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昌平血案始末(九) --

  百度一下

 “这里就是那片坟地”从这个图上看大哥所点的地方都是一个一个的小红点。

  “这每个红点代表一个坟包。”

  “这么多点得有多少个坟包啊!”小赵惊讶道。

  按照大哥所点的位置上看,红点密密麻麻一大片,少说也得有几百座。对于寻常的坟茔地来说这个数量在北京确实是算多的了,一个坟包也就起个几十年,坟头土一打去也就找不到了,红点显然代表这个坟头还是有后辈人照顾的。

  “这个图是当时村长特意拿过来的让我帮忙看看从哪动第一铲土,从哪揭第一块砖的,看完我就留下了,也没想到你们到用上了。”

  “这图上的标识的坟地规模非常大,这在北京的墓葬历史上也是很少见的。”大哥对这块坟地的规模也表示过惊叹。

  “嗨,他大哥,这事你不知道,这个说来话长。”崔老太太在一旁插了话。

  “别看那坟包多,可里面没多少躺人的,头些年推的时候说国家按照一个坟头800块钱给补偿,这村人一听有钱拿登时就疯了,有坟没坟的都去那堆了个土包,那父女俩的坟包本来就不起眼,想给他们挪动挪动都没地方找去,你看现在可好,那片地都推平了,更找不找着了。”

  大哥点了点头:“这就是了,死人都讲究个入土为安,她现在连坟都没了,能没点怨气吗?虽说眼目前国家不再使用老式的大公共已经没什么东西能再把它招出来了,可也不敢保证她住的地方被推了还会不会继续跑出来害人,能拴得住它的地方现在可没有了。”

  “就好象是个被强拆的人也没做安置,它没地方住所以就闹?”小赵打了个比方。

  “哈哈,这话虽然不对,但道理差不多”大哥答道。

  “这人毕竟是横死的,死前受到过很大的刺激,怨气非常重,这始终是一个症结,这都十来年了游魂还能出来报仇可见当年的怨恨有多深。得想办法排解,不然,这股怨气不散将来可能还会来害人。”

  “那照您的意思是?”老金也想知道这后面的事。

  “其实非常简单,就是重新给她找个家,让他入土为安。”大哥说道。

  “怎么做?”小赵问道。

  只见大哥豁然站了起来倒背着双手来回走了两躺溜儿,慢慢的压低了声音:“这到不是怎么做,是该谁来做?。”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老金问道。

  “我说几位,其实你们从刚才进门的时候起我就幺麽这可能是为这个事而来,既然咱们见了面就是有缘之人,我之所以跟几位头一次见面就说这么多实际上也是希望能有人来管管这挡子事,我瞧你几位中还有位行伍出身的朋友啊?”说着他勾了勾食指做出打枪的样子。

  马队只是一笑,在干警察以前他还真是从部队上退下来的,现在也干拿枪的买卖。大家基本上都明白这说的是他,只是大哥是怎么知道的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希望几位能重新帮它找个家!”大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您是说给它移个坟?”老金问道。

  说到这小赵也插话了:“嚯,我这不变成了拆迁办公室了。”接着传出众人的一阵笑声。

  “话是不错,就是希望你们中有谁能帮它动动地方,你们看从这往西北走”说着大哥一领大家的眼神。

  “一直往东北走,怀柔县有一处高山叫做元宝山。那块地方正对着现在的故宫,附近遍种梨树是块上好的风水宝坻,群葬的话再合适不过,要是能把它的家挪过去,再选个镇物安在咱们村的老坟附近那就可以保证今后它不会再闹。”

  “这镇物倒是好说,只是…”说到着大哥略微一沉吟。

  “这尸骨现在怕是不大好找了,你们也知道,老坟已经被推平了,眼下那里只是一片荒地,想从中找出它的坟茔这个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虽然这里到有些办法,可…”大哥说话有几分吞吐。

  “可不知道几位有没有这个胆量去起它的尸骨。”大哥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在几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随即说道。

  “想必几位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玄的呼的玩意儿,虽然几位都对这个事儿有意思,但想必也是抱着听听看看的想法,真要是说做,这可能就没人愿意管喽。”大哥的话其实说的也对,毕竟没多少人愿意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您不用拿话将了,这个事儿我要参与。”说话的是马队长,其实到现在他仍旧没有搞清楚一丁点的线索,倘若能通过解决这个事儿能得到什么线索的话他是十分乐意的。

  “我也去!”小赵一举手。小赵的经历可以说是从恐惧到好奇的一个过程,本来在他内心中对神鬼之说并不相信,但这些日子以来的经历与得到的这些说辞让他的观念发生了一些转变。好奇心旺盛只是一方面,另外,如果能够通过某些方法为别人解决问题对他来说也是件好事,想来想去他只有去的理由而没有不去的问题。

  已经有两个人打算管这挡子闲事了,那么众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老金的身上。

  而老金的脑袋摇的像是个拨浪鼓一般:“不去,不去,我可不去。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万一撞上点什么怎么办,我刚退休还没过上几天舒服日子。”

  “是有一些危险,不过按照我说的去做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大哥补充了一句。

  “不行,不行,我可不行,别看我聊天说话还行,但真干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别算我,别算我。”老金双手连摇。

  老金推辞再三,几人一看确实是不能勉强他这件有些危险的事儿,再加上他也上了几岁年纪,确实不太合适也就没再说什么。

  大哥一看能办这个事儿的人也就是他们两个了,就把椅子搬到他们的对面。

  “两位可真是有心之人,既然你们愿意走这一遭,我自当襄助。你们看。”说着他又指向那张地图。这次指的位置是村南口的一个十字街口。

  “明天夜里一点,你们两个素身来到这里,身上别带其他的东西,只需要拿一条纸绳儿和十来张整张的大草纸。”


版权声明
墙根网小说频道刊登的所有小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严禁下载和传播,如需要请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所有以商业为目的的转载请先取得作者同意,谢谢。 墙根网小说频道主要刊登以北京生活、历史为题材的长中短小说,欢迎广大写作爱好者在本站刊登,同时也希望广大读者对小说内容指证。
推荐阅读

“双桥老流氓”-- 一个人潜入京东村庄强奸380人...

“‘双桥老流氓’?谁让你找我问这案子的?”老孙瞪了萨足有半分钟,忽然眼睛一翻,厉声问道。 就这一声,萨差点儿把采访的笔记本儿扔了。老孙生得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寒暄的时候慢声慢语的没觉得,这冷不丁一发威,二目如电,那感觉活...[详细]

图说北京三千年

北京三千年,建都八百载,多少鲜为人知的政界往事曾在此风水宝地轮番上演?玄机重重的文化谜团,伴随着帝王显贵长眠地下,至今还有多少未曾揭开神秘面纱?无奇不有的民间传说,皇城特色的平民生活,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加散发出独具特色...[详细]

北京老案之京密水渠浮尸案

老案三虽然作为一个独立的故事但情节也会继续承接老案二,老案二里的疑问我会逐渐让它浮出水面。这个案子确实发生过,但为了免去麻烦角色都是改换过名字,大家看的时候还是当一个故事去看,什么真不真的,乐呵乐呵完了。 ...[详细]

是哪些女人动了皇帝们的“第一次”?...

 中国宫中男子的结婚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大多数是在13岁至17岁之间,几乎所有的皇帝、小皇帝、太子在正式结婚之前都已临幸过女人,有着熟练的性经验,有的甚至已经生儿育女。西晋的痴愚皇帝晋惠帝司马衷,在做太子的时候,13岁...[详细]

有故事的老北京皇城建筑

[老北京皇城建筑的故事]北京,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风光旖旎的颐和园、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园林艺术的瑰宝圆明园是北京最知名的古代建筑,在那里人们可以瞻仰往日皇家的威仪。其实,一些不太被人...[详细]

北京老案之昌平血案始末

这个故事传的比较广泛,和以前北京城北经常传的一个公交车失案有关,传说里是有这么回事,但具体是哪条线这个我不好断言,我所追查的是去往昌平345那条线,大家提到的别的线路可能也有,但我只说我知道的345这条线的情况。故事里...[详细]

北京老案之西单人肉包子铺案

北京的西单在解放前那可是个繁华的地方,“东四、西单、鼓楼前,前门外边赛过年”,这句谚语但凡在北京生活过的多少都有点耳闻,就在这一片繁华的背后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一时的大案“西单人肉包铺案”。这案子说大影响也大,向...[详细]

北京的味道

北京是这样一个少有水色的城市,倒是大风常常来光顾,不适合我这样谨小慎微的人来居住,我需要喝很多的水才能防止内心的干燥。等我后来好不容易租了房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也开始对北京说三道四起来,哪管这一切的...[详细]

玩在北京

吃在北京

网友评论

图书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