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揭秘原航天部部直大院:与钱学森当邻居

2013年06月25日

2013年6月21日讯,北京,提起文革前的0038部队大院知道的人恐怕不多,但是一提起七机部大院或是航天部大院,许多人都会耳熟能详。从国防部第五设计院到第七机械工业部再到航天部直至今天的航天工业总公司,这个大院伴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同走过六十多年的风雨历程。代号为0038部队的国防部第五设计院成立于1956年,最初是建造洲际导弹的研究院,是我国第一个导弹火箭机构。几经变迁满载着航天人的几代奋斗终将中国人民强军强国的梦想成为现实,见证了我国航天事业在科学技术落后和工业基础薄弱的困难情况下,从研制导弹和探空火箭起步,到实现发射人造卫星、载人航天、月球探测的跨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
钱学森家的琴声
揭秘原航天部部直大院:与钱学森当邻居[墙根网]
钱学森故居。
国防部第五设计院于1965年1月正式脱下军装改名称为第七机械工业部,七机部的名称延续了十几年,改革开放后七机部几易其名于1999年正式更名为航天工业总公司。大院坐落在海淀区阜成路南二街,毗邻玉渊潭公园北门。围着院墙里面是五十年代建成的红砖尖顶的三层小楼,一层两户里面的设施是按照为苏联专家居住条件建造的,全木质地板,大起居室,自烧锅炉等设施。当时大院的大门是由警卫战士站岗的,人员出入需要出示出入证,建院初期几乎每天都可见挂着褐色窗纱的黑色轿车频繁地出入大院,更给大院平添了几许神秘的色彩。直到文革期间人们才知道原来这些轿车里曾经坐的都是来中国援建的前苏联专家。
由于航天部大院的前身是部队建制,所以大院的许多设施都是按照部队的建制建成的,至今还保留着许多部队的老传统习惯。以大院东小门为界,路南的宿舍区是校官以上军衔军官的宿舍,这里曾经住着钱学森、庄逢甘、任新民、屠守锷等大科学家和部长、副部长、以及校官司局长们。路北是尉官处长及科学家们居住,西边是职工宿舍以及服务设施。食堂又分为校官食堂(三食堂)、尉官食堂(二食堂)、士兵食堂、职工食堂(一食堂);操场、露天影院、小卖部、门诊部、幼儿园等都是围着大院中间的办公区建立的。办公区是自成一体由院墙围成的一个独立的小院,东门和西门都有警卫连的卫兵站岗,除了持有特别工作证的工作人员可以出入外,我们家属和孩子们是不能涉足的。那时候的大院虽然给外人及其神秘的感觉,但是在我们的眼中,大院其实是一座美丽的大花园,大院原址曾是玉渊潭公社的一个香椿林,所以这个大院许多的香椿树成了大院独特的一道风景线。大院四季分明,三四月份是五颜六色的鲜花盛开,五月份有满树的香椿芽和扑鼻喷香的槐花,七八月份有挂满枝头的鲜桃、杏子、李子,九月份有甘甜的红枣和诱人的核桃,给我们儿时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小时候我们是聆听着部队的军号声起居,听着警卫战士们出操的口令成长的。
我们家是1961年随着父亲的一纸国防部的调令举家搬到0038部队大院的,刚搬来时,我们家和鼎鼎大名的科学家钱学森叔叔家做邻居,我还在蒋英阿姨的起居室里看见那架一尘不染的大三角钢琴,经常能聆听到蒋英阿姨优美的琴声和歌声。平常只要我们一见到钱学森叔叔和蒋英阿姨他们都会彬彬有礼的和我们打招呼,一点架子都没有。
儿时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大院内的校官食堂,当时父母的工作都很忙,孩子们基本上一日三餐都在食堂就餐,校官食堂的伙食标准是比较高的,食堂的大师傅们都对我们很照顾,饭菜总是给的很足,就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们大院也是按照部队待遇供应,所以大院的孩子们基本是没有挨饿的。校官食堂除了吃饭还有许多其他的功能,除了餐厅,还有供军官干部们休闲娱乐的地方,也可称为军官俱乐部。经常举办一些像舞会、婚礼等大型活动,尤其是逢年过节,校官食堂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军官们和女军官还有家属们在优美动人的音乐声中翩翩起舞,孩子们则穿上新衣兴高采烈的尽情的享用着各色美食。有时在月色的掩映下,顽皮的孩子们会趴在校官食堂窗外偷听在会议室里谈恋爱的年轻军官们的卿卿我我。由于校官食堂在当时条件还是相当优越的,所以在文革时期还被红卫兵造反派贴了大字报,说:“校官食堂是培养资本主义后代的温床。”光阴苒荏,进入21世纪,校官食堂随着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悄然消逝,变成花园绿地。儿时的梦想和追忆随着校官食堂的变迁而变得遥远依稀,但是留在我们儿时美好的记忆是永远抹不掉的。
神秘的小院  
大院每逢周末都要在露天影院放电影,每当这个时候孩子们就像过节一样快乐,早早就吃完晚饭,搬上小板凳去露天影院占座位,夏天的夜晚凉风习习,操场上人头攒动,随着电影音乐的开始,鼎沸的人群渐渐安静,人们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影,并随着电影中的情节激动、高兴,愤怒或是随着音乐小声的哼唱着。有时候赶上热门的电影,正面没有位置了,我们还经常到荧幕后面去观看,虽然电影的画面是反的,大家还是看得津津有味。记得有一次放《小兵张嘎》居然连反面都没有地方坐了,我和小伙伴爬到尉官食堂的房顶上看了整场电影,哈!房上座位效果出奇的好,面前也不会有人挡着你的视线。冬天看电影当然没有夏天那么惬意,但是也丝毫不能阻挡大家看电影的热情,大家会穿的厚厚的棉衣在冬天的北风里看电影,大风有时会将荧幕中的人物吹得七扭八歪的,那也不会打击大家观看电影的高涨热情。当然喽,0038部队在职工食堂楼上也有一个会议室,但是坐不下全院的老百姓,所以在冬天如果谁能搞到一张礼堂的电影票,那绝对是一件被大家羡慕死的事情了。每到寒暑假大院为放假的孩子们组织活动站,将孩子组织起来按照年级分成各个学习小组每天按时做功课,然后举办各种棋类、球类、或是野游等活动,每次假期结束大院的子弟都要在同学中间骄傲的显摆一场。
大院的孩子都以自已是七机部子弟而骄傲,如果男孩子在外面打群架都会有一帮子见义勇为的七机部子弟冲上去为他打抱不平,直到争了上游才善罢甘休。那时候男女界限分的很清,谁要是过界了,就会被大家起哄。男孩子们玩的不外乎是推铁环,扎三角,弹弓子,砸方块、弹玻璃球、攻城计。女孩子们玩沙包,跳房子,跳皮筋,玩箉,攻城计,当然还有最适合女孩子玩的过家家啦。我不太爱玩纯女孩子的那一套,我们经常玩和男孩子一样的比较凶猛的攻城计,经常衣服被撕破,脸上被抓破,大家还是玩得兴高采烈,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相当刺激。尤其是每天做完功课晚饭后,我们一起约定好玩官兵捉贼的游戏,在夜幕的掩护下,那么大的院子到处都是我们藏身的地方,房上,树上,草垛里,地窖里,每天都是我们尽情嬉戏的时光,尽管我们经常是搞得浑身泥土,精疲力竭的回家,而且肯定免不了遭到母亲的一顿呵斥,但是我们却兴致勃勃,乐此不疲。文革期间,大院的许多子弟将父辈压箱底的人字呢军装翻出来穿在身上,腰间扎上武装带,还在大院成立了“卫东战斗队”,在学校里趾高气扬,让其他同学们仰视,正经风光了一气。
虽然,我们小时候相当淘气经常爬墙上树,上房,掏鸟窝,在香椿芽出来时会去偷香椿,摘满院子青涩未熟的果子,但是我们绝对是遵守一个原则,从来不会涉猎神秘小院。小时候我曾去过许多机关大院和军队大院,但是像航天部大院这样大院套小院的大院格局是比较少见的,所以在航天部部直中心由灰砖砌成的高大院墙围成的办公区则增加了许多神秘色彩。办公区小院在我们心中是一块神圣的地方。我们隔墙相望,每年春去冬来,花开花谢,小院却总是那么神秘,是大院孩子们心中的圣地。记得一次我哥哥得到一张可以进小院小礼堂看一部苏联电影的电影票,着实让我们羡慕了好一阵子。在一个夏日的傍晚,我和我的同伴爬上校官食堂的房顶,在绿树掩映下迎着晚霞眺望着小院里神秘的办公区,那里即没有醒目高大的建筑物,也没有引人入胜的特殊设施,映入眼帘的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工作人员和及其普通的灰色办公楼,但是越是普通平常越是引起我们的无数猜想,神秘感越是强烈。在大院住了几十年,我只进小院一次,那是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的日子。直到改革开放以后小院才逐渐揭开它神秘的面纱,展露出真实的面目,只有在那时我们才知道,那时候父辈们为了国家利益恪尽职守,严格遵守保密原则,绝不会泄露国家机密的伟大情怀。
小院是我们童年永远难忘的情结,那时在大院孩子们心中,小院永远就是那么神秘,那么圣洁。虽然现在小院早已物是人非,被新的高大住宅楼取代,但是小院在我们心中神圣的位置是无法取代的。因为这里曾经是中国航天事业的摇篮,从这里曾经走出中国航天事业的缔造者、设计者、建设者。他们用大无畏的精神,开辟了中国人自己的航天事业,曾经的两弹一星、曾经的神舟、曾经的嫦娥、都是从这里起步腾飞的。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