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十九) --

  百度一下

  师傅经对词的要求并不严格,但对韵律和辙口的相当看重,往往一场法会下来唱的是既押韵又幽默,除了能起到安定死者的作用,还可以为苦主排解一些忧愁。此外,师傅经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不会让仪式冷场,不管你念什么唱什么总要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这样使亡者的心境才会得到平和,大哥唱的就是这些个词儿。

  唱完前面的大哥又打开装着胯骨和腿骨的纸包继续唱道:“左边梨树摆三摆,你的命来我知道,不走动东来不去西,只因此处风光好。”唱完了他起身将最后的头颅捧了起来。

  “瓶中甘露如来置,要去尘劳不净身,神主上位,且归。”念完他将最后的头骨安放完毕,言罢大哥将准备好的小牌子放在坟前点上香,又拿出几张白纸钱往天上一抛,散出一个芝麻开花节节高,示意俩人开始埋。

  小赵和马队在一旁都看楞了,这个可以说完全搞的是封建迷信那一套,尤其是马队,他可是来查案子的,现在有一搭无一搭的跟着开始搞起这个,这让他心理十分不爽,但要毕竟这是为死者求得安息的事,尸骨还是要埋的。于是,他心有不甘的开始陪土,不大会功夫一个不大的小坟丘出现在土丘上。

  “这基本就弄完了吧?”马队有点不大情愿的样子,这几天来没调查到案件的情况反而遇到了不少怪事,看来自己是不打算再这件事上多花费功夫了。

  “这里的事基本就完了,但还有一个事我们办不到,得求您来亲自出马。”大哥说道。

  “那您说吧,反正我在这里也没查到什么。”马队显得很失落的样子。

  “现在坟咱们算是移完了,但我之前提到过的镇物现在还一点也没弄呢。”

  “那您的意思是?”马队还没搞明白大哥的意思。

  “您知道小营环岛有一尊李自成的碉像么?”大哥问道。

  “开车路过几次,怎么?要用到它?”

  “不错,正需要借它来用用。”

  “要放在哪里?怎么弄!?”马队瞪起了眼睛。

  “您得帮我们把它鼓捣到西关环岛去。”大哥肯定的说。

  “这不是胡闹吗!”马队大声叫嚷起来。

  “这是能随便动的东西吗?那可是国家统一规划的建筑!怎么可能你随便一句话就挪到别的地方去!况且我也办不了这事啊!”马队觉得大哥闹的已经有些出圈,这个别说自己办不到,就是能办到也不会把碉像挪到西关去,这不是撑的吗!

  大哥耐心的解释道:“用别的东西怕不太合适,眼木前我能想到的只有这尊闯王像,李自成虽然农民出身但确屡败明军能建立大顺政权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况且之后又攻克北京城推dao了大明。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每个奇迹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需知这…….。”大哥还想讲下去,但马队已经不给他机会了。

  “行,您说您的,但我不能说为您给我讲个故事就干出这种事,而且我还没那本事说挪哪就挪哪。”

  大哥的态度非常好,很细心的要为马队做讲解:“您听我说完,这如果不移动的话就档不住这气脉的流动,将来难保它不背什么东西在召出来……。”

  “你行了吧,我这都耽误多少天事了。我得回局里了!”马队十分不耐烦的甩开了大哥,一个人走出了陵园。

  小赵连忙帮大哥一起收拾东西,俩人很快装好了背包赶了出去。可最后还是晚了一步,那辆黄色的拉达闪烁着灯光已经远去。

  马队的突然翻脸这个大哥也没想到,最难的这步恰恰就是挪动李自成像当镇物,眼看着马队这个唯一可能帮到他们的人走了,大哥只好摇头苦笑回身向小赵说道:“这脾气可够拧的,得,看来咱俩还得走回去…”

  拉达车飞驰在开往市区的道路上,一路跑来马队一直在回想这两天来遇到的各种怪事,这几天的遭遇是他闻所未闻的,而且这次的调查也没有让他得到一点收获,出苦力不说还让人当猴子来耍弄,他实在是有些沮丧,两个小时之后他回到了位于西城区的北京市分局。

  当他坐到办公室打开台灯打算将这些天的调查写成一份汇报,但怎么写?写我遇到鬼了?写我去帮着人家挖坟了?我信别人也不会信,这个报告该怎么写呢?就在他挠着头发写汇报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敲响了。

  “啪、啪、啪。请问马副队长在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谁呀!这么晚了还来局里,我们这晚上不办公,有事你明天来吧。”说着马队走过去推开门打算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晚了还来找他,也不知道传达室的老王是怎么看的大门,这么晚还放人进来。当他打开大门的时候他楞住了,这个人好面熟,好象在哪见过?似乎是报纸上,忽然马队猛的一拍脑门。“哎呦,怎么是您啊?。”

  接下来办公室的灯亮了一整夜,谁也不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

  五天之后,落座于八达岭小营环岛转盘上的李自成像被正式挪动到了昌平西关环岛。得知镇物挪动到西关的消息之后小赵非常高兴,事情竟然能够如此顺利的解决!但他不知道,当天的北京晚报上还有这么一条消息:密云水库一案经过调查系司机酒后驾驶所至,有关部门提醒广大司机务必遵守交通法规不要酒后行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案二的故事到这里算告一段落,这也算是个不是结局的结局,留下来的疑问我将来后面的几个案子里逐一解释,谢谢大家继续观看老案的第三个故事。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图说北京三千年

北京三千年,建都八百载,多少鲜为人知的政界往事曾在此风水宝地轮番上演?玄机重重的文化谜团,伴随着帝王显贵长眠地下,至今还有多少未曾揭开神秘面纱?无奇不有的民间传说,皇城特色的平民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散发出独具特色...[详细]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有故事的老北京皇城建筑

[老北京皇城建筑的故事]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风光旖旎的颐和园、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园林艺术的瑰宝圆明园是北京最知名的古代建筑,在那里人们可以瞻仰往日皇家的威仪。其实,一些不太被人...[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