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京城蚁族”生活传奇:北京妖娆-- 我告诉你,啥叫“京城蚁族” --

作者:微澜紫荆   百度一下


各位午夜好!我叫林晓波!

夜深人静的时刻适合睡觉,但是,我TMD睡不着,爬起来先打个哈欠,然后,再来解释一些朋友的疑问:啥叫“京城蚁族”?

先,要知道,是先有蚁族,之后才有京城蚁族。

“蚁族”一词,非正式名称,应该叫做“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 一个北大博士后经过两年调查后才提出 “蚁族”这一名词,其特点为:高智、弱小、群居,和蚂蚁类似,而且他们绝大多数由“80后”组成,是2010年,最早的一批80后也已至而立之年,他们大学毕业后聚居在城中村,受过高等教育,处于“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状态,但却始终坚守着梦想,一边憧憬一边奋斗,努力为自己的青春寻找一处安放之地。已成为继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

“蚁族”们据《人民日报》海外版,仅北京一地的“蚁族”就已逾十万之众。算上广州、上海、西安、重庆等各大城市的“蚁族”,他们有着数百万的规模。而我,林晓波是北京的蚁族,出身:唐家岭。

蚁族不是以往的打工仔、打工妹,因为学历相对较高,“蚁族”中不乏名牌高校本科生和研究生,而且我们的志向也不同,但,性质差不多,都是在很困难地为温饱讨活路,一样没有钱,也在努力变得有钱。

当初,我还在唐家岭时,大家的平均房租都很低,260这样吧,屋子是公用的,厕所公用、厨房公用、桌椅、电脑、朋友、拖鞋、塑料桶基本都是公用的,因为大家住在一起。开始的时候,我们为了暂时解决就业问题,只好从事鸡肋般的保险推销、餐饮服务、电子器材销售等低收入工作……也有不少人不甘孺子牛的,干脆长期待业,即使生活再怎样窘迫,尚有尊严在。有时还会鄙夷地对我们这些在外拼命却找不到钱的人说,你们挣钱也是活,我在家闲着也是活,这生活生活,生的容易活着难啊!

我们在北京是娶不起媳妇和养不起爹娘的,能谈三五个女友已经算是人生之幸事也!但,也有很多人不敢谈恋爱,钱是个问题,未来才是主要问题。可是,我们这些人很少有人离开北京,也不见得家乡那种小地方竞争不激烈,能有我们的新天地?唉,什么都不抱怨了,谁叫中国人口那么多,计划生育又实施得晚呢?

上大学时,我挺自豪的,和王胜同一样,爸爸认为我是大学生,是家里未来的希望,那时家里已经没什么钱了,他还贷款给我去读书,假期回来拿我当皇帝来供,什么活儿都不给我做。在看来,我们什么都不是,只是平凡的一代,甚至是“倒霉”的一代,而且还是像“知青、下岗工人、打工仔、打工妹、农民工”一样因为对中国社会变迁的忠实纪录而被载入史册的一代!

这就是我们最有意义的贡献,无奈啊!

也有人这样激情万千地形容“蚁族”:这是一个孕育着希望的生态群体。他们受过高等教育,乐观开朗,充满智慧、富有活力,或者满怀理想,或者雄心勃勃,具有挑战意识。他们相信自己的选择,情愿从底层做起,在慢慢的积累和沉潜中,期待着美好的未来。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就能看到从“蚁族部落”里走出来的豪商巨富、商界精英。

同样,更应该看到,这也是一个滋生危机的社会群体。“蚁族部落”里落魄的生活,青春梦想无处寄托,使他们在忍受焦虑且不具确定性的暗淡时光中,产生无法参与社会或者社会使他们“走投无路”的感觉,让他们以年轻脆弱的心灵和一无所有的经济能力裸露于经济危机之下,难免产生对现实的不满。毕竟这个群体蕴含着极大的社会能量,这种社会能量既可以成为伟大的创造力量,也可以成为巨大的破坏力量。上世纪60年代欧洲大规模的学生运动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横幅――“破坏的欲望就是创造的欲望”,这是无政府主义鼻祖巴枯宁的名言。

唉……再如何的有希望,至少我现在还是蚁族,虽然好不容易搬家了,来到了CBD,可,也不过是一个富人区里的小蚁族,除了面子上体面一点,泡妞方便点,交通方便点,其余的没有任何优势。那实质的问题没解决,不管去到哪里都必须得群居,没钱,一场经济危机过来,首先饿死的就是我!

唉……喊累了,也没力气得瑟了,先到床上死一次再说,回见!

爬起来再补上一句,假如我说的是废话,你打我!!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来源:墙根网小说频道
推荐阅读

北京唐家岭搬迁开始 “蚁族”不舍商家无奈...

4月5日,清明,气温逐渐回暖,但天空依然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 位于北京城北城乡接合部的唐家岭村没有了往常节假日的喧闹,狭窄的街道上时不时穿梭过几辆搬家公司的货车。唐家岭,这个已经成为“蚁族”代名词的外来人口聚居地...[详细]

京唐家岭蚁族寻找下一站:不需要“被改善”...

2010年“两会”前夕,几位全国政协委员探访了北京最大的年轻低收入群体聚集地唐家岭。对于媒体争相报道“政协委员流泪探访‘蚁族’”一事,“蚁族”的内心五味杂陈:“我们愿意相信他们的探访和眼泪是真诚善意的,但是我们不...[详细]

一曲《蚁族》唱哭政协委员 作者已蜗居十年...

  “那天政协委员突然到我们住处找我们,把我们吓了一跳,房东还以为我们犯了大事,提出要赶我们出门,后来才知道是过来调研蚁族生活状况。”唐家岭村两兄弟李立国、白万龙说,“我们完全不知道我们唱歌这件事会闹得这么大...[详细]

全国政协委员唐家岭落泪访“蚁族”...

3月2日上午,全国政协委员何永智、张礼慧、严琦前往北京海淀唐家岭对北京最大的“蚁族”聚居地进行考察,并打算在提案里重点强调低收入群体的安居问题。 ...[详细]

北京"蚁族"聚居村唐家岭拟建白领公寓...

唐家岭是北京50个市级挂账整治督办重点村(点)之一,这个不足三千村民的村落居住着近五万名被称为“蚁族”的外地户籍大学毕业生。去年11月15日,北京市委常委赵凤桐首次以海淀区委书记的身份公开亮相就到了西北旺镇唐家...[详细]

“蚁族”概念提出者因触动村民利益曾遭威胁...

北京北五环外唐家岭村被称为大学毕业生聚居村,与上地信息产业基地和中关村软件园只有一路之隔。当地聚集了5万名以上外来人口,包括1.7万名大学毕业生。春节期间的唐家岭,到处可见红色的拆迁横幅。据了解,北京市政府将整治...[详细]

留守“蚁族” 网吧里过除夕夜

  大年初二,是北京人回娘家、串亲戚的日子。与城里大街小巷人来人往的景象不同,昨天海淀区西北旺镇唐家岭村失去了往日的繁华,租住在这里的...[详细]

“京城蚁族”生活传奇:北京妖娆

各位午夜好!我叫林晓波! 夜深人静的时刻适合睡觉,但是,我TMD睡不着,爬起来先打个哈欠,然后,再来解释一些朋友的疑问:啥叫“京城蚁族”? 先,要知道,是先有蚁族,之后才有京城蚁族。 “蚁族”一词,非正式名称,应该叫做“大学毕业生...[详细]

北京人大代表拍“蚁族”照片送市长...

昨天,北京市市长郭金龙到海淀团参加审议时,沈梦培代表亲自将他与高扬、吴守伦代表拍摄的唐家岭实景照片递给郭金龙,郭金龙频频点头表示感谢。海淀区区长林抚生则表示,唐家岭将建共有产权的“公租房”彻底解决“蚁族”大学...[详细]

一个村挤进上万租户 大学毕业生聚居成"蚁族"...

“等我有钱了一定要在四环以里租个像样的房住,北京买房子太贵了,就算攒够钱也不会拿来买房子。我要拿钱开一家自己的软件公司……”租住在北京海淀区唐家岭的西安小伙儿何阳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来北京刚刚三个月,计算机专...[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