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纵情北京-- 第三十六章 生存还是堕落 --

作者:卓左右   百度一下

  妓女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当商品经济形成的时候,一切东西都会标上价码,拿到市场上去兜售。

  当今的中国,正是人们刚刚发现金钱的巨大威力的时候。贫穷已久的国人,最缺乏的东西就是钱!这红红绿绿的钞票,使监狱的房间爆满。妄想一夜暴富的人们,抛弃了廉耻和传统道德束缚,企图把手伸进每一个人的腰包里,把别人的财产据为己有。

  道德的崩塌使拜金主义成为社会中衍生出的一种新的邪恶人生观。转型期的经济害苦了生活在底层的人们,他们没有机会进行权钱交易,没有机会参与腐败分肥的过程,他们的存折上的数字,往往在支付了教育、医疗、住房等开销之后,超不过四位数。甚至还有大量举债度日的人们,生活在温饱的边缘。在保障机制不健全的中国社会,政府也无能为力。

  从分局回到学校的王艳,躺在女生寝室的上铺,一天也没有起床。同寝室的东北同学朱洁晚上给她打了一份饭回来。王艳只抬了抬头对她笑了一下,就又躺着不动了。

  她事先的预感都已经变成了现实,警察抓到自己,就是走向毁灭的残酷现实的开始,这相当于给她敲了一记警钟。我是继续干下去呢,还是就此罢手?

  王艳想估计过几天学院就会知道我在外面干的事情了,到那时候我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这个学校里?退学,这就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最后的选择了。她胡乱想着,生活在小渔村里的父母不能告诉,在福建鞋厂打工的弟弟也没法商量。

  连续躺了三天。最后在一个天黑的时候,她拿起手机,给张德晓发了一条短信:“张哥,我现在需要你。如果你还是我挂名的老公的话,能不能在今晚陪陪我?”

  张德晓看了短信,有些发愣,赶紧回拨电话。因为他和王艳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过今天没明天没心没肺的样子。可今晚,王艳声音嘶哑、语气低沉,让张德晓觉得事态有些严重。但他此时正在广交会上,低价倾销那些仿古家具,一星期后才会回到北京。

  王艳见张德晓确实没在北京,就独自写了一张退学申请,收拾行李,离开了二外。一星期后,张德晓回来,就再也没看到王艳,打电话也没人接听。王艳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了。他去了几次大运河商务会馆,没有找到王艳,那些常见的小姐也不知道王艳的去向。

  去年夏天,王艳给弟弟寄了10000元钱,她告诉弟弟自己找到兼职的工作了,收入很好,以后不用再给自己寄学费了。那时正是王艳下海第一周。

  王艳本名林海琼,出生时就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父亲。在胶东荣城一个叫席地岛的村子里,除了石头,什么也没有,她就生在一个由石头垒起的房子里。她父亲和3个乡亲出海打鱼,已经半个多月了,机动木板船再也没有回来,人和尸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全村人都明白,村里又新添了四个寡妇。

  她母亲叫刘海花,没法靠捡海挖海蛎子把她养大,就带着她改嫁到了荣城县城,嫁给了一个修鞋的残疾人林守贵。以后她又有了弟弟,起名叫林军。四十多岁的林守贵,是个老实勤恳的男人,有着山东人厚道善良的品性,对待林海琼跟亲生女儿一样,供她上学读书,反而对亲生的儿子林军的要求更严苛。

  林海琼也十分争气,英语学得很出色,人也渐渐长得漂亮起来。高考的前一年,王守贵收摊回家的路上,被一辆拉货的大车撞到,彻底瘫痪在床上,再也没能爬起来。肇事的司机只拿出2万元的医药费,也就没有偿付能力了。翻倒在路边的加长货车,连同上面拉的空调被一把火都烧成了灰烬,这个司机也赔得倾家荡产。

  林海琼看着躺在床上的继父,说:“叔,我不参加高考了。我要去南方打工。”

  王守贵恶狠狠地骂她:“没出息的小嫚,你要不上学,我就去死。”这是王守贵第一次对林海琼发脾气。

  林海琼最后考上了二外,等她带着借来的5千元钱去学校报到,才发现学费是1万2。没办法,她又办了助学贷款,才在学校注了册。等她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她妈妈告诉她,继父让刚初中毕业的弟弟林军去厦门的旅游鞋厂打工去了,好给她挣出学费。林海琼听到这个消息,发呆了许久,内心疼痛得说不出话来。

  她向学校申请勤工俭学,又做了两份家教,每天她只有五块钱的伙食开销,仍然不能把自己的那一半学费挤出来。整整一年,她没有添过一件新衣服。

  一个周末,同寝室的朱洁在半夜两点回来,穿得十分妖艳。见寝室内只剩林海琼一个人,就脱下带细网眼的连衣裙,让林海琼穿上。她用浓重的东北口音大惊小怪地说:“你真是个美人啊!可惜,你自己不知道。在北京我算看透了,什么都能卖钱,美丽也一样。你不要再穷下去了,明天跟我上班吧。”

  林海琼隐约觉得朱洁介绍她上班的地方不会是什么好地方,但她自己实在也撑不下去了,她更不愿意因为自己把弟弟也拖垮累垮。弟弟打工挣的每月的1500块钱工资,除了寄到家里800元给父亲看病,另外300就寄给了自己,只留400元作生活费。这样的苦日子她不想再过了。她咬着嘴唇对朱洁说:“刀山火海我都跟你去了,只要能挣到钱。可我这身烂衣服也没法见人啊。”

  朱洁说:“我先给你拿一千元钱,明天白天陪你上街买衣服,晚上就去上班。”

  “一千元太多了,我啥时候能还你啊?”林海琼钱包里只剩两张十元的钞票,这是她手里仅有的积蓄。她不敢拿朱洁的一千元钱,怕一时半会儿还不上。

  “只要你愿意,一个晚上你就挣回来了。”

  已经成年的林海琼知道她在暗示着什么,就说:“只要能挣到钱,陪谁我也愿意。”

  朱洁见林海琼这么上路,就不再多说什么,从包里拿出一套兰蔻化妆品,递给了林海琼,说:“咱们以后就是同甘共苦的姐妹了,这就是我送你的卖身礼物。等你以后挣了钱,别忘了我就行了。”

  林海琼的处女之身卖了两千元,是在五星级的建国饭店里交易的,对方是个香水味很浓的新加坡人。具体价码只有牵线的那个人知道,林海琼只得到了她手里的这二十张百元钞票。她把一千元钱还给了朱洁,并送给了朱洁一套秀水街买的KAPPA运动服。

  两个人从此昼伏夜出,辗转于各个夜总会。林海琼再也不用为学费发愁了,她每个月不敢给家里多寄钱,但放假的时候,就偷偷地塞给母亲千儿八百,让母亲补贴家用。母亲问她钱怎么挣得这么容易,她说正在给一个外教当翻译,人家是按小时付美元雇的,所以换成人民币有不少钱。

  林海琼到大运河商务会馆是因为离学校近了些,但收入比在市中心繁华地段的夜总会少了一半。她想努力把成绩弄及格,拿到毕业文凭。朱洁对她这种做法不以为然,用东北话骂她:“你这个丫头片子,贼贱,要那个烂文凭干什么!出去找工作,不一样还是为了挣钱?趁现在年轻,你不多挣点,人老珠黄了,谁还理你?想卖你都卖不出去。我俩都这样了,你还想那么多干哈啊?”骂完她,就独自摔门走了,只有高跟鞋声音在女生寝室走廊里头“咔咔”作响。

  林海琼知道,自己又失去了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因为她不能给自己留回头路了。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章节目录

1、引子 2、第一章 就挣来满兜的沙子3、第二章 想要庸俗一下4、第三章 倒霉双胞胎5、第四章 盲流晋升为流氓 6、第五章 该死的贫困绿色通道7、第六章 假古董大内高手的诞生 8、第七章 姑父的叔叔的儿子的女儿是主播 9、第八章 被韩国料理料理了 10、第九章 商务会馆不商务11、第十章 卡拉OK也有坐在大腿上唱的?12、第十一章 自食其力的人被警花逮住了 13、第十二章 多大点事儿就架炮轰14、第十三章 今天都装成功人士15、第十四章 张德晓的狼狈浪漫史16、第十五章 全世界都失眠 17、第十六章 营销是危机时刻最好找的活儿 18、第十七章 专业很对口19、第十八章 女儿国里的新男丁20、第二十章 当上了“小蜜蜂”组长 21、第二十一章 坐直升飞机的滋味 22、第二十二章 空降部队没吹响集结号23、第二十三章 不要轻易让女人挽你的胳膊24、第二十四章 公蛐蛐效应 25、第二十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26、第二十六章 “蓝色妖姬”玫瑰有伤27、第二十七章 一天的世外桃园28、第二十八章 羊城里面的饿狼29、第二十九章 青涩的野生毛桃30、第三十章 田总的小姐哲学31、第三十一章 “截和”也成了商战策略32、第三十二章 赶尽杀绝是必须的33、第三十三章 警花变傻了34、第三十四章 早上才返校的女大学生35、第三十五章 衰男的初夜献给了谁36、第三十六章 生存还是堕落37、第三十七章 “天才”商业计划38、第三十八章 雅宝路丽人孤独行39、第三十九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40、第四十章 警花喝凉水塞了牙41、第四十一章 泡错老板妞的后果42、第四十二章 不敢跟主播表姐演言情剧43、第四十三章 被打回原形的乱爱者44、第四十四章 全都要出事了45、第四十五章 住进了高档公寓的小白脸46、第四十六章 开张就够吃半年47、第四十七章 又是一年待业时48、第四十八章 输光了裤子
推荐阅读

《开往北京的地铁》

一部关于现代大学生生活的都市故事…… [详细]

北京的前世今生

  本书展现了具有三千年建城史的北京——它的记忆和它的现实。皇城根、四合院、大宅门、胡同、牌楼、茶馆,以其古朴的形象进入读者视野。钟鼓楼、圆明园、隆福寺、法源寺、白云观、陶然亭、天坛、地坛,仍然沉浸在沧桑...[详细]

纵情北京

  对爱情最坚贞的难道只有妓女了吗?真实的生活会给你答案。   金融风暴袭来,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艰难。同样是大学毕业的同学,同样是刚参加工作的职场雏儿,卓左右从底层做起,慢慢积累经验,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进,终于淬...[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