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纵情北京-- 第四十八章 输光了裤子 --

作者:卓左右   百度一下

 张德晓躲在大运河商务会馆里,真仿佛是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备受煎熬。他又不敢离开这儿到到大街上去。他的电话开着机,看着一个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号码,哪个电话也不敢接。

  这是他一生以来遇到的第一个自己无法解决的难题,他像坐在一辆脱了轨的火车上,既不敢跳车,也没法控制刹车,只能任火车按着惯性向前行驶,直到撞上前面的障碍物为止。

  每当电话响起,他便拿起来看看上面的电话号码。什么卓左右,田学军,都不是他目前最不想接的电话。他希望能给他在资金上援助的田总、赵月、银行钱行长等一干人,都没有打进电话进来。到了晚上他连续接到了几个陌生的电话,竟然一连打了五次,这个他不熟悉的电话号码,让他看得有些心惊肉跳。他根本就不敢接听。其实这个电话是迫切想找到他的林海琼打来的。

  一个无计可施,债务缠身的男人,就这样静静躺在包厢里,直到夜里十一点多,发现自己饿了,张德晓去餐厅吃免费的自助餐。发现有两个好像以前见过面的小姐在对自己指指点点,他赶快拿了几块蛋糕,又躲回了包厢里。半夜时,有个小弟敲门进来,张德晓打开门,见是以前总在自己身边围前围后的小王,才放心地笑了。

  小王是在以前陪张德晓和王艳一起唱歌的林青霞的提示下,来看张德晓的,因为张德晓胡子拉碴的,十分憔悴。那个林青霞以前没少受王艳的照顾,就让小王进张德晓的房间看看他到底怎么了。小王看见张德晓的模样也吓了一跳。他问张德晓:“你怎么了张哥,病了吗?”

  张德晓说:“我没病,我是输了,全都输光了。”

  小王说:“输光了怕什么啊,再赢回来就是了。刚一进屋,我看见你的模样我还以为张哥你k粉k的呢。”

  张德晓一听马上问道:“什么是k的,干甚么用的?”

  小王吃惊地看着张德晓说:“哎呦张哥,你可别跟我说你连k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哪个年轻人一到歌厅不吸几口,提提精神?”张德晓终于弄明白,原来k的就是毒品,他马上拿出两百元钱,告诉小王马上去给自己弄点来。

  抽上了k粉的张德晓,马上充满幻想起来,这是一种他从未体现的十分兴奋的感觉,他渐渐的感觉身子在变轻,恨不得能腾云驾雾,在天上行走。一会儿他看见赵月,拎着两箱子美金,进来把一捆油绿绿的钞票,摔在张德晓的床上,张德晓用这些美元大钞还银行贷款,交海关码头的滞纳金,给工人发工资,他把大把的美元现金轻蔑地摔在这些人脸上,而这些人都窝着身子,对着他谄媚地笑。然后张德晓扬长而去,登上了香港皇家五月号邮轮直奔澳门赌场而去。一会他又看见了王艳想飞往天边,他便把套马杆甩出去,套住了王艳,把她像放风筝一样,在天上放来放去。就像陈凯歌在《无极》电影里的张柏芝。他愿意让王艳去飞翔,但不能离开自己的视线。

  就这样,张德晓连续吸了五天k粉,他发现有了一丁点这白色的粉末,就拥有了全世界。这种幸福的感觉,他过去从未体验过,吸完k粉那种慵懒舒适的感觉,让人什么也不想干。

  当警察敲开张德晓包房房门的时候,张德晓仍然在云里雾里徜徉。他被拘留后,经过了两三天的戒毒不应期,才慢慢的把他恍惚的灵魂招回来。已经有一周多时间,没正经吃饭的张德晓,此时瘦得形销骨立。虽然说是因为吸毒被拘留,但张德晓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本来他想,如果自己解决不了外欠的好几千万的账务,就自己承认失败,既然赌输了没有钱还,那就用命顶着。这背水一战的想法,颇有破釜沉舟的决绝感。

  张德晓终于到了终点,警察拘留他,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为张德晓目前这种走投无路的状态划上了休止符。早就有了拿命来抵偿自己所欠外债的张德晓觉得命可以保住了。

  从毒品中彻底清醒过来的张德晓,主动找来警察,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自己目前进退维谷的处境。什么都没有保留,说了个底掉。听他交代问题的是区公安分局局大队的李队长,本来满心欢喜的以为张德晓要交代什么贩卖毒品的重大线索,结果听到的是他欠银行多少贷款的事。李队长失望之余,也被气乐了,他看着张德晓憔悴而愁云密布的脸说:“你跟我说这些,难道是想让我帮你还钱吗?净瞎捣乱,赶紧找个有北京户口的人,把你担保出去。你欠银行贷款的事,将来归经济侦查大队管。你用我的电话,赶快找你认识的有北京户口的朋友,让他来交十万元的风险金,然后办理监视居住手续,你就可以出去了。要是现在就想打的话,可以用我的手机。”

  张德晓想了想,犹豫了再三,点了点头,他只能选择给自己的兄弟卓左右打电话。但他也知道卓左右很难拿出十万元来保自己,无论如何他也想让卓左右知道他现在关在哪里,他不愿意让卓左右白白的替自己担心。况且卓左右早就见过自己穷困潦倒的狼狈相,即使加上这次的丢人事也不过是丢了N+1次而已。

  接到电话的卓左右也如释重负,他想该来的总会到来。他接电话的时候季米正扶着他的肩膀,练习行走,隐隐约约的听出是张德晓出事了,就问卓左右需不需要自己帮忙出面了解一下。

  卓左右低头看着她仍然缠着绷带的脚,说:“我先自己打车过去看看情况,然后再劳你大驾去帮忙。”

  季米也知道自己行动实在也不方便,就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说:“那你自己先去看看,有什么情况,随时电联。”

  卓左右把季米扶到楼上立即急匆匆的下楼,他本来想给王睿一打个电话,可一想,如果招惹上那个明显有发情迹象的警花,再跟自己撒娇或耍泼,徒增烦恼,就决定还是给林海琼打个电话让她跟自己一起去,了解了解案情。

  林海琼接到电话时都没有听清张德晓是被抓了还是被判了,在电话里连声的对卓左右说:“不管他怎么着了,只要能让我见到活的人就行。”

  他们两人赶到拘留所时,经济侦查大队的人正在提审张德晓。虽然张德晓手下的工厂已经停产,但毕竟没有经过破产清算的过程,所以也就无法给张德晓定性为金融诈骗犯罪,暂时对他执行监视居住的措施,也是有法律依据的。鉴于张德晓是自己主动交代问题的,也算有了自首的从宽情节,将来进入审判阶段,会在量刑上有所减轻,那也都是法官的事了。

  在提到十万元保证金的时候,林海琼从兜里拿出一张招商银行的一卡通说;“现在卡里只有五万块现金,那五万元我一会儿回去再找人去借。”

  卓左右说:“不用你回去,我打车回去想办法。”卓左右卡上本来有五万元。但他如果都拿出来,自己的生活和下一步找工作的费用就没有了,所以他厚着脸皮憋得满脸通红地对季米说:“我哥们张德晓出事了,要十万元的保证金才能办理监视居住的手续。我想能不能先从你那借三万元钱应急,等我上班以后再分期还你。”

  季米瞪了他一眼说:“我早就让你把我当亲姐姐对待,可看你那脸红脖子粗的模样,是向亲姐借钱的意思吗?”

  “我也想把你当亲姐对待,可是自从那天你喝多了,搂着我说了那些话,我的心也乱了。我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和你相处才好。我其实也很喜欢你,你就是我心目中完美女性的代表。可我怕,如果我爱上了你,不可自拔时,我们俩得面对多少世俗的压力?我父母听到我俩在一起恋爱的消息,立刻就得昏过去,第二天就会坐夜车赶过北京来。那时你的工作和生活就都被搅乱了,我也有可能被他们押回东北老家过那种垃圾生活,再也不能回到北京工作。你想想这不是因小失大、得不偿失吗?”

  季米说:“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即使倾家荡产,身败名裂,我也不在乎。况且也就是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弟恋而已,说得更恰当一点,我俩也就是老乡加邻居的关系。事情哪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你出去打听打听,在北京城里,有多少对女的比男的大的恋人?海了去了。你说话怎么像个小老头一样,我爱你,你也喜欢我,不就全齐了吗?哪来的那么多瞻前顾后的想法啊?”

  已经从卓左右身上把手拿下来坐在床头的季米,边说话边把手重新搂上了卓左右的脖子,比那天喝酒喝多时搂得更紧。

  卓左右也被季米的热情感动了,他也紧紧地搂着季米,嘴唇一下一下的亲着她的头发。两个人温存了很久,直到夜班陪护的那个小保姆摁响了门铃,他们的手和嘴才不情愿地分开。卓左右掏出手机一看,已经下午四点钟了,就对季米说:“姐,你给我拿三万块钱吧,我得赶紧去把张德晓保出来,再磨蹭一会儿,公安局就下班了。

  季米脸红红地看着卓左右,听见他叫自己姐,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真有了那种乱伦的羞愧感,与此同时,这种突破禁忌的姐弟恋又让她兴奋莫名。她身体软塌塌地偎在床头,用手指着挂在墙上的手工牛皮背包,说:“你自己去包里拿吧!那里有五万元钱,本来就是我取出来用在你找下一个工作之前我们俩花销用的,你先拿去应急。”

  卓左右抽出三打现金,说:“我就用三万元就够了,我自己卡上还有点钱。”

  “别啰嗦了,卡上的钱不还得现取?直接拿上钱快去办事,我等你回来。如果小张没地方住,你也可以暂时把他带回我家里来住。”

  卓左右带上钱正要下楼,猛然又想起一件事,人家公安大队还要找一个有北京户口的人做担保,他正想开口问问季米愿不愿意出面担保,这时手里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林海琼打过来的。林海琼对他说:“卓哥,担保人我找到了,你快回来吧,弄不到钱没关系,我再去朋友那去找。”卓左右一听不用再找季米求助了,立马下楼打车,急奔通州而去。

  被暂时保释出来的张德晓看见林海琼和卓左右站在自己眼前,真觉得恍若隔世,他感觉自己活过来了,有了再世为人的感觉。他眼睛泛红地对;两个人点了点头。林海琼上前抻了抻他满是褶皱的雅戈尔衬衫衣襟,轻轻地说:“老公,跟我回家吧!”

  这时候张德晓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哽咽地问林海琼:“你跑到哪去了,让我这通儿好找?”

  林海琼也眼睛泛红对他说:“以后我俩就别分开了,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行。”

  张德晓说:“我都这样了还能嫌弃谁啊?以后可能还得蹲大牢呢,你能等我吗?”

  “我俩都是苦命的人,如果你不嫌弃我,我可以等你一辈子。”

  早就受不了他俩卿卿我我的卓左右上前拍了张德晓一巴掌说:“你们别再那演言情剧了,我都快被你们弄哭了。快上车吧,人家出租车司机还等着呢。”

  林海琼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他指着远处站着的两个男人对张德晓说;“你快过去谢谢邢哥和他的北京同学,是人家签了字才把你保释出来的。”

  张德晓摸了摸在拘留所里被剃光了的光头,磨磨蹭蹭地走过去,对邢行和他的同学说了句感谢的话。邢行打量了一番萎靡不振的张德晓心想,林海琼爱上的这个男人也不过如此。

  卓左右对张德晓说:“我们去高碑店把你的东西都拉上,暂时可以和我一起住在季米的房子里。”

  紧紧攥着张德晓左手的林海琼说:“卓哥,为好兄弟你已经帮了张德晓太多了,还是让他直接住在我那儿吧!警察已经把我的住址记下来,以后可能会经常上门问东问西的,就别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卓左右眼见自己的兄弟被人接管了,在心里暗暗地骂:这个张德晓福份真不小。他又看了林海琼一眼,也为自己当初担心张德晓爱上歌厅小姐,怕他不能自拔的想法而懊悔。看来自己也时常有走眼的时候,人和人不在于分处什么阶层,而在于真诚相处,真情相待。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章节目录

1、引子 2、第一章 就挣来满兜的沙子3、第二章 想要庸俗一下4、第三章 倒霉双胞胎5、第四章 盲流晋升为流氓 6、第五章 该死的贫困绿色通道7、第六章 假古董大内高手的诞生 8、第七章 姑父的叔叔的儿子的女儿是主播 9、第八章 被韩国料理料理了 10、第九章 商务会馆不商务11、第十章 卡拉OK也有坐在大腿上唱的?12、第十一章 自食其力的人被警花逮住了 13、第十二章 多大点事儿就架炮轰14、第十三章 今天都装成功人士15、第十四章 张德晓的狼狈浪漫史16、第十五章 全世界都失眠 17、第十六章 营销是危机时刻最好找的活儿 18、第十七章 专业很对口19、第十八章 女儿国里的新男丁20、第二十章 当上了“小蜜蜂”组长 21、第二十一章 坐直升飞机的滋味 22、第二十二章 空降部队没吹响集结号23、第二十三章 不要轻易让女人挽你的胳膊24、第二十四章 公蛐蛐效应 25、第二十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26、第二十六章 “蓝色妖姬”玫瑰有伤27、第二十七章 一天的世外桃园28、第二十八章 羊城里面的饿狼29、第二十九章 青涩的野生毛桃30、第三十章 田总的小姐哲学31、第三十一章 “截和”也成了商战策略32、第三十二章 赶尽杀绝是必须的33、第三十三章 警花变傻了34、第三十四章 早上才返校的女大学生35、第三十五章 衰男的初夜献给了谁36、第三十六章 生存还是堕落37、第三十七章 “天才”商业计划38、第三十八章 雅宝路丽人孤独行39、第三十九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40、第四十章 警花喝凉水塞了牙41、第四十一章 泡错老板妞的后果42、第四十二章 不敢跟主播表姐演言情剧43、第四十三章 被打回原形的乱爱者44、第四十四章 全都要出事了45、第四十五章 住进了高档公寓的小白脸46、第四十六章 开张就够吃半年47、第四十七章 又是一年待业时48、第四十八章 输光了裤子
推荐阅读

《开往北京的地铁》

一部关于现代大学生生活的都市故事…… [详细]

北京的前世今生

  本书展现了具有三千年建城史的北京——它的记忆和它的现实。皇城根、四合院、大宅门、胡同、牌楼、茶馆,以其古朴的形象进入读者视野。钟鼓楼、圆明园、隆福寺、法源寺、白云观、陶然亭、天坛、地坛,仍然沉浸在沧桑...[详细]

纵情北京

  对爱情最坚贞的难道只有妓女了吗?真实的生活会给你答案。   金融风暴袭来,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艰难。同样是大学毕业的同学,同样是刚参加工作的职场雏儿,卓左右从底层做起,慢慢积累经验,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进,终于淬...[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