各旅店的接客人员,一窝蜂似地拥向旅客,你抱行李我拉人,吵吵嚷嚷。
  尹冰灵机一动,顺手接过一个写有旅店名称的广告牌,高高地举过头顶。他看到小陶正向他们这里点头示意。
  一转眼间,小陶带着邱芝亭不知去向了。尹冰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好像一下子被抛在了孤岛上,形单影只。他们夫妇跟着接客人员,住到了旅店。
  第二天上午,小陶来了。“今天晚上,组织上派一位姓陈的同志接你们。”小陶缓缓地说:“接头暗号是小陈敲四下门,他问‘有人在家吗?’你们问:‘是谁?’他说:‘我是小陈。’开门后,你们看到他左手拿着一张报纸,然后你们说:‘原来是表兄。’他用右手拉住你的左手,同时说:‘你好!’这些暗号一一对上,就证明是自己人。记住了吗?”
  聊了一会儿闲话,小陶又关心地告诉他们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就告别了。
  天色渐渐地黑了。那位姓陈的同志,按照计划,准时来到了旅馆,用“暗号”与尹冰夫妇接上了头。
  “走吧,为你们安排了一个新家。现在就结账。”小陈站起身说。三个人搬着行李,来到旅馆外面,租了一辆出租汽车,直奔西仓街29号。
  这里是一幢典型的西安三合院旧式民房。从外表上看,最少也有五六十年了。两扇厚实的黑漆大门,还挂着两个笨重的铁环。正房是两层,全是旧式砖墙,瓦屋顶子。
  尹冰、李行志住在西厢房。其余的正房、下房及前房,都是经营家庭手工业及做小商贩的河南老乡租住。房东住在隔壁院子,是西安市一位声望不太高的参议员。
  “这几间房子,原来是我租住的”,小陈手脚麻利地帮助他们打开行李,解释说:“你们是来接替我的工作。几天前,我才收拾干净,搬到别处去了。”
  临走前,小陈从衣袋里掏出一枚西安《工商日报》的徽章,递到尹冰手上说:“你收着吧,但是,只能在家里佩戴,对房东及同院的人,可以说是在《工商日报》工作,出门就必须摘下来。不然的话,被《工商日报》的人看见了,弄不好就会出问题。具体的工作,明天我们再详细谈。”
  尹冰、李行志目送着小陈的身影,消失在黑色的夜幕里。(5)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等候着我。 ...[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承德等地密台相继遭到破坏,44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