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西郊太平路24号院:工兵司令部的趣事回眸

2013年10月17日

工程兵的领导机关最早是在西单报子胡同一座旧式院落里,1952年搬到北京西郊的太平路24号院,1964年,又往西迁,搬到太平路46号院。我写的“工兵大院趣事回眸”,主要是写在24号院内的一些带点趣味的往事。
北京西郊太平路24号院:工兵司令部的趣事回眸[墙根网]
 
我是1953年9月在南京工兵学校第一期毕业后分到当时的开国上将陈士榘为司令员的军委工兵司令部军训处的,从这时开始我就住进了太平路24号院,和我同时分到工兵司令部的还有其他几个同学。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所有的军兵种领导机关陆续迁到了当时叫“新北京”的复兴路一线地区。工兵司令部是1952年的5、6月间搬到太平路24号大院的,这地区又叫“沙窝村”,要是刮大风,刮起的小石粒砸在玻璃窗上“当当”直响,工兵大院与炮兵大院、装甲兵大院、总后大院、总后营房部大院、总参通信兵部(现为总参信息部)大院相邻,再往东就是空军和海军大院、训练总监部(后改为总参训练部)大院。工兵大院和炮兵大院的“后门”是对在一起的。炮兵大院是坐南朝北,大门是面朝复兴路,工兵大院是坐北朝南,大门面朝太平路。两个大院最初是相通的,没有砌隔离墙,是后来才砌的,工兵大院比炮兵大院要小一些。
 
活力无穷的年轻人
 
工兵司令部机关的工作人员年轻人多,单身汉多,最早成家过日子的主要是科团以上干部。年轻人在一起相处,感到十分快活。我们军训处的单身汉住在二号宿舍楼一层西头,三到四人住一间房子。我和朱良宴、张志贤,都是军训处部队训练科参谋,三人住在一起。张志贤是和我一块从工校毕业的,为人忠厚、老诚,后成为拿国家津贴的爆破专家,可惜前几年永远离开了我们。
我们三人,工作在一起,吃住在一起,亲如兄弟。我们都在大食堂就餐。食堂规定,先一天要定好第二天的菜。菜分甲、乙、丙三样。甲菜不是鱼就是肉。因我们三人把吃饭的钱放在一起,定菜时甲、乙、丙各定一个。
军训处的年轻人十分活跃,精神状态也好,有文体细胞的人不少,机关开晚会或组织文艺会演,军训处的话剧那是有些名气的,自编自导自演,自己动手做道具。机关组织篮球比赛,军训处不是冠军就是亚军。处里不少人会一两件乐器。晚饭后,大家聚在宿舍西头走廊吹拉弹唱,很是热闹。年纪大一点的佟延庆参谋小提琴拉得好,和我一起从工校毕业的张民保吹小号,幽默洒脱的曲文丑打架子鼓,处里的笔杆子李恩荣拉手风琴……架子鼓一敲,小提琴、手风琴、小号,一起吹拉起来。每次都是《步步高》开头。演奏了一曲又一曲,引来不少热情的观众。在观众中有现在称呼的“粉丝”,他们主要是打字室、幼儿园、卫生部门、小卖部里的部分单身姑娘们。“演奏家”们只要不出差,总会聚在一起开“音乐会”。
年轻人在一起,想方设法取乐。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书,正看得入神,忽然“呼啦”涌进来以院校科参谋王庆顺为首的七八个人。王庆顺军龄、级别都比我们要长、要高,“小字辈”的我们称他为“大参谋”。人长得也精干,办事干脆利索,唱起京剧来音正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