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文化京韵遗风老北京的“吆喝”艺术

老北京的“吆喝”艺术

2012年03月05日

老北京的“吆喝”艺术[墙根网]
叫卖老人白纯带着年轻人叫卖。记者 李飞 摄

 

老北京的“吆喝”艺术[墙根网]

卖小金鱼儿的。

 

老北京的“吆喝”艺术[墙根网]

卖脆枣的。

 

老北京的“吆喝”艺术[墙根网]

卖鲜花的

 

  老北京的商贩在吆喝之前都会用手拢住耳朵,对于这一标志性动作的成因则众说纷纭。有说是为了拢音,有说是要示意别人吆喝即将开始,免得突然一嗓子吓着了孩子。

  北平小贩的吆喝声是很特殊的。我不知道这与评剧有无关系,其抑扬顿挫,变化颇多,有的豪放如唱大花脸,有的沉闷如黑头,又有的清脆如生旦,在白昼给浩浩欲沸的市声平添不少情趣,在夜晚又给寂静的夜带来一些凄凉。

  ———梁实秋《北平的零食小贩》

  北京街巷中抑扬顿挫的吆喝声,对于许多那时的孩子来说,首先勾连起来的都是一种让他们垂涎欲滴的况味。这也是被老舍夫人胡潔青赞为“京城叫卖大王”的臧鸿关于老北京叫卖最初的记忆———

  叫卖大王的“童子功”

  臧鸿还记得小时候被西瓜叫卖声吸引,“红的瓤儿高啊,黄的瓤儿甜咧,吃到嘴里赛糖疙瘩,月饼馅儿也不如它,这块两个大(铜板)哎———”跟在奶奶身后的小臧鸿终于挡不住满嘴的口水,抓着奶奶的胳膊摇来摇去,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奶奶到底拗不过,“但家里一天的油盐钱也许就没了”。

  臧鸿9岁那年(1941年)春天的一个中午,家里几乎断粮。臧鸿和对门的“小歪子”决定去卖报赚点钱。两人到和平门外找到一位批发报纸的老先生,连求带跪赊出了200份报纸,结果俩人卖了好几天都没卖完。

  有位一天能卖出500份报纸的老人问他们是怎么吆喝的,臧鸿回答:“不就是见人就问‘先生你看报吗?小姐你看报吗?’之类的吗?”老人说:“这哪行啊!你得憋足劲儿,拉长音,隔着两层院子都能听见,人家才能出来买你的报啊。”

  第二天,臧鸿和小歪子按照老人的指点,在胡同中扯开嗓子喊,而且边喊边唱。“嘿,不出两个胡同,200份报纸,卖完了!”

  从此,臧鸿特意留心着各种小贩的吆喝。到11岁那年,自己改行卖臭豆腐不久,臧鸿就把一般小贩常喊的“臭豆腐咧,酱豆腐”改成了“臭豆腐咧饶香油,酱豆腐蘸窝头咧”,这下生意登时火了。

  有了这种经验,后来从先农坛东墙外批发蔬菜沿街贩卖,经过天桥、药王庙、磁器口、花市、北羊市口一直到自己家所在的中头条,蔬菜往往就已经卖出了四分之三,“剩下的全是赚儿”。在沿途吆喝时,他已经可以一口气报出三十多个蔬菜名。

  口头广告变身剧院背景音

  北京京味儿叫卖艺术团顾问白纯说:“老北京叫卖原本是流动的小商小贩在胡同中兜售生意,所创造的一种商业广告。叫卖的也不一定是北京人,除去北京郊区的农民以外,在北京做小买卖的商贩还有不少都是天津、河北等地过来的,口音不一样,方言不一样,所以喊出来的声调也并不一致。只是时间一长,彼此之间相互竞争模仿,而且受到北京方言的影响,这才使它染上了越来越浓的北京味儿。”

  白纯指出,解放以后,不提倡个体经营,很快就对过去的个体商贩进行了改造,有的改行,更多的则经过合作化归入了集体,再加上老北京叫卖后来被列为“破四旧”的对象:“这对老北京叫卖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不过,白纯同时指出,“这时,老北京叫卖已开始从口头广告向表演艺术转化。比如,人民艺术剧院排演老舍的《骆驼祥子》、曹禺的《北京人》等以老北京为背景的剧本时,都把叫卖吸纳了进去,作为必要的环境衬托。这其中自然对过去纯自发的民间吆喝进行了艺术提炼和加工,比如声音的起伏、节奏和频率以及措辞都更加讲究、到位。换句话说,这跟原始的叫卖已经有了不同。”


推荐阅读

叫卖大王已离世 京味吆喝绝不断

1932年生于北京一个贫困的旗人家里,祖上7代为棚匠。9岁当报童,解放前做过小买卖,解放后在铁路部门当架子工,后进入铁路文工团,说相声、演双簧,研究叫卖艺术。...[详细]

老北京的“吆喝”

吆喝,说穿了就是大声叫卖,是一种极具地方特色的市井文化。据说,老北京的吆喝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了。不过,现在北京城里会吆喝的人已经不多了,臧鸿却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吆...[详细]

老北京的“吆喝”艺术

 老北京的商贩在吆喝之前都会用手拢住耳朵,对于这一标志性动作的成因则众说纷纭。有说是为了拢音,有说是要示意别人吆喝即将开始,免得突然一嗓子吓着了孩子。  ...[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