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文化古都风情北京地名“寻龙之旅”:闻一多曾住二龙路附近

北京地名“寻龙之旅”:闻一多曾住二龙路附近

2012年03月09日

北京地名“寻龙之旅”:闻一多曾住二龙路附近[墙根网]          

 

  ■编者按

龙年到了。在北京的城里、郊外,分布着不少带“龙”字的地名。历史上,这些地方与龙有什么相关的传说,还有什么遗迹呢?请您和我们一起出发,开始这次神秘的“寻龙之旅”。今天请看第一部分:城区篇。


西城区龙头井街:传说因井中龙头而得名,唐代的龙道村就在附近

中轴线,纵贯着京城南北,是古都的灵魂所在。这次“寻龙之旅”,也从中轴线附近的龙头井街开始。

地安门西大街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我在公交“北海北门”站下车,在路北向西走了一会儿,拐进一个朝南开的小胡同,向前走了几步,映入眼帘的,是一口小小的水井,旁边立着汉白玉石碑,上书三个大字:“龙头井”。看来,龙头井街是因为这口井而得名的。那么,井的名字又是从何而来呢?

传说,清朝的时候,有一年北京大旱,城里的井几乎全都干涸了,只有这条街上的一口水井,水源充足,甘甜爽口。附近的人们纷纷慕名来这里打水。一天,有个小和尚刚把轳辘放下,一探头,不禁“啊”地叫了一声:井中隐隐约约有个龙头,好像在吐水呢!皇帝听说此事,马上派官员去察看,果真发现有个龙头。官员大惑不解,忽听“喳喳喳”几声,抬头一看,旁边古庙的鸱吻(屋脊檐角的装饰物)上面,一只喜鹊正在欢快地啼鸣。官员这才恍然大悟:井中的龙头,其实是鸱吻的倒影啊!虽然谜底是揭开了,但一传十,十传百,“龙头井”的大名在老百姓中间算是叫开了。

当然,这只是个有趣的传说,很可能是后人附会。根据我查到的资料,胡同南段,也就是邻近地安门西大街这段,原称“药王庙街”;北段在明朝称为“人头井”,入清之后雅化为“龙头井”,《宸垣识略》、《京师坊巷志稿》等清代文献就记作“龙头井”。

龙头井的神秘之处,还不止于此。1956年,在北海西侧的爱民街,出土了唐开成三年(838年)唐卢龙节度都押衙周元长墓志,称其“葬于蓟城东北七里龙道之古原”。1976年,在北海西岸的北海中学教学楼前,出土了会昌六年(846年)唐代宋丹初夫妇的墓志,记载宋丹初的夫人蔡氏葬于幽州幽都县礼贤乡龙道村西南一百二十步。唐时,“原”与“村”互用,故而“龙道之古原”与“龙道村”指的是同一个地方(唐代幽州城在今广安门内大街附近,面积不大,而明清时期的北京内城在唐代还是郊野和农村)。有学者进一步考证,从蔡氏的葬地向东北走一百二十步,正是现在的龙头井街一带。这里,极有可能就是唐代的龙道村。如此说来,“龙头”之名,会不会是由“龙道”讹音而成呢?抑或只是一个由唐至清,由农村至城市,“穿越”千年的巧合?

今日的龙头井街,由于邻近什刹海景区,已经重新整治,小巷两侧,一家家商店鳞次栉比;近年又在胡同南段重修了龙头井——就是我刚刚看到的那口井。而一千多年前的大唐记忆,却已随着历史的尘埃,一起飘零而去了……

■西城区二龙路:由演变而来,诗人闻一多曾在附近居住

离开了龙头井街,我直奔二龙路而去。

由于毗邻西单商业区,二龙路附近已经盖起不少现代化建筑,没有任何旧式房屋,不复老胡同的风采。

从历史地图上可以看出,在元代,现在的赵登禹路——太平桥大街一线是一条河道,在明代则是城市排水沟,后易名为“大明濠”。在今天二龙路的附近,大明濠分出两条弯弯曲曲的河汊,正靠近刑部大堂和牢房,成为了护院之河。到清代,清淤不力,河道逐渐淤塞为两个弯曲的水坑,人称“二龙坑”,《京师坊巷志稿》已记载此名。民国初年,二龙坑被填平修路,称为“二龙路”,沿用至今。

1925年6月,诗人闻一多留学归国后,居住在离二龙坑不远的西京畿道。据学者孙玉石先生考证,当时的二龙坑,“有一条水沟,长年积满了死水。闻一多常常从那里走过,看着满沟的生锈发霉的破铜烂铁,剩菜残羹,腐烂的意象,触动了他的诗情,与他对现实绝望和压抑的心境产生了一种共鸣……《死水》,就是闻一多的爱国与爱自由、正义和理想的感情,与一沟死水这个外在事物的契合,是流在笔尖和纸上的诗篇。”

现在,二龙坑早已华丽转身,成为平坦整洁的城市道路,见证着全新的世纪;《死水》诗中所写的“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漪”的景象,也随着旧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