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二) --

  百度一下

 “这刚才接了个电话厂里的几台加工机坏了,我以前是南口化肥厂离休的工人,在厂维修部工作,现在维修部那几个小年轻摆弄不好机械,为了不耽误生产叫我就连夜去帮着拾道一下。”老者笑咪咪说着。

  “那您老可真是爱厂活雷峰,人退心不退啊,哦对了,瞧我这脑子您老贵姓?”小赵称赞道,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是他自小立下的宏愿。

  “别这么说都是为了建设四个现代化嘛,免贵我姓金”俩人越说越投机,慢慢的消磨了不少的时间。

  月上枝头,几个人已经在镇上的车站等了2个小时了,眼看都11点半了车还没来。学生模样的人又开始抱怨起来。

  “不是说马上发车吗!这都俩多小时了怎么还没来”

  一旁的司机也跟着着急“是啊,说马上发车怎么还没到,按钟点车早该来了”

  “指不定都干嘛去了,有车没车还不知道呢,哼”大姐在一边甩了句闲话,听的司机一阵的尴尬。

  就在这说话间,远处灯光一晃,一辆单包公交车缓缓的驶入站台。司机此刻心中一喜随即站了起来喊道:“车来了,大家上车吧!”随即引来大家的欢呼声。

  小赵和老金聊的正起劲,忽然听到车来了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那边,借着月光小赵瞧见这辆“老车”,这辆车显然是有些年头,有点像72年退役了那种老式公交车,车身像个大面包一样,上面的油漆都已经开裂,薄薄的铁皮翻在外面,下面车灯的照射窄小而昏黄,真不知道这么点光司机是怎么看见前面的道的,但终归是能走了。说着俩人开始收拾准备上车。

  当车进站之后,车门“嘶、嘶”的打开,没有听到气门的放气声,在车下往上看,看不清楚司机和票员的相貌,车内也是黑漆漆的。

  司机第一个冲了上去:“哎,刑主任您怎么来了,还劳动您来送人”

  黑影之中一个稍上年纪的声音回到“队上没人了,你赶紧叫大伙上来吧”

  司机应了一声开始招呼大伙上车,小赵一看确实是来接他们连忙站起来帮着老金去提包袱,前面大姐和学生与老头及其票员派着队往车上走,小赵搀着老金提着包袱在后面跟着,眼看着前面的人都上车了小赵刚要迈步往上走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在他眼前一晃,面前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从后面看这个女人的背影相当好看,细细的腰身白白的皮肤,身上的白衬衫跟浆过似的直挺,脑后还梳着抓髻。轻轻的走上车厢没有发出半点脚步声。

  都这么晚了,还有坐车的啊,刚才怎么没看见?小赵也不多想拔腿就要上车,这时他的左臂突然被什么抓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老金抓着他的手臂蹲在地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大叔儿,您这是怎么了?”

  “哎呀~~不行,不行,赵儿啊,赶紧帮我拿药我这是肚子疼的老毛病,不行了,赶快拿,在包袱里”老金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小赵一看老金难受就烦了难说道:“大叔儿,车都来了我先背您上车吧,车上我帮您找”

  “不成,不成,我这毛病一疼起来动不了地方,快帮我拿药!”老金坐倒在地下。

  这可怎么办啊,这车人不能就这等着。他想着往车上一看几个人都找好了作为坐了下来,想了一会他放下包袱开始为老金找起了药来,这举动引起了车上人的不满。

  “都这么晚了,你走不走啊!不走我们可走了”大姐碎碎叨叨的念叨着。

  小赵一看实在是等不了就跟司机说:“你们走吧,别管我了”。

  “你事真多!”大姐哼了一声招呼开车,车门随即合了起来开向了远处。

  小赵在老金的包袱里左找右找尽是些修理用的仪表和工具没见到有药的样子:“您这药在哪呢?怎么没有啊?”说着他一回身看见老金从地下站了起来远远的看着汽车走的方向叹息,不象有半点生病的意思。

  “您好了?”他疑惑着问。

  老金一见车走的都没了影子这才转回身来,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一丝痛苦神情。

  “小赵啊,你别找了,我根本就没病,刚才都是骗你呢”

  “哎~您这么大人还开这种玩笑,早知道我就不管你自己上车走了”小赵十分生气,这么大岁数的人居然耍自己,这一趟可是末班如果没做上就得等明天早上了,刚想找老金理论确被他的一句话噎了回去。

  “我要是不把你留下你的命怕是就没了”

  老金的每个字非常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那股子认真劲儿说的小赵心里一动。

  “您说什么?什么就没命了?”

  “我说你要是上了那辆车你就没命了”老金的这句话说的小赵心中突突乱颤。

  “老师傅,您可别蒙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你没有发现刚才上车的时候你前面那穿白衣服的女人没有脚面吗?”

  小赵仔细回想了一下还真没什么印象,似乎没注意那女人的脚下是什么样子。只是感觉他走路不晃肩非常平稳就像是飘一样。

  “可能这事你不信,但我要告诉你,我这就是救了你一条命”老金斩丁截铁的说。

  跟着老金的指引他越想这个事情越不对,按说夜班的车都是车队里最好的车,怎么就轻易坏了,而且,那女人过来的时候确实没人注意到。

  “大叔您跟我说说吧!”小赵百思不得其解。

  “我说出来你可别吓坏了,刚才最后上去的不是人”

  “那还能是个鬼?”小赵有点戏谑的道。

  “就是个鬼!”老金重重的确认了一句。

  “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她没有脚面吗?人家都说死人没有脚,其实那是传疵了,死鬼的腿还是有的但看不见脚面,你没看他鞋上都看不出颜色?这叫脚下虚,仇人虚,死鬼才有这个。”

  “那我当时要是上车,怎么办?”

  老金笑了:“小伙子你要是不管我这把老骨头,我也就随你去了,你的死活跟我就没关系。”

  小赵本来对鬼神之说是不相信的,但老金说的如此真切也不得不让他多思量思量。

  “可能你根本不相信我说的,不过这没事,今天你没上那车就是好事,这么晚了你今天就别走了住到我家去,明儿破了晓你再走别再碰上什么不吉利的事。”说着老金就招呼他往自己家走。

  事以如此,只能先把今夜挨过去。小赵心里不大痛快,但还是跟着老金去了他家,强忍了一宿第二天早早的就坐上头班车回了学校。

  学校的生活忙碌而充实,两天之后就当小赵快把这件事忘掉的时候一通电话找上了他。负责接电话的大爷急急忙忙的找到了小赵,也没管他是不是在上课和老师打了个招呼就拉出了教室。

  “有电话找你,是市公安局的!”传达室大爷很严肃的说道。

  “市公安局找我?我可没干什么!”小赵有些紧张,他可是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犯歹的从来不干。

  “别想那个没用的,要是你干了坏事县大队就直接来人拘你了,还用给你电话”大爷安慰了一句,小赵一想也是,估计没什么正经事也许是熟人和他开个玩笑。

  来到传达室他拿起电话时一句话让他刚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

  “你是赵XX同志吗?我是市局刑警队的马XX副队长,我们有个案子需要向你了解情况”

  “马队长,您是不是找错了?我可不知道什么情况”小赵被这话搞了个云山雾照。

  “密云水库东区发现了一辆老旧的大公共和六具尸体泡在水中,我们接到举报你当晚似乎是最后见到他们的人,麻烦你来趟市局帮我们认一下尸体,喂~喂~在听吗?”

  小赵对接下来的话已经不在走脑子了,难道老金当晚说的都是真的?不管如何,他应下了马队长的邀请,跟学校请了半天假又跟校务处的老师借了辆自行车,从南口开始往市内跑!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图说北京三千年

北京三千年,建都八百载,多少鲜为人知的政界往事曾在此风水宝地轮番上演?玄机重重的文化谜团,伴随着帝王显贵长眠地下,至今还有多少未曾揭开神秘面纱?无奇不有的民间传说,皇城特色的平民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散发出独具特色...[详细]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有故事的老北京皇城建筑

[老北京皇城建筑的故事]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风光旖旎的颐和园、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园林艺术的瑰宝圆明园是北京最知名的古代建筑,在那里人们可以瞻仰往日皇家的威仪。其实,一些不太被人...[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