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京城蚁族”生活传奇:北京妖娆-- 京城米贵,奈何蚁族9 --

作者:微澜紫荆   百度一下

这几天,心情灰暗到极点,生活负债经营,工作抗压潜行,干啥都没兴趣。张纳这只母蝎子确实歹毒,前几天还孙子一样来问我领任务,说是分担我的工作压力,协助我把项目做好。整天围着我团团转,在人前表现得像是我的贴身奴仆,一切忠于主子,可,就在昨天,她就开始翘蝎子尾巴了,私下在信息中心的马经理面前参了我一本,说我有很多相关客户信息不上抱到信息中心备案,所以才导致客户和客服人员产生矛盾。马经理是个耿直的人,立刻将此上告到运营总监那里,导致我被当场叫到办公室去和客服与信息中心的主管进行对质和解释,闹得整个公司都知道我存有私心。幸好杨雷出面袒护,虽然有惊无险,但领导们却对我林晓波的工作态度以及为人作风产生了极为不好的印象。

事后,杨雷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去,关起门来训话。他说:“你怎么那么傻啊?我当时用眼神暗示你闭嘴,你倒好,硬是要出风头,你说你在老大面前和那些部门经理争辩有什么意义,最后还不是把责任又全都打回来,你半点好处都捞不到,还把人都给得罪了。”

“我没有错。”我小声儿坚定地说。

“是,你是没有错,但你当时没必要出声,你知道不?”杨雷气急败坏地说:“难道你不出声就会憋死,堵死?啊,林晓波?”我满腹委屈:“可是……”想争辩,又被杨雷的话盖了过去:“我们做员工的,本来就是老板的出气筒,一发生屁大点的事情,就找原因,搬责任,谁在工作上没一点问题?假如真没问题,那就是不做事儿的人,不产生矛盾,也就不产生效益。这天下昭昭,利益来往,资本都是在矛盾的碰撞中产生的。”杨雷说得口干了,喝了一口水,又继续说:“我知道你委屈,可你这点委屈算什么?委屈不就是骂你几句吗?你犟啥嘴啊?你这个脾气就是倔,争强好胜,你啊,早晚死在这驴脾气上。我告诉你啊,在职场上你不学乖早晚是死,我走过那么多个公司,全天下的办公室文化就这德行,该顺从时不能反抗,该坚持时不能软弱,你在他们面前沉默不代表你没能耐,就算你有理,也不必声高。”

我听是有理,心里却十分不舒服,被那些逆耳忠言炸得脑袋嗡嗡作响。杨雷发完飚,无力地倒在椅子上晃,沉吟道:“你知道你致命的弊端吗?”我说不知道。他说:“你的课件做得很好,唯一就是不够圆滑,你回去好好地想想吧。”

离开杨雷的办公室,我的头疼得发涨,臭着个脸闷在“坑里”。张纳赶紧在MSN上澄清自己,说她也是被直接叫到信息中心拷问的,因为客服说出现的问题,信息中心都没有备案,就猜了是我们课件部没衔接好工作。我是哑巴吃黄连,自认倒霉,只能怪自己做事不谨慎,被人钻空子。回了她一句:什么都不说了,解释就是掩饰。心里感叹极了,当场把自己的QQ签名改成:明骚好挡,暗贱难防。签名没改多久,就有不少好奇者闻腥而来,董闻就是其中一个,连续给我发了几个*表情图,然后才说,是不是又有红玫瑰对你主动献媚了?

我说:献媚个毛,我是被陷害。

董闻说:没断子绝孙吧?

我说:你丫才断子绝孙呢!是公司里的一条*有篡位的杂念,老找机会想对朕下毒手。

董闻说:那还不容易,来人啊,拉出去斩喽!

我乐了,发个爆笑的表情给他。

董闻说:晚上没什么事吧?

我说:有什么可搞?

董闻说:唉……最近老觉得心情寂寥,晚上陪我去看看花展如何?

我说:又去传媒大学?我可没心情了。

董闻说:不摘祖国菜花你想去天上人间戏空姐?

我说:你能不能换换品味?

董闻说:那你想玩人妖?

我说:朕可没有爆*的嗜好!高雅一点的好不好?咱可是祖国培养的高级知识分子!

董闻说:高雅的?我想想……对了,我们去参加交友派对吧。不远,就在建外SOHO那边,听说去的都是优质的单身白领。

我说:晕!那些三高*(收入高,智商高,品位高)我可驾驭不了。

董闻说:不需要你驾驭,只要你顺服,绝对不会有任何皮外伤和心内伤。

我说:那要是我反抗呢?是否就会被她们的虎鹤双形拳给打得落花流水?

董闻说:不至于,你就多看看片子,多学习学习,人家要的是高质量生活。我先忙,你下班了我去接你。

我舒了一口气,随手关掉了聊天页面,心里有种翘首期待的兴奋感。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来源:墙根网小说频道
推荐阅读

北京唐家岭搬迁开始 “蚁族”不舍商家无奈...

4月5日,清明,气温逐渐回暖,但天空依然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 位于北京城北城乡接合部的唐家岭村没有了往常节假日的喧闹,狭窄的街道上时不时穿梭过几辆搬家公司的货车。唐家岭,这个已经成为“蚁族”代名词的外来人口聚居地...[详细]

京唐家岭蚁族寻找下一站:不需要“被改善”...

2010年“两会”前夕,几位全国政协委员探访了北京最大的年轻低收入群体聚集地唐家岭。对于媒体争相报道“政协委员流泪探访‘蚁族’”一事,“蚁族”的内心五味杂陈:“我们愿意相信他们的探访和眼泪是真诚善意的,但是我们不...[详细]

一曲《蚁族》唱哭政协委员 作者已蜗居十年...

  “那天政协委员突然到我们住处找我们,把我们吓了一跳,房东还以为我们犯了大事,提出要赶我们出门,后来才知道是过来调研蚁族生活状况。”唐家岭村两兄弟李立国、白万龙说,“我们完全不知道我们唱歌这件事会闹得这么大...[详细]

全国政协委员唐家岭落泪访“蚁族”...

3月2日上午,全国政协委员何永智、张礼慧、严琦前往北京海淀唐家岭对北京最大的“蚁族”聚居地进行考察,并打算在提案里重点强调低收入群体的安居问题。 ...[详细]

北京"蚁族"聚居村唐家岭拟建白领公寓...

唐家岭是北京50个市级挂账整治督办重点村(点)之一,这个不足三千村民的村落居住着近五万名被称为“蚁族”的外地户籍大学毕业生。去年11月15日,北京市委常委赵凤桐首次以海淀区委书记的身份公开亮相就到了西北旺镇唐家...[详细]

“蚁族”概念提出者因触动村民利益曾遭威胁...

北京北五环外唐家岭村被称为大学毕业生聚居村,与上地信息产业基地和中关村软件园只有一路之隔。当地聚集了5万名以上外来人口,包括1.7万名大学毕业生。春节期间的唐家岭,到处可见红色的拆迁横幅。据了解,北京市政府将整治...[详细]

留守“蚁族” 网吧里过除夕夜

  大年初二,是北京人回娘家、串亲戚的日子。与城里大街小巷人来人往的景象不同,昨天海淀区西北旺镇唐家岭村失去了往日的繁华,租住在这里的...[详细]

“京城蚁族”生活传奇:北京妖娆

各位午夜好!我叫林晓波! 夜深人静的时刻适合睡觉,但是,我TMD睡不着,爬起来先打个哈欠,然后,再来解释一些朋友的疑问:啥叫“京城蚁族”? 先,要知道,是先有蚁族,之后才有京城蚁族。 “蚁族”一词,非正式名称,应该叫做“大学毕业生...[详细]

北京人大代表拍“蚁族”照片送市长...

昨天,北京市市长郭金龙到海淀团参加审议时,沈梦培代表亲自将他与高扬、吴守伦代表拍摄的唐家岭实景照片递给郭金龙,郭金龙频频点头表示感谢。海淀区区长林抚生则表示,唐家岭将建共有产权的“公租房”彻底解决“蚁族”大学...[详细]

一个村挤进上万租户 大学毕业生聚居成"蚁族"...

“等我有钱了一定要在四环以里租个像样的房住,北京买房子太贵了,就算攒够钱也不会拿来买房子。我要拿钱开一家自己的软件公司……”租住在北京海淀区唐家岭的西安小伙儿何阳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来北京刚刚三个月,计算机专...[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