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历史《交道口·24号》-- 王倬如心如火燎 --

  百度一下

为了取得孙连仲势力的保护,王倬如通过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长张知行,请孙连仲为长城印刷厂投入一些资本,并为长城印刷厂写了块有孙连仲署名的横幅匾额,高高地悬挂在工厂大门的上方。
  与此同时,王倬如还通过张知行的帮助,谋得第11战区少将参议的职位,以便于在此地的活动。
  不久,和梁蔼然一同在重庆做地下情报工作的王冶秋、朱艾江相继来到北平。王冶秋任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少将参议,在设计委员会办公。这个设计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是余心清。朱艾江则担任了《北平新报》的新闻记者。
  几天后,王倬如又在第11战区司令长官部见到了老朋友、军法处少将副处长丁行。原来,丁行也按照党组织的指示,来到北平从事地下活动。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可以说站稳脚跟了。王倬如又想起临别重庆时,董必武的指示。
  此时此刻,王倬如心如火燎,急切地盼望能和上级党组织建立联系。
  这天上午,他和朱艾江参加了在景山东街叶剑英公馆举行的招待会。走进叶公馆,王倬如见到了徐冰、张晓梅夫妇。徐冰的公开身份是军调处北平执行部中共代表。
  散会时,徐冰趁机走到了他们俩身边,低声说:“你们明天晚饭后,到我的驻地来吧。我们在北京饭店二楼××房间。”
  第二天,王倬如、朱艾江如约来到北京饭店。
  久别重逢,互相寒暄了几句,徐冰询问起创办长城印刷厂的经过和他们目前的情况。
  “‘长城’能维持下去吗?要不要组织上拿一些经费?”徐冰完全懂得,在国民党统治区,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办工厂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你们不容易啊!”他感叹道。
  “可以维持下去,目前,暂时还不需要组织的补助。”王倬如心里感到一股巨大的暖流。
  “我们经常和吴晗、许宝驹以及‘小民革’的人接触。”以记者身份为掩护的朱艾江,谈起了自己的情况。
  “吴晗、许宝驹同志都是咱们自己人,你们和他们保持一般往来就可以了。”徐冰注视着朱艾江、王倬如说,“你们要和第11战区的那些老朋友们多来往,像余心清、张知行、韩梅岑等。”
  “走吧,我派车送你们,小心特务的盯梢。”徐冰握着他们的手叮嘱说。
  王倬如、朱艾江走出大门,坐上中共代表团的一辆汽车,在南池子附近的一个僻静处下了车。他们没有发现特务盯梢,各自分头回家了。
  以后,徐冰到长城印刷厂视察过一次,又到西砖胡同在王倬如家里谈过两次话。“除非有紧急的事情,平时,你们这些人少到北京饭店。有事,我来你家找你。”王倬如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每一次去找王倬如,徐冰乘坐的汽车,从不停在王倬如家的门口。他下车后,汽车总是马上开走。大约一个小时后,汽车又回到王倬如家不远的地方等候徐冰。(9)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地铁》

大家好,这里是北京地铁,我是天乐,跟大牌名星古天乐同名,不齐名,不过在下不姓古,而姓辛,全名辛天乐。 今年是2006年,丙戌,狗年。离北京奥运会还有两年,国家博物馆馆前的倒计...[详细]

北京的过客

我初到北京的感觉,那就是北京的天气特冷。风呜呜地吼,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那顶皮帽,就是被朔风吹走的。但被凛凛朔风迎候的,不仅仅是一顶帽子,比寒风更大的考验却正在...[详细]

历史《交道口·24号》

今年10月19日,是“北平五烈士”英勇就义61周年的忌日。1947年9月24日,在北平交道口京兆东街(今东公街)24号,我党秘密电台被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破获,随之西安、沈阳、兰州...[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