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八) --

  百度一下

 “难道您刚才说的那个闺女就是这件案子的凶手?”小赵问道。

  “啥凶手不凶手的我可不敢说,但你们碰见的那个女鬼的穿着到和她上吊时候穿的一样。”说到这老太太喝了口水歇了一会又继续道。

  “她死之后能有个几年吧。这条路就开始不太平,前前后后出了几挡子事,先是夜班车上无缘无故的吓死人,后是大公共也莫名其妙的掉进沙河里,这条路前后死了不少的人,全是那种红色大公共闹的,那天他爹的尸首就是被拖在大公共的屁股上拖啊、拖啊,那孩子的心就那么颤啊、颤啊的,怨气都奔了心里去,我们幺麽怕是那孩子找人报仇呢。”

  “后来断断续续这个事儿闹了段日子,直到头些年换了那种后面拖屁股的新车,车的样子也变了,才再也没见过出事。”

  说到这老金在一旁插话了:“这么说那天后来到的那辆老车又把她给招出来了?”

  “亨是吧”老太太点点了头。

  对于这点马队长到是了解的比较清楚,事发当晚,204号车确实发生过故障,由于是末班车队上的车都在库里,只有一辆老式的维修车放在外面,所以调度室主任就只能把它开走,而这辆车恰巧就是辆车旧式大公共。(以前每个车队在淘汰下一批大车后都会从中选出辆车况比较好的留下当维修应急车辆)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晚能开出一辆老式大公共的原因,可能正是因为这种老式车辆的给女鬼留下的印象太深所以才会引的女鬼出现继续报复车中的乘客。

  看来女鬼对杀死它父亲的高干子弟的怨恨由于寻找不到发泄的目标,所以转嫁到了对老式大公共的身上,通过袭击老式大公共车上的乘客来寻求复仇,那么今后只要注意避免使用老式的车辆应该就能避免血案的再次发生,小赵的心里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

  “那今后只要不用这种老式的大公共是不是就不会再出事了?”

  “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老太太的又开始叹气。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那块地方是这个村儿的祖坟,也就是埋它们父女的地方。这个事本来到这就应该完了,可头些时候国家不是想要南边那块地做什么什么园区吗?”

  “生命园区”马队长补充了一句。

  “不管叫什么了,为了那块地把坟头一平就又出事了。”

  “不是只要不再用老式大公共就没关系了吗?怎么还闹啊?”

  “虽然说是不闹了,但根基可还在那里,你让个活人搬家不给够了人家钱人家还不愿意走呢,况且是个死人,对风水要求的更高,你不把它安顿好了它能让你舒服喽?”老太太反问了一句。

  “那您看这事怎么能安生了?”老金问道。

  “这个我也说不好,我这知道的我告诉你,不知道的我也不能瞎说。你要真想寻个破解到也不难,这村里有能人。”

  “您说的是?”

  咱们村住着一个“大哥”,大哥知道的比我们娘们强的多,你看你们要不着急走我就带你们去一躺,咱们看看他去。

  “那还真是麻烦您了”说着几个人也就不在客气站起来就走。

  刚要出门的时候老太太一起身把点心和水果提在手中:“这东西别搁我这给他大哥拿去”。

  大哥只是对村里能人的一种尊称,实际的岁数可能不一定比崔老太太要大,也不知道这人是从那学来的本事,就是对乡土间的这些个怪事有破解的办法。这个村谁家闹点什么大都来请他帮忙给看看,有多灵验不敢说但基本上保你平平安安的是没什么问题。

  东店村虽然有个几千户人口但也并不十分巨大,几个人拿着东西不大会功夫就来到一家门前。这家是个二层的小楼,红油漆的大门,正对门是个大影壁,上面写着中正斋庄几个大字,转进去是海蔓的院子,廊下两列茶叶沫色的养鱼缸,每个缸上甭管有没有鸟都会吊着个笼子。这个叫飞天入海,是个家宅兴旺的局。从这排场来看这家的主人就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崔老太太显然和大哥很熟,很快的他们就见了面。几个人落座之后分别到上茶水,老太太把来意一说当时大哥点了点头。

  (此人确实有些能为据说跟谁的关系好就会写张黄纸送给谁,你把这个纸放在钱包里揣好此后自己不会遭贼,我听说有个人去大哥那求了张纸带好以后坐公交车,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一个劲的拽他的口袋,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小偷在夹他的钱包,但夹了两次都没有抽的动。下车之后他拿出来一看钱包就在裤子口袋中,也没有什么钩挂之处但钱包就是没有被夹走,只有那黄纸露出一个小角来。)

  “这事吧到也不难,只是我想先问问几位,你们真的信鬼信神吗?。”大哥问了一句。

  但凡是乡土类的传说和鬼话你如果相信它有那么它就存在,你要是全面否定那么就完全没有,所以几个人的态度可以说是能否决定解决这件事的一个关键。

  到了这时候老金和小赵猛的点了点头,毕竟他们都是曾经经历过这些的人,说不信事实摆在眼前,这里面惟独马队长不可置否,他还是愿意相信这里面有什么其他的因素,也许讲神讲鬼从开始就是一个骗局。

  大哥对他们的答复基本上还算满意接着说道:“这神呀鬼呀,也不是我说就有,我不说就没有,你信它,它就出来,你不信他也不躲你,早早晚晚你能碰上只是没注意罢了。”

  “这个父女的事儿呢我早先也有点耳闻,只是我是后来搬来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然听说过可也没多管。既然你们来了打算弄个明白我能帮上忙的地方自然是不会惜力。”

  大哥说道这回身从架子上取下一份地图,在条案上展开说道:“这张图就是咱们村的土地规划图,你看这里就是国家要占的那片地。”他用手点了地图上的一个位置。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图说北京三千年

北京三千年,建都八百载,多少鲜为人知的政界往事曾在此风水宝地轮番上演?玄机重重的文化谜团,伴随着帝王显贵长眠地下,至今还有多少未曾揭开神秘面纱?无奇不有的民间传说,皇城特色的平民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散发出独具特色...[详细]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有故事的老北京皇城建筑

[老北京皇城建筑的故事]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风光旖旎的颐和园、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园林艺术的瑰宝圆明园是北京最知名的古代建筑,在那里人们可以瞻仰往日皇家的威仪。其实,一些不太被人...[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