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夜北京-- 爱情玩家(3) --

作者:邰敏   百度一下

  我成功地争取到他的注意力。“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冰淇淋了,我想大概有5年。”我们站在行列中,人群慢慢向前挪,他突然看着我说。“那今天试试了,可惜不是冬天,我最喜欢的是在冬天吃。”我对他微笑,“偶尔过分一下的感觉,其实很开心。”“问题是你是不是经常很过分?”他笑。“我和你很熟吗?”我笑着反问。

  “你要哪一种?”他问。“第二排从左数第三个。”我答。“我和你要一样的。”他显然已经五年没有吃过冰淇淋。“不要,你要第四个,也很好吃的,而且我们还可以吃两个口味的。”我建议。

  我们像两个小孩子,站在冰淇淋的柜台前,心怀梦想,期待着我们的那份,白色的盒子里仿佛盛满的不是冰淇淋而是快乐,我自然去抢他的吃。

  “给你看个东西。”他把刚刚装起来的皮夹又拿出来,打开,给我看一张照片。

  这是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女人照片,60年代流行的短烫发,头发花白已经,很慈祥地微笑着,看得出年轻时候应该是个美女。

  “这是我妈妈。”他对我说,然后低头,突然很孩子气的样子,“我很想她。”

  我微笑地回应,脑袋里的算盘飞快:如果要和他交往,他妈妈一定是个关键人物。而三十多岁的有恋母情节的男人,我心里的小鼓敲了一下。如果一个男人有一个完美的可以照顾他无微不至的母亲,另外一个女人想在他心里排第一位,这会是一场持久的战争。

  对面的这个男人,哪里会想到我的算盘已经转了半天了,他只是低下头吃冰淇淋。

  我们最后选定Laparis,这是香榭丽舍上面,唯一一家音乐劲爆的Café。全部紫色的装修,门口喷出来诡异的白色烟雾,大家自然地聊着平常的话题。他国语并不是很好的样子,讲得很慢。

  “我十几年前也在这里念书的。”他说,“后来再回去新加坡,工作了一阵子之后开始负责欧洲的项目,于是经常跑来跑去,我做科学研究方面的工作。”

  “Wow,科学家……”我故意吁出声音。

  “应该算是吧,我空闲的时候,会去看鸟。我很喜欢这些东西的。我明天早上,哦,不是了,一会就去,和一群年纪大一点的人在一起。这些鸟很聪明的,我们要藏在角落里,拿望远镜等三个小时它们才会出来吃东西。有一种嘴巴是红色的,我不知道中文叫什么,真的好漂亮好漂亮,从一种鸟的眼睛里,我们研究出了最新的一种望远镜的,大自然最奇妙的。”

  “好奇怪,今天和你们出来,遇到你们之前,我有遇到三个外国女生,她们也叫我出来,我没有。”他笑,“还是华人亲切一点。”

  “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走。最近很流行骗你出去,然后早上醒来,你自己躺在酒店浴室里,里面全部是冰,然后你发现你自己的肾不见了。”我说得煞有其事,好像我和他认识已经很久了。

  他非常礼貌,照顾三个女生照顾得非常好。不知不觉已经早上三点钟,凯蕊叫饿,于是我们叫了鹅肝酱。

  “吃鹅肝酱最配什么?”我神秘兮兮地抖些花絮。“白葡萄酒啊!”美女德妮抢答。“错,吃鹅肝酱最配接吻,因为舌头的感受,这个时候是最滑腻丰富的。”我装作很严肃的样子,接下来三个女生互相看对方一眼,然后大家笑成一团。

  对面的Lim被三个女生的笑弄得不知所云,他好像很紧张,思索了一阵子之后,突然做了一件让我们每个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情。

  他坐在我的对面。他放下他的刀叉,站起来。凑过他的脸,亲了一下我的嘴唇。

  一切发生得非常突然,我没来及躲闪就发生了。我推开他,“你做什么?”“不是你们说的吗?你吃鹅肝酱要接吻。”他很无辜的样子,“我想不能给中国的女生笑话。”“我们没有说一定要接吻,我们说的是吃鹅肝酱最配接吻,可是没有说一定要的。”我被他的国语弄得哭笑不得。

  他马上很尴尬的样子,“你们说得太快,就听见你说你吃鹅肝酱要接吻,我想不能给你们笑话。女人都说了,男人一定要做的。”他解释。

  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男人。我们三个女生坐在那里,笑得肚子都痛了。我对Lim的第一个印象是,这是一个痴呆的,傻乎乎的,容易被骗的,喜欢动物胜过女人的,不解风情的,三十多岁还和别人说想念妈妈的科研工作人员,以及,因为破烂的国语,经常闹出笑话的华人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小资最爱夜北京 玩的就是“文艺调调”...

生活在北京,这里还有不少真实而本色的夜晚,如果你有心,也不难找到极有味道的黑地儿。应该说任何一个现代化大都市的白天都是一样的,因为所有人都在急赤白脸地挣命。但到了晚上,无论城市还是人,都放松下来,非常本色。所以,如...[详细]

《北京爷们儿——庸人著》

本作品前后两版,且盗版无数。是一部80年代北京的民间传奇,是几个社会底层人物飞扬跋扈的青春。他们对社会、对自己出身、对无耻的说教展现出强烈的蔑视。他们走南闯北,他做好事也干坏事,他们出于本能的挣扎吸引了无数年轻...[详细]

夜北京

我离开Lim时候,记得清楚是三月的第一天,巴黎已经春天,我们两个一点也看不出来再也不会见面的样子,在机场喝咖啡的时候,我还因为小事情装着生气不理他。最后的那个告别吻一点也不深刻,浅浅的蝴蝶的翅膀一样,我在他的脸上亲亲...[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