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夜北京-- 借来的开心(1) --

作者:邰敏   百度一下

  这个小小的不婚访谈到了十点暂告结束。大家刚刚熟悉,聊的话题又相当好玩和敏感,于是结束后众人一行,热热闹闹地去了燕莎附近的歌来美继续唱卡拉OK。早已经有先遣部队在那里等待。

  北京的夜晚,永远是晚上六点开始短信密集,只要你有足够精力,节目可以从晚餐地点一直持续到早上散场。很多女生因为节目太多,从来都是在这里停一个小时,又如同蝴蝶一样飞向下一个地点,行话叫“串场”。收到短信邀请的人带着各种朋友来了,到了后半场,常常是做局的主人,环顾一面房间,发觉这里,至少有一半人,他完全不认识。流水的节目不散的酒席。That’sBeijing。

  我们所去的房间,组织者是个香港导演,所以这个房间里的人,多是演艺圈人士。走到哪里都会有认识的人,这就是小小的北京。或者,这些夜生活动物,出入场所,也大致雷同,认识的朋友,不是这些就是那些。

  打过招呼之后,早有男生殷勤地拿来饮料。露丝很快加入他们,开始和旁边的男生划拳,她永远是受欢迎的。房间有一点闷热,她总是赢,面前的酒杯几乎没有动过,时常转过身来看我一眼,眨眨眼睛,聪明又骄傲的样子。我和安妮坐在一起,有男生过来和我们聊天,她淡淡应对,并不热情。我有一个月没有看到她,也想和她讲话。男生知趣地离开了。

  女孩子认识的最初,一般都是谈衣服鞋子最近出去的地方。但是我和安妮飞快地跳过了这些程序。最近有看见什么好玩的人?反而是我们频繁使用的第一句话。

  “最近有看见什么人?”她问我。

  “一个美国人,小孩子的,21岁,来这里作交换学生。比我小三岁,周末约我出去,很英俊,我完全不知所措,和他出去我内心歉疚。”我开始讲。

  “哪里认识的?”

  “朋友带我去五道口一个靠近语言学院的酒吧,老板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做了一个派对,一个人40块就可以整晚免费鸡尾酒。很多人于是在那里,百分之八十都是外国留学生。他过来和我搭话,我们站在吧台讲话到早上两点。”我忍不住笑出来。

  “还有哪?”

  “金城俱乐部的九周年派对,大家打扮成三十年代老上海的绅士淑女,我穿粉红色裙子头上戴一朵粉红色大花去赴约。

  有一个男人戴黑帽子贴胡子拿一条手杖扮卓别林,我和他跳舞。”

  “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整夜地坐在窗前,对着窗外北京的一片夜色灯光。不和别人讲话,但是非常高贵绅士的样子。

  我站在他旁边,然后我对他说,如果这是世界的最后一天,让你许个愿,你会许什么?”

  “他怎么回答?”安妮好奇。

  “他回答:‘我可以亲一下你的额头吗?’”

  “Wow.”安妮发出短促的嘘声。

  “我很大方地给他亲一个啦。然后我就走开了,让他继续看着北京夜色追忆似水年华。”

  “最精彩的是这一个,有一天,我在星巴克看到一个戴眼镜的香港男生。他一直盯着我看,然后他说:‘你记不记得我。’我当然不记得了。他说:‘你是和父母住在一起吗?’”

  “我说,不是啊,我自己住。”

  “他说,‘有一次,我们在朋友的生日会上认识,你看上去没事的,早上三点你还带我去很远的地方吃东西,然后送你回家,到你家楼下,我说,我可以用一下你的洗手间吗?你说,SorryIlivewithmyparents。’可是,他说的这些,我全然想不起来。”

  “苏珊,你的生活真是精彩。”安妮在旁边拍着手笑了起来。

  “不是我精彩,是北京真的很精彩。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样子的人。每个人都是一个谜,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多奇怪的人都可以遇到。”我对她讲,“你哪,和万森有什么进展,还是继续做太极高手,互相推来推去?”

  她不答我的问题,反而提出新的问题。“你说,你觉得你的SellPoint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知道你反感那些出来玩但是不愿意承担责任以及建立长久关系的男人,但我总觉得何必苛求太多,只要他哄你开心给你快乐,哪怕只有一秒钟,就应该说谢谢。也许可能是因为现阶段的我,没有寻找长久的固定关系。”

  “我是一个容易感受到温暖容易对别人说谢谢的人。而你哪,永远是客气礼貌,愿者上钩的样子。我自己我不清楚了,但是你的SellPoint是愿者上钩,以及保持距离保持神秘感。”

  我仿佛想到什么一样地替她总结,“结果男人都在想,这个女人,她在想什么。”

  每一次见她,她都是这个样子,优雅的,斯文的,姿势好好地放在那里。认识这短短的几个月,也一起出来过几次。一起去漂亮的餐厅吃东西,两个女生对着一桌子的菜,说说笑笑中午饭吃到下午,或者一起去顶棚满是红色灯笼的Centro去听黑人唱爵士。每次都是我不停地在那里讲些笑话好玩的事情,她只是坐在那里,听听笑笑。我平常也并不是这样的风趣幽默,一个人,整天不说话呆在房间也属平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沉静目光之下,我奇迹般地开始绽放光彩,妙语连珠。而我,也开心享受这个角色——看她的微笑,我不知怎的,也开怀快乐起来。

  她丰满匀称,走含蓄优雅路线的,在著名公司做年纪最轻的副总,白天辛苦的上班外企族,追客户的单子到了晚上11点就累得半死。她不出错不做规矩之外的事情,比如一定不会主动打电话给男生。经典案例就是等万森的电话等到晚上11点。

  安排好全部节目,但是一定要他先打过来才可以。

  而我做一份飘来飘去的,随时可以上下班的工作。到了晚上11点依旧精神抖擞。如今虽然感情受挫,逃回北京没有心情恋爱,但是周末关在房间闷死的事情,我也一定做不出来。心情不好,反而也许会穿条露整个背的裙子出去跳舞到天亮,和酒吧的陌生人讲话。自娱自乐的精神总是有的,再惨淡的岁月,我都一定会自己哼一段华尔兹,幻想明天所有的事情都会好起来。

  我总觉得她会是一个标准的好妻子——可靠忠诚体面。而我,只是家庭中那个被宠溺坏了的小女儿。彼此全然不同却互相欣赏对应,这亲近来得没有道理。

  我拉她喝酒,她喝酒不多,卡拉OK里面,自然没有太好的红酒,我们两个也居然屡屡碰杯,非常开心。我开始觉得有点醉意,自然地抱着她的肩头。

  中间笑过几场之后,我逼问她最近的进展。“有什么可说的,来来去去的。我有一阵子已经没有理万森了。”她说。“新的人哪?讲讲啦。”我不放她去别的话题。

  她似乎并不是特别开心,喝了两杯红酒,脸色绯红。眼波流转,欲言又止。“Hey,有没有人对你说,你真是超级性感的?”我忍不住说我的真心话。

  她并不回答,过了一分钟,她突然赌气一般地说:“好了好了,我说了,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的人是你。”“我喜欢你”已经被当成口头禅,我们平常也日日说喜欢对方,我并不以为然。“那你跟我过吧,明天就搬来我家住。”我笑着回应。

  昏暗的灯光下,她却似眼角有泪,非常认真,重复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跟这些男人比,我真的发现喜欢的人是你。”

  我的笑停了下来。

  她再次重复,“我真的喜欢的人是你。要不然我怎么会来这里,我晚上很少出来,也从来不喜欢上什么杂志。今天还要化妆拍照,我还要被迫穿上别人的衣服,我从来不穿别人衣服的,如果不是为了你,为了什么?”

  我依旧不相信。Lesbian我见过的,法国的同性恋大游行,我穿一件白色浴袍参加游行走半个巴黎的。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身上。

  她太美太女人。我也完全百分百地女性化。我们两个,怎么看也不像会是爱上同性的女子。她应该是要约会的男生站满楼梯,怎么会突然说喜欢我。

  我呆呆地坐在那里,有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有什么好的。外表身材骗男生或许还有些用,但是对面的这个女人,各方面不见得比我逊色。她怎么会喜欢我?

  别的都是骗人的,和男生玩些小手段曾是我的专长,看着电话闪了又闪,却不去听。他们看不到我的缺点,只看得到我无懈可击的妆容,可爱娇媚的笑容。但是对身边的女朋友,却从来都是赤诚相对,一点点不隐瞒,也从来不做任何社交谈话。

  她看我看得这样清楚,不化妆穿着拖鞋也曾经和她见面,知道我孤单一人,满房间的衣服首饰,糟糕的厨艺,最拿手的是东西全部扔进去煲一锅汤。害怕寂寞,周末一定不肯自己在家,却从来不肯建立长久稳定的关系。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小资最爱夜北京 玩的就是“文艺调调”...

生活在北京,这里还有不少真实而本色的夜晚,如果你有心,也不难找到极有味道的黑地儿。应该说任何一个现代化大都市的白天都是一样的,因为所有人都在急赤白脸地挣命。但到了晚上,无论城市还是人,都放松下来,非常本色。所以,如...[详细]

《北京爷们儿——庸人著》

本作品前后两版,且盗版无数。是一部80年代北京的民间传奇,是几个社会底层人物飞扬跋扈的青春。他们对社会、对自己出身、对无耻的说教展现出强烈的蔑视。他们走南闯北,他做好事也干坏事,他们出于本能的挣扎吸引了无数年轻...[详细]

夜北京

我离开Lim时候,记得清楚是三月的第一天,巴黎已经春天,我们两个一点也看不出来再也不会见面的样子,在机场喝咖啡的时候,我还因为小事情装着生气不理他。最后的那个告别吻一点也不深刻,浅浅的蝴蝶的翅膀一样,我在他的脸上亲亲...[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