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地铁》-- 相约草原,策马奔腾 --

作者:汪情天   百度一下


一个礼拜后,再过两天,就是2007年的五一黄金周假日。经大家一致的认可(香燕、美婷、熙文三个人),一致决定通过旅游的方式,与生灿三个近距离的靠近,来一个亲密接触。
“在北京选个景点,怎么样?”熙文提议道。
“不行。北京这地方,我都去遍了。去哪,我都提不起兴趣。没有激 《北京地铁》[墙根网],哪能玩得好呢?”美婷反驳回道。
“要不,去平谷的农家院,那里听说挺好玩的。”熙文补充道。
“那不还是北京吗?”熙文不耐烦地说道。
自小到大,生活在北京,北京的名胜景点在美婷那里已经如数家珍。不管去哪里,就像在自己家的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一样,没有神秘感,没有新鲜感。
“要不,我们去草原吧!美婷你不是喜欢骑马吗?”香燕提议道。
“可我不会骑马呀!”熙文说道。
“哈哈哈哈!亏你还是一代侠女呢!没关系,妹妹我教你。呵呵!”说完,趁熙文发愣的一瞬间,用手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子。
“不过就是术业有专攻嘛!骄傲什么呀?哼!”熙文反击道。
“燕燕,你看,你文文姐不服气。到时候,要真去了,我要让她上得了马,下不了马。哈哈哈!”美婷大笑起来,熙文瞪了她一眼,又看看香燕。
“我反对,我觉得应该去游泳。”熙文说道。
“妹妹,现在是 《北京地铁》[墙根网]夏之交,你想被水冰死,我还不想呢!再说了,现在不是我们三个人,还有三个哥哥呀!你跟笑含是一家人了,我们可还不是噢!”美婷娓娓道来,接着说,“因此,二比一,反对无效。你看着办吧!”
“文文姐,你就委屈一下吧!到时,我一定全力帮你。回来后,你要是玩得不高兴,拿妹妹我开涮好了。”香燕也在支持美婷的想法。
“那去哪个草原呢?”既然去意已决,熙文也没有办法了。于是,只能问清去什么草原了。
“我看,就去呼伦贝尔大草原吧!那里的草原大,马儿壮。就算是文文骑上去,也不见得会遇上障碍物而摔下马,最多是骑远了,让蒙古哥哥给拐跑了。哈哈哈!”美婷又取笑起熙文来。
“不行。”香燕果断地说道。
“为什么?”美婷问道。
“呼伦贝尔草原大是大,但是距离太遥远。来回就得好多天,就算我们有时间,生灿他们哪有那么多时间哪!再说,他们也不一定愿意去那么远的地方。”香燕解释道。
“可以坐飞机嘛!”“不行,他们不会同意的。”
“那,你说去哪个草原啊?”美婷反问香燕道。
“就去河北的安固里草原吧!怎么样?”香燕看看熙文,又看看美婷。
“妹妹看着办好了。”熙文无所谓地说道。
“只能这样了。”美婷耸耸肩,作个古怪表情,很无奈何地说。
 

生活就像在演戏。那句“爱你的人,你不喜欢;你喜欢的人,却不爱你”已经从精典变成老生常谈。在这个充满又或与无奈的社会, 《北京地铁》[墙根网]感已经变得充满杂质与无可辨别。
想找一份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不难,找一份天长地久的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却又不易。想找一个人结婚不难,想建立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却不易。
应该相爱的人,充满着不信任;信任着的人中,却又夹杂着太多的欺骗。
结局就只有了两个答案:要么,选择离别;要么,选择永别。
这一天,生灿他们三个聚在了一起。
“来,祝贺笑含身体恢复康健。”生灿与毕成举起了杯。
“其实,这一次劫后余生。我先要感谢的是,笑含让我躲过了这一劫,如果换上我,或许此刻已经不能与你们坐在一起了;其次,我要感激的是与我们素昧平生的三姐妹,尤其是熙文姑娘。不过既然笑含你现在与熙文姑娘已经走到了一起,那么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好好地对她吧!千里挑一的姑娘,谁见了都会心动的。何况,你现在身上流着她的血。”生灿泯完一口酒后,滔滔不绝地说道。说着说着,眼眶晶莹的泪便湿了眼睛。
“另外,我们乐队也该向前发展了。接下的这段时间,最好寻找唱片公司,争取推出第一张唱片。”生灿提议道,毕成与笑含点头表示赞成。
“笑含,如果你的身体还有不适的话,就再休息一段时间。”生灿看了看笑含。
“没事,没事。已经完全康复了。闲着,我的身体反而会出毛病的。”笑含解释道。
“北漂一族不计其数,我们只是其中的一撮。但是,我们有自己的梦想,我们来北京,并不是混口饭吃的。我们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们一定要让中国人民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也一定要让我们的作品流传到世界,给他们带去心灵的感悟与生活的感慨。”生灿就像一位大哥那样,口无遮挡地坐在笑含与毕成前面说道。
毕成与生灿呆呆地看着生灿,想一直听他把话讲完,生灿却停止不讲了。继而,转移了话题。
“另外,跟你们商量个事,想听听你们的意见。”生灿看看毕成,又看看笑含。
“什么事啊?”笑含问道。
“香燕三姐妹她们邀我们去河北安固里草原旅游。你们看,有什么意见没有?”生灿用手轻掩嘴唇,咳嗽了一声。
“我没有意见。”毕成先回答。“我也没意见。”笑含接着回答。
“除了我们,她们还邀请了其他人吗?”毕成突然又问道。
“好像没有。应该是我们六个人吧!”生灿虽然不敢肯定,但似乎确信自己的想法应该不会错。
“去多久啊?”笑含问道。
“应该不会太长,也不会太短吧!估计三四五天吧!”生灿也不太确定,具体时间好像完全掌控在三姐妹的手里。
“三天?四天?五天?”笑含低着头,默数三、四、五三个数字。
“其实,三天、四天、五天应该都不是问题,这也不耽误我们乐队的进程。只是第一次,总感觉有些……万一遇上些不高兴,岂不是适得其反。”毕成嗫嚅道。
“这个问题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后来一想,这算哪门子的问题啊?如果这么简单的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那么以后还怎么做到“适者生存”呢?”生灿侃侃而谈。
“那倒也是。也许是我多虑了,你就安排吧,我们准备准备就行了。”毕成回答道。
其实要说相处,只有笑含的情形是好适应的。本身来讲,两个人已经进入恋爱阶段,而且彼此恩爱,相处起来当然没有问题。
只是生灿与香燕仿佛命运注定本不该相遇,却又偏偏相遇了。而毕成,更就无法说起了,他好像还没有跟美婷说过话呢!
不过,也不一定要一对一。大家在一起,彼此谈谈笑笑就行了,何必一定要像对付敌人似的,摆开阵势,一对一单挑呢!
 
五月的安固里草原,秋高气爽,阳光明媚。去了 《北京地铁》[墙根网]的慵懒,挡住了夏的炎热。
虽然此刻已经站在了草原上,随时将跨上马背策马奔腾。之前,却为如何到达这里,香燕可是费尽了神经。
美婷提议,开车来,她跟熙文分别将红色甲壳虫与黄色保时捷开来。可是,这样的话,一方面四个人得有两个司机,另一方面,一辆车里面的人员却也不知该如何安排。
香燕也是想趁着行程的途中,大家相互交流一下,然后到达目的地时,大家能够随便一点,不至于太约束。
熙文提议坐火车或是租个小面包,她说这样方便又省钱。可是火车是有些麻烦的,上车麻烦,下了车没有自备车也很麻烦。要说省钱,香燕或美婷根本就不用考虑到这一点。
最后,还是香燕自己拿定了主意,租了一辆中巴车。虽然费用高一些,比起火车要方便很多,比起小面包拥挤不堪要舒服一点。而且,一路上也能浏览观光沿路的风景。
每个人想做什么都可以,不用谁当司机,也不用注意行车安全,一切由司机尽心地在负责。
中巴车有将近二十个位置,而香燕总共才六个人,所以空出来的位置有十几个。
浪费是浪费了点,不过环境好,空气好,活动自由度大。
六个人并没有挨在一起坐,而是三姐妹坐在左边的一排,前后,前后,前后,一个人坐两个的位置。一个人只能直接跟前面一个人说话,如果想跟前面的前面的那个人说话,就得由前面那个人传话过去,要不就是最后的那个人站起来,走到前面的那个人的前面去。
生灿他们也跟她们一样,也是前后坐成了三排,一个人占的都是两三个人的位置
最初的时候,大家都好像有些拘谨。三姐妹只是相互聊天,生灿他们也只是随便聊天。后来,倒是熙文憋不住了,喊着笑含坐到了最后一排。
一个人不守阵地,只说明 《北京地铁》[墙根网]况出现变化;两个人不守阵地,就代表变化应该得到重视;三分之二的人开始不守阵地,就代表着革命即将来临;如果大家都不守阵地,并不代表社会危机,而是说改革成功了。
就这样,谁也没说怎么做,谁也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熙文与笑含坐到了最后的一排,有说有笑,缠绵不断。
美婷借看风景之名义,坐到了毕成的后面。聊着聊着,毕成的谈话对象发生了转变。这时,生灿知道应该坐在毕成前面是多余,而且显得也不自在。
于是,站了起来,借口走到司机身边,问司机现在到哪里了。
司机师傅回答了生灿的问话后,继续开着车。生灿往车后走时,正不知该坐哪儿呢,香燕便主动喊住了他。
“生灿,你坐这儿吧!”香燕面带娇羞地拍了自己旁边的坐位,脸上的的红霞却已经盛开得娇艳了。
“嗯……”生灿犹豫不决。
“坐吧,我正有话跟你说呢!”香燕再一次邀请生灿坐在她旁边。于是,生灿借机下了坡,坐到了香燕的旁边。
香燕看到他们两对都那么主动地坐到了一起,于是也抬起双腿,走到了毕成旁边的那个位置,还特意温柔地问毕成:“我可以坐在这里吗?”然后微微一笑,很灿烂,很迷人。
“当然可以。请坐吧!”“谢谢!”“不用客气!”
正如香燕所希望的那样,一路行程的交流,确实对三对男女之间的感 《北京地铁》[墙根网]增进了不少。
到达安固里时,他们已经很能配合地相互帮忙玩耍了。
住下店后,三姐妹要了一间房,另外给生灿三个也安排了一个房间。每间房里面都有家具设备以及三张单人 《北京地铁》[墙根网]
第二天,他们便开始骑马助兴。
美婷是个骑手,骑马的水平相互熟道。为了显示自己能耐,先是准备带熙文上马。熙文吓得推脱着不敢上马,在她的强推硬拽之下,终于上了马。
上马之后,为了安全,她让熙文坐在了她的前面。
“驾!”一溜烟功夫儿,马匹就跑远了。远处传来熙文“救命啊”“慢点呀”的呼喊声,香燕笑了,笑美婷太过顽皮。毕成与生灿也笑了,笑含却笑不出来,一直在担心着熙文的安危,头儿不时地东瞅西望,希望她们的身影不要远离他的视线。
策马回来时,熙文已经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当笑含问“没事吧?”时,她却又有了一种侠骨,说“没事!没事!很好玩!”
之后,为了让香燕见识见识她的能耐,美婷更是将香燕拉上了马。
“驾!”马绳一甩,马儿已奔腾到数十米之外。可是,她看到的是香燕的稳坐不惊,不 《北京地铁》[墙根网]大失所望地说:“原来,你是高手啊!唉!丢人现眼了。献丑了!”
“呵呵!没关系。其实,你的马术很不错。”香燕看到美婷叹气,便开始赞赏起她来。
香燕与美婷回来后,美婷问毕成会不会骑马?毕成说,不会。于是,她便让毕成上了马,然后自己在下面教他。
熙文因为不会骑马,笑含又是大伤初愈,于是便向马主人要了一匹最温顺的马匹,然后由马主人牵着走。一前一后,很浪漫地闲步于安固里草原。
生灿以前也骑过马,不过马术算不上太好。所以,当香燕问他会不会时,他回答说,不会。当香燕催他上马后,发现他慢慢骑,还是不错的。虽然不能算是英姿飒爽,但也不至于在马背上吓得趴在马身上。
于是,不一会儿,便自己骑了匹马,与他肩并肩地策马于晴空万里的安固里草原之上。
刚开始,两个人骑得好好的,相安无事。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两匹马从相依相伴,到形影不离,到最后的两头相碰。害得毕成 《北京地铁》[墙根网]受不住马儿抬头与低头、以及甩头的冲击,好几次要往香燕身上扑。还好,硬撑硬撑撑住了。每次,当毕成就要扑到香燕的身上或马儿身上时,香燕先是一惊,然后便做好边是迎接,边是保护毕成安全的动作来。
最后,香燕干脆让马主人牵走了自己的那匹儿,跳上了毕成的那匹。
生灿一时有些紧张,香燕也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已经上来了,就不能轻易下去了。
香燕坐前,毕成坐后。“驾!”马儿甩了一下头,便跑向了草原中央。
生灿还是感觉有些不妥,倒不是男女之接触,而是担心自己随时有可能会掉下来。
“抱紧我!”香燕红着脸,回头对生灿说道。(让作者感受到了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的甜蜜)
“噢。”生灿答应着,手却一动未动。
“抱紧我的腰,要不摔了我可不管。”香燕的声音由最初的温柔变成了不容置辩。
没办法,生灿终于鼓起勇气抱住了香燕的细腰。刚开始,只是轻轻地抱着,马儿一跑起来,反而两个人都晃来晃去的,显得更不安稳。
“再抱紧一点!”经香燕的再一次催促。这一次,生灿可真是抱紧了香燕的柳腰。微风拂面而来,香燕身上的体香顿时四处扩散。生灿闻着闻着,感觉好迷醉啊!以致,自己仿佛是在梦中呢!
生灿第一次靠近一个女人的身体,不禁突然有了一种罪恶感。此刻,他突然想起了在家乡守候他的小丫。怕香燕看见他的表情,便将眼眶下湿了的地方贴在香燕的背上,擦了个干净。
香燕顿时感觉一丝冰凉,却又不便开口,索性就由他为所欲为吧!反正自己的心已经属于他了,还有什么不能为他做呢!
然而,就在香燕的柔情中,生灿迷失了自己。突然以为,坐在马背上的人就是小丫。不禁在搂住香燕的细腰时,用嘴亲了亲香燕的后背。禁得香燕,险些松了僵绳,掉下马来。等到正住时,生灿也清醒了过来。
“香燕,要不让我下来吧!”生灿知道自己失礼,不禁悔意难当。
“好,我们这就骑回去。”香燕骑着马儿便直奔最初来的地方。
再说美婷,先是教毕成如何拉僵,如何收绳,如果勒马,如果奔驰。毕成先是好几次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后来硬是勒住了马绳,才幸免对难。
不过,毕成觉悟很快。经过几次的冒险经历后,他很快学会了快马加鞭。
发展到后来,他竟然向马主人要了一匹草原上最烈的马。马主人不让,说是这匹马很危难,前段时间有一个人坐此马从马背上摔下来,跌碎了椎骨。
可是,毕成一听说,是草原上最烈的,不但没有就此放弃,反而有了一种更加强烈的欲望:此马非骑不可。
没办法,最后马主人跟毕成签了生死状。由马主人拿出一张纸条,由毕成写上:一切后果自负。毕成!
这样,毕成总算是如愿以偿。马主人却依然是提心吊胆。
这马果然不一样,要么拼了劲地往前跑,跑过湿地都不往下停。要么打死也不跑,能把一个活人活活地急死。
他们俩先是由美婷坐在马背后面,搂着毕成的腰,由毕成策马奔腾。后是香燕坐成马背前边,还是由毕成牵着马绳前行。更多时候,是香燕轻轻地拽着马僵,结成把住美婷的双手,然后悠然地在草原上游荡,或是迅驰地奔跑在草原之上。
显然,两个配合默契,渐渐地,便亲密地间了。就他们俩又是疯狂地策马,又是谈笑风生,香燕他们都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
生灿却不知该对香燕表露出什么情绪。他想,高兴了不是,愁苦了也不是。最后,干脆坐在一旁独自吃起了东西。
为了照顾他的情绪,香燕走了过来,跟他一起坐在一起吃东西。岂知,不但没能照顾到他的情绪,反而更让他感到惴惴不安。
香燕知道他有难言之隐,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香燕提议随处走走,生灿就站起来,跟在香燕后面,走过一片草地,又一片草地。这是草原,如果想走完草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脚力有限,草原无限。
 
《北京地铁》[墙根网]像一巨闪电,将熙文与笑含彻底劈在了一起,将毕成与美婷的隔亥劈没了,却唯独将香燕对生灿的爱劈成了望夫石。
生活依然如故。天扬飞越晚上在莱特曼演出,白天在另一家小型娱乐场所弹奏。
休息了两个月,不,是用一种叫“照顾”的生活工作了两个月。员工是熙文一个人,老板是笑含一个人,报酬是无偿的。
整整两个月,休整休整后,熙文又开始了忙碌。正如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却不是为了吃饭。在熙文这里,工作是为了活着,活着不仅仅是为了工作。所以,一有时间,多数时候要考虑到两个人都要有时间,她与笑含便去散步、逛街、购物,有时候也去公园坐坐山车,玩玩蹦极。
当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刚来时,我们总以为婚姻很遥远;却在临近婚姻时,我们又感觉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太过短暂。
有爱 《北京地铁》[墙根网]的日子,总是能够让人欢欣鼓舞,再多的苦,再多的累,仿佛只是生活的点缀。
“婷婷,你又要去哪啊?”柳云英看着女儿要出门的样子,便急忙在她出门之前问她。
“我出去有点事。妈,你晚饭不用等我了。”美婷回答道。
“你爸说,让你这两天去他公司那边,了解了解公司方面的状况。”母亲补充道。
之前,美婷倒是挺愿意去他老爸的公司的。老爸也一直把她当做继承人,不该教的,该教的,如数都教会了美婷。
可自打与毕成爱上之后,去公司的次数便开始变少了。
爱能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作风,爱能让一个人放弃原先拼命追求的,尤其是一个恋爱中的女子。
“毕成,下午我们去滑旱冰好不好?”当毕成接到美婷打来的电话时,毕成因为头天晚上太过疲累,正以睡觉作休息调整。
“滑旱冰?我不会啊!”毕成如实说道。
“没关系。我教你就行了。”听着美婷娇滴滴的声音,他实在不忍心拒绝。
挂上电话,毕成伸了伸懒腰,开始起 《北京地铁》[墙根网],刷牙,洗脸,煮鸡蛋方便面吃。
他们相约一个离毕成所住小区不是很远的地方,那个名叫迷恋的旱冰场,一开场就涌来了很多的旱冰爱好者。
当美婷牵着毕成的手时,毕成还算是走得顺当。美婷一旦松开手,毕成便开始东转西转,最后必定摔个底朝天。
“你真不会啊?”美婷埋怨道。
“那还能骗你啊!看你把我摔的。多惨!”毕成一边笑着,一边有一丝埋怨。
“不是。我从没来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人,刚才都陪你走了好几圈了,你还是一点长进没有。”美婷笑着说道。毕成无语,低着头摆弄冰鞋,全然没有了草原上的英姿飒爽。
“好,好,好!来,扶着我的手。”看到毕成一副委屈的样子,美婷不 《北京地铁》[墙根网]又心疼了起来。
于是,美婷又拉着毕成的手,一圈又一圈地转。

转过多圈之后,美婷又松开了毕成的手,然后故意竟自滑远了,看看毕成的依赖 《北京地铁》[墙根网]有多远。
毕成左晃晃,右晃晃的,晃过半圈之后,突然见前进冲过来一个人,于是被吓得晃动几下,就要倒下去了。
正在这时,从后面滑过来一位女子。步伐很熟练,姿态也很美,出于本能,这位女子用手扶住了毕成。没成想,毕成晃动得太厉害,一见有人扶她,便整个人倒了过去。
英雄躺在美女怀里,那该是怎么的一种 《北京地铁》[墙根网]形啊!
毕成羞红了脸,女孩却关心地问他:“没事吧?”“没事,没事!”毕成马上回答道。
那一刻,女子也红了脸。见毕成没事,便扶正了他的身子,然后又独自踏着冰步离开了。这一幕,刚好都被美婷看得一清二楚。
美婷醋意飞起,以最快的速度滑到了毕成身边。
“刚才躺在美女的怀里,很过瘾,很陶醉吧!”美婷取笑地说道。
“那也总比被人抛弃,置生死于不顾强。”毕成也有些怨气。
“呵呵!还真来劲不是?”美婷把手伸给了毕成。
“你搂着我的腰吧!”美婷转头对毕成说道。
毕成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便用双手轻轻地搂住了美婷的细腰。搂上了美婷的细腰后,毕成倒是一跤也不曾摔得。
“你说你,骑马学得比谁都要快,滑冰怎么会学得比谁都慢呢?”美婷一边不解地问道,一边拿双眼直视毕成。
“我怎么会知道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毕成申辨道。
这是毕成与美婷第一次一起出去滑冰,毕成洋相是出尽了,跤也摔了个够,不过更多时间是搂着美婷的腰在的冰地上双飞燕舞。
那天,虽然玩得挺尽兴。美婷回到家后,却感觉有点累。感觉腰都快被毕成给抱断了,这个笨手笨脚的家伙,真是天下第一大笨鸟。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她杨美婷自找的。谁让她没事闲着的,找一个一点也不会的人去滑冰。而且是那种学了一天,也没有一点长进的那种笨鸟。不过看他那个样子,着实有些可爱而又让人怜悯,让人又是怨怒,又是心疼。
“婷婷,你怎么看起来那么累呢?”母亲柳云英关心地问道。
“是有点累,今天约了个笨鸟,带着他滑冰,真够累人的。”美婷的话一半显着一半隐着。像是想让人知道,又像是不想让人完全明白。
“婷婷,告诉妈,你是不是交朋友啦?”柳云英未卜先知地问。
“呵呵!”美婷美美地傻笑一声,便不吱声,自个去睡觉了。
“这丫头!这段时间,每天都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柳云英低声自语道。
日子很平淡。其实我们追求的也不高,只要平淡中能够时而涌起一丝波浪。
香燕依旧几乎每天都去莱特曼,去看生灿他们精彩的演出。在她心里,生灿的一举一动已经不能用“精彩的演出”所能涵盖。因为爱让更多心灵的东西显现了出来,也同时让一个人自始至终爱得没有条件。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北京地铁4号线连续两天出现延误 “迟到”乘客可开...

12月17日和18日,京港地铁4号线连续两天发生延误状况。据地铁方面通报,17日,列车出现了多次有乘客衣物夹在车门之间需要工作人员登车处理,且有乘客抢上抢下造成车门无法关闭的情况,导致列车在部分车站站停时间延长。而18日...[详细]

北京地铁4号线延误 地铁延误证明如何开?...

【#北京地铁4号线再度迟到# 网友呼吁开“延时证明”】继昨日京港地铁公司发文称,因“有乘客衣物夹在列车车门之间需要车站工作人员登车处理,且有乘客抢上抢下造成列车车门无法关闭的情况,导致列车在部分车站站停时间延长...[详细]

北京地铁昌平线南延示意图公布 南延7站5站可换乘...

12月11日,市轨道公司对外披露,正在建设的昌平线南延工程,将率先延至蓟门桥,增加5座换乘站,这将大幅减少在西二旗站换乘的客流,缓解该站的拥挤问题。按照远期规划,昌平线还将继续南延至国家图书馆站,实现与地铁9号线的贯通运行...[详细]

地铁八通线南延7号线东延示意图公布 2019年底开通...

12月14日上午,通州三线换乘的超大型地铁站施园站封顶。至此,地铁八通线南延工程和7号线东延工程的所有车站均已封顶,预计2019年年底通车。[详细]

北京地铁8号线永定门外站月底开通 曾调用70多名潜...

地铁8号线6标近日通过了最后一次验收。该标段中的永定门外地铁站是全国首个采用“水下开挖”法施工的地铁站。这座车站月底开通后,可与地铁14号线永定门外站实现换乘。 ...[详细]

北京地铁再添南北大动脉:换乘站增多 从昌平进城不...

从昌平到丰台,北京地铁线网将再添一条南北大动脉。 刚刚,北京日报记者探访了正在建设的昌平线南延工程,这条线路将率先延长到蓟门桥站,远期还将延长到国家图书馆站、实现与地铁9号线的贯通。 对于往返昌平和中心城区的上...[详细]

13号线拆分,A线握手17号线,B线直通软件园...

轨道交通13号线是北部地区,尤其是天通苑、回龙观等地居民出行的“生命线”。但近年来,13号线的负荷越来越大,居民高峰期乘坐13号线也越来越拥挤。 ...[详细]

北京地铁7号线东延和八通线南延有望2019年底试运...

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日从北京住总集团获悉,北京城市副中心配套地铁项目7号线东延、八通线南延的两条区间隧道日前同时贯通,7号线东延和八通线南延有望2019年底开通试运营。 ...[详细]

地铁到站未开门 车站致歉:司机未及时转换开门模式...

  昨日早高峰时段,有乘客反映,京港地铁14号线经过大望路站时到站停车但未开门,导致部分乘客迟到。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京港地铁获悉,车门未开系司机未能及时将手动开门模式转换为自动开门模式,导致车门未能开启便驶离车站。...[详细]

最新消息!北京地铁公交票价暂不调整...

又到了公共交通票价动态调整机制的时间窗口。本轮票价将如何调整?依据是啥?听小编为您道来。 就在刚刚,北京市发改委发布消息称,经市政府同意,2018年暂不启动公共交通票价动态调整,相关票价调整幅度整体纳入下一调价周期累...[详细]

北京地铁时刻表(首末车时间表)

北京地铁时刻表(首末车时间表)地铁 1号线 2号线 5号线 10号线 13号线 机场专线 八通线 4号线[详细]

北京一醉酒男子地铁站内打骂工作人员 手抓口咬民...

10月4日晚上,醉酒后在地铁里撒酒疯的梁某梁不仅辱骂殴打地铁工作人员,还在民警制止时手抓口咬,被警方刑事拘留。 10月4日晚上,梁某梁与朋友聚会喝酒,7两白酒、2瓶啤酒下肚,22时许,他在妻子和朋友的陪同下,准备乘坐地铁九号线...[详细]

北京地铁躺占4座 地铁客服人员:建议第一时间拨打热...

今早,有网友爆料,在早高峰出行时段,一男子脱鞋平躺在地铁座位上,而其周围有不少乘客站立。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地铁客服人员了解到,看到网友发的微博,已反馈给相关责任单位。 ...[详细]

北京地铁4号线中秋节延长运营时间 次日0时10分末...

中秋假期将于9月22日(周六)开始至9月24日(周一)结束,为方便乘客出行,假期前一天9月21日(周五)以及假期最后一天9月24日(周一),京港地铁4号线北京南站发出,开往安河桥北方向的列车将延长运营时间55分钟,末班车时间由23时15分调整为...[详细]

北京地铁一号线两女子起争执 一女子将另一人推下...

9月11日7时45分,嫌疑人马某燕(女,36岁)在北京地铁1号线苹果园站站台因挤碰与乘客马某(女,21岁)发生口角,马某燕将马某推下站台,造成马某左小臂轻微擦伤,马某燕随即从现场逃逸。日前,马某燕因故意伤害被公交总队行政拘留。...[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