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十一) --

  百度一下

 天擦黑的时候车又来到了东店,马队将车停到了距离大哥所说的路口附近,这附近有个非常小的饭铺,卖的都是些馒头烙饼之类的主食,也代煮一些素片汤。俩人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吃过晚饭,正好就在这里解决了“战饭”。

  吃过战饭之后,马队就和小赵在车内闭目养神,躺着躺着俩人就开始聊起天来。

  “马队长,您这平时都这么忙吗?我看您整天忙着查案子,可够辛苦的。”小赵说道。

  “干警察的都是这个样子,像我这么干的局里还有很多。”马队回道。

  “那您以前碰到过这种比较奇怪的案子吗?。”

  “怎么能没有呢?你听说过当年城里高粱桥下那浮尸案吗?那就是我们队接手的。”

  小赵听到这瞪大了眼睛:“哦,敢情那案是您接手的……”

  俩人就这么聊着闲天不知不觉中时间慢慢流逝,当手表的时针慢慢的指向了凌晨一点。车窗外逐渐传来微弱的声音。

  “等等,你听这是什么声音?”马队警觉了起来一手虚掩住小赵的嘴。

  “是风声!”

  “快下车看看!”说着俩人一拉门下了车。

  马队和小赵两人下车能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流涌动,这流向明显是往西去的样子,为了避免错误马队又用手指沾了一点唾沫在上面。

  “确实是西风,绝对不会错。”马队肯定的道。

  “我来喊!”小赵把这个工作揽到了自己身上,迎着西风他做好准备,舒缓了一下紧张的情绪。

  “你与我这厢来,来,来,来。”

  小赵三个来喊完后略等了片刻,也没什么动静,风仍旧是吹,也没见什么大哥说的拉车人。“这不会是骗咱们吧?”俩人对望了一眼都开始产生了疑惑。

  北京农村并不像城市里面一样有路灯,一到了夜晚街道上黑蒙蒙的,除了月光和闪烁的星星外就是个家窗户中透出的光亮和那辆拉达大灯所照射出的光芒,车的周围尽是黑暗,静悄悄的。十字街再往东不远处就是村口,村外都是麦田,由于天气已经入夏,青绿色的麦穗张的一片一片的,此时此刻除了风声就是麦穗撞击的沙沙声。

  小赵和马队的眼睛就一直盯着西面,盯着盯着,忽然小赵猛的回头好象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说道:“大灯!把大灯关上!。”马队这时也好象明白了什么,一下伸进了车窗拨掉了大灯的开关,瞬间四周立即陷入了黑暗。

  今晚的半个月亮洒出银色的光芒,虽然不那么明亮,但也能让人把物件看个大概轮廓,就在这个时候十字路口的西面有什么东西凭空动了,远看好象是个小白点,白点在黑暗中左右晃动,慢慢的变大,而且越来越向他们靠近…

  难道这就是那辆“车”?两个人的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儿,这辆车慢慢的迎着他们跑了过来,距离的越拉越近,逐渐一个清晰的轮廓显现了出来。这是一辆老式的人力车,就像电视剧骆驼祥子里刘四爷车行里的人力车一模一样,两个高大铁色的木轮上架着一个双座车厢,车厢上挑着个布篷子,在前面扶握着车把的是个男人,车夫穿着白色的汗滩,上面光头没戴帽,下面一条灰裤,脚下影影绰绰的看不真着。

  俩人看到这都顺着后脖埂子就开始冒凉气,脑门子也见了汗。纵是像马队长这样办案多年的老手也难免心里发憷,既然已经到这步了不往前走也不行了,他们咬着牙克服着心理的恐惧就站在街口等着“车”的靠近。

  车夫拉的并不快,小跑起来车身也在跟着抖动,三晃两晃的停在了俩人的面前。

  “贰位要车啊?打算跑趟哪?”这个车夫在他们身前五六步的距离放下了车把。

  小赵和马队此刻的心清非常的复杂,既有恐惧也有惊奇,面对这种从来没有涉及过的领域第一次的接触确实让他们吃惊,经过了片刻的沉默之后,小赵逐渐从恐惧中梳清了一丝理智。

  “受累,您来趟南口。”他尽量模仿从电视剧里学来的那些口吻。

  “哎呀,那道儿可不近啊,一来一回得费不少脚钱。”从车夫的口气中听的出他是想拉这趟活儿。

  “多儿少钱拉吧?”小赵问道。

  “您给五块钱”那车夫也没含糊说了个数儿。

  “走。”小赵夯都没打就上了车,马队也跟在后面一起坐了上去,在蹬车之前马队一直试图看清楚车夫的相貌,但始终瞧不真着,为了防止节外生枝,很快他就放弃了。

  这辆车是双座,上两个人一点也不显拥挤,小赵坐上车之后左瞧右看认真端详了半天,车厢并不像是虚的,就跟实物一样。木把手布篷子都是真真的,一点也不像是化出来的。这就奇了怪了?这领路的车夫是谁呢?难道是大哥安排的什么人?带着疑问这辆“车”往东跑去。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道路两旁的景色开始模糊起来,小赵还以为是自己的眼花,就揉了揉眼睛,就在他揉眼睛这么会功夫周围环境忽然一变,放下手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片乱坟岗,突如的变化几乎吓的他要惊叫起来。小赵揉眼的同时马队不约而同的也在揉眼睛,当他发现周围的变化时也表现出了无比的震惊!

  四周是一片黑暗只能看见拉车人卖力的迈着大步,借着月光望去周围是一座座的坟茔,一座连一座好似迷阵一般伫立在哪里看起来格外的阴森恐怖。

  小赵和马队相互对望了一眼,他们都可以从对方眼中看到恐惧的影子,这一切实在是太过诡异,东店村的老坟按说已经在前些年彻底推平了,可这些坟头又是哪冒出来的呢?这附近多少里之内的坟地都已经统一规划了,再远到七北路附近也许还能见到,但那绝对不是十分钟就能到的路!小赵的手开始颤抖,精神极度紧张的神经让脸色慢慢的开始发白。马队发现小赵的神情有异,立即伸出一只手重重的拍在小赵的后背上,或许是马队警察身份的缘故,这一下倒打松了小赵紧绷的神经,他只感觉到背后一疼,脑中顿时清醒了许多,马队冲着小赵拍了拍胸口比划出一个放心的动作,这让小赵安心了许多,此刻,马队非常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惊慌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冷静面对眼前的情况才是化险为夷。

  就当两人澎湃的心情刚刚要开始平静下来的时候,“车”猛的停了下来。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图说北京三千年

北京三千年,建都八百载,多少鲜为人知的政界往事曾在此风水宝地轮番上演?玄机重重的文化谜团,伴随着帝王显贵长眠地下,至今还有多少未曾揭开神秘面纱?无奇不有的民间传说,皇城特色的平民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散发出独具特色...[详细]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有故事的老北京皇城建筑

[老北京皇城建筑的故事]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风光旖旎的颐和园、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园林艺术的瑰宝圆明园是北京最知名的古代建筑,在那里人们可以瞻仰往日皇家的威仪。其实,一些不太被人...[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