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京工兵大院:与毛主席的特殊感情

2013年10月17日

工兵大院,也叫工司大院,曾经是军委工程兵司令部所在地,经过几次精简整编,现已成为一个家属院了,但总部机关和到京外任职的工兵干部退休后还是愿意回到这儿来住,叶落归根,这里才是工程兵的家。
北京工兵大院:与毛主席的特殊感情[墙根网]
毛主席接见参演部队。
 
工兵领导机关成立于1950年12月25日,最早的办公地址在西单报子街59号,现已不存在了。后来随着国防工程和两弹基地建设的开展,机关人员越来越多,工兵领导机关便从西单迁至京西,先是一个院,后又增加了两个院。
走进工兵大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庄严的毛主席塑像,伟岸的身躯,慈祥的笑貌,特别是挥手的英姿,端庄大方,五根手指比例适当,指缝清晰,栩栩如生。
这座塑像修建于1967年,是北京乃至全国较早的塑像之一,是工程兵官兵崇敬毛主席的历史见证。当时,工程兵作为无限忠于毛主席的一项重大举措,作为一项重要的科研项目,对塑像的造型、施工工艺进行了精心的设计,特别是对挥手的五个手指怎么分开,既便于施工,又坚固结实,进行了技术攻关,取得了理想的效果。以后,全国的毛主席塑像大致都是这样的造型、这样的施工工艺。1982年,军委工程兵整编为总参工程兵部,1992年总参工程兵撤销,合并到总参兵种部。1993年,总参工程兵善后办为纪念毛主席诞辰100周年,对毛主席塑像进行了清洗,对塑像基座的地砖进行了更换,针对塑像局部有风化脱落的现象,还请清华美院的专家进行了修补,并对塑像表面进行了固化处理。现在,毛主席塑像成了工兵大院的标志性建筑和精神家园,人们早起晨练、晚上散步、谈心聊天,都要围绕在塑像周围,家里来了客人,也要带他们到塑像前看一看,照张像,作个留念。一位90多岁的老人,去世前每天都要到塑像前向毛主席默哀致敬。
工兵大院的毛主席塑像为什么建得最早又保存得最好?因为工程兵官兵对毛主席有着特殊的感情。
那是1931年2月第二次反“围剿”期间,为防蒋介石的飞机轰炸,红一军团指示红军学校工兵连给毛总政委挖个防空洞。当毛总政委了解到工兵战士对成天同石头疙瘩、黄泥块子打交道,捞不着仗打有情绪时,就给大家讲《西游记》里白龙马的故事。他说:“白龙马就是海底的小白龙,虽然本领不小,却心甘情愿变成白马,驮着唐僧去西天取经,一路上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取回真经,使唐僧师徒立地成佛。白龙马这种不计名利、埋头苦干的精神,是值得学习的。依我看,你们工兵也应该做红军的一匹骏马,驮着革命走向胜利。”从那以后,工程兵官兵就把“白龙马”精神作为兵种精神,胸怀远大的革命理想,扎扎实实做好本职工作,一步一个脚印地驮着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后来,毛主席无论走到那里,工兵都要为毛主席修防空洞,延安有、西柏坡有。毛主席从西柏坡来到北京城,先是住在香山双清别墅,为了防止空袭,工程兵为他修了一个防空洞(现已开放供人参观游览),搬进中南海后,也是工程兵在他的住所修了防空洞,毛主席亲自接见了施工官兵并合影留念。为了确保毛主席回韶山居住期间的安全,工程兵在滴水洞也为他老人家修了防护工程,现已成了滴水洞的参观景点。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工程兵为更好地开展政治工作,先后创办了《人民工兵》杂志和《工程兵报》,毛主席都亲自题写刊名和报头,这在全军是少见的,使工程兵官兵感到无比自豪和无尚荣光。
工程兵部队涌现出的英雄模范,毛主席也特别偏爱。工兵班长雷锋的事迹,毛主席作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题词,并号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向他学习。工兵班长王杰的事迹,毛主席也题了词,并号召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作为军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来继承和发扬。
1965年的元旦军民联欢晚会上,毛主席特别高兴,因为在1964年里,我国成功地爆炸了原子弹。毛主席紧紧握住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榘的手,并指着张爱萍赞许道:“你们筑窝,他们下蛋,你们都立功了!”这是毛主席对参加“两弹基地”建设的10万工程兵官兵的充分肯定。
1964年6月16日,毛主席带领参加中央工作会议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各群众团体、解放军各总部、各军区、各军兵种负责人,到十三陵水库观看工程兵部队战术技术表演,这是除国庆阅兵外,少有的一次全党全国全军全体领导同志参加的观摩部队演练的活动。
 
毛主席永远活在工程兵官兵的心里
 
在工兵大院的西南侧,有一座礼堂和一栋老式办公楼,那是原工程兵文工团工作生活的地方。工程兵所以成立文工团,主要是因为工程兵直属部队比较多,最多时达到了50万之众,又因为工程兵担负的是两弹基地和国防工程建设任务,保密要求高,一般的文艺团体,即使是部队文艺团体不经过严格的保密审查也进不了工区,文化生活除了看电影没有别的什么项目。于是就组织兵演兵自娱自乐,在战士业余宣传队的基础上逐步发展成为专业文艺团体。
战士业余宣传队的水平如何?原军委工程兵政治部主管文化工作的干事赵芳才回忆说:“让我至今想起来都还觉得骄傲的是,1965年,我在团里当文化干事的时候,我们创作排练的一台反映施工部队生活的歌舞节目,在层层汇演中一路胜出。最后,军委工程兵确定让我们代表兵种参加全国五一联欢会的演出。参加演出的有各军兵种和国家的文艺团体,彩排时,对节目进行了筛选,只保留二分之一,工程兵演出队《欢乐的工地》节目别具一格,得以保留,给了半个小时的演出时间。节目一开始,只见炊事班送饭来到了工地,用瓢、盆、勺等炊具,施工官兵用钢钎、铁锨等工具组成一个乐队,连队的风钻手、捣固手、扒渣手等各工种人员,在特殊的音乐伴奏下,连说带唱,载歌载舞,充分展示了施工部队的工作生活场景和精神风貌。五月一日晚上,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了五一联欢晚会,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由于《欢乐的工地》太有生活了,给晚会带来了阵阵会心的笑声和经久不息的掌声 。
工程兵文工团的专业水平怎么样?我们来看工程兵给我国文化事业留下的印迹。
写诗的有喻晓、叶文福、韩作荣、刘毅然、王忠诚等,他们都是工程兵战士出身,早期诗作都是反映工程兵沸腾生活和美好心灵的作品,后来成了全国有名的诗人、作家、艺术家。
写小说的有钱富民(前涉),代表作《桐柏英雄》,后改编为电影《小花》;马云鹏,代表作《最后一个冬天》;刘增新、江贤婉是有名的军旅小说作家。
写散文的有陈淀国、王耀成。陈淀国是一位多产作家,著有10余部散文集。王耀成的作品----《柿子红了》曾被选为中学语文课文。
写曲艺的有王佩琈、杨其峙、胡自和、张金华、孙常文等。杨其峙(奇志)转业回了长沙,与大兵合作成为我国南派相声的代表人物。孙常文是高元钧的弟子,说山东快书全国有名。更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儿子孙涛,生在工程兵、长在工程兵、参军又当了工程兵,从基层业余文艺骨干到总政话剧团著名演员,多次拿到全国小品大赛金奖。
搞美术的有国画家田黎明、李香圃,如今田黎明的国画“洛阳纸贵”。版画家郑作良、邱军在版画界大名鼎鼎,后来分别供职于中国美术馆和军事博物馆。
写歌词的有董铁志、韩敏、李云棋,他们都是工程兵土生土长的词作家,工程兵的歌大多出自他们的手。董铁志的一首《芝麻开花节节高》曾是我国六七十年代家喻户晓的流行歌曲。
作曲的更是人才济济。工程兵文工团解散后,调到总政歌舞团的张千一、孟宪斌、桑叶松,调到二炮文工团的姚鹤明,调到战友文工团的杨林华,调到武警文工团的张国富,他们都是我国音乐界的“腕儿”级人物。张千一的一曲《青藏高原》,唱响了海内外。
唱歌的有李京春、罗乐,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们可是著名的歌手。李京春后调到广播文工团,是朝鲜族歌手的代表。工程兵文工团还有一段佳话,据说著名歌唱家李双江、李谷一都曾报考过工程兵文工团,居然双双落榜。在那个时候,不知是他们的歌声不适宜唱反映工程兵生活的歌曲,还是他们的嗓音特色还不被人赏识,亦或是他们的家庭背景不符合工程兵这个保密行业的要求,反正这件事给工程兵留下了遗憾。假如他们加入了工程兵文化工作的行列,那又不知会给工兵部队留下什么经典美妙的歌曲。
拍电影那可是工程兵的拿手好戏,《雷锋》、《地雷战》、《地道战》、《破袭战》、《小花》均出自工程兵创作人员之手。《雷锋》的室内拍摄是在当时的工程兵大院临时搭设的“竹棚子”里完成的。特别是《地道战》,主创人员大多来自工程兵。军事顾问是军委工程兵副参谋长王耀南,他是红军时期的工兵连长,有着丰富的工兵作战经验。编剧有徐国腾、王俊益、潘云山,他们来自工程兵领导机关和工程兵院校。演员有高传宝的扮演者朱龙广、林霞的扮演者刘秀杰、武工队长的扮演者朱启、民兵刘娃的扮演者胡自和、民兵淘气的扮演者于业华、民兵大康的扮演者韩国栋、女民兵毛妮的扮演者袁根娣、翻译官的扮演者李三义、日军小队长扮演者滑进法、吃鸡日本兵的扮演者田清泉、伪军汉奸扮演者高学智以及主要群众演员,他们都是工程兵文工团的演职人员。这部电影发行了8420个拷贝,观众人数高达28亿多人次,创下了两项吉尼斯纪录,成为中国战争电影的经典之作。
工程兵大院还有一个很大的广场,是过去露天放电影和演出文艺节目的地方,宽大的舞台,高耸的银幕墙,看台的台阶、电影放映室还完好保存,现在是大院举行集体活动和体育锻炼的场所。广场中央有一个露天篮球场,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京西很有名的篮球比赛场地,是工程兵体工队篮球队的主场。
工程兵体工队也是从业余球队发展起来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没有更多的文体器材,只能因陋就简、因地制宜地开展活动。球类运动有篮球,几乎每个连队都有篮球队,但因场地受限,大多只有一个篮板,三个人一拨儿进行对抗。乒乓球,都是自制的球桌和球拍,很不规则。板羽球(类似于羽毛球),球和拍子也是自制的。棋类活动有象棋、军棋,还有民间流行的“和尚棋”、“跳跳棋”--在地上画一个棋盘,捡几颗石子或木头棍儿就在地上下起来。拔河是比较普遍的活动,班、排、连之间经常进行比赛。还有举石锁、举风钻、看谁举的次数多。还有顶门棍、顶扁担,两人用手顶、用肩顶、用肚子顶,看谁力气大。游艺活动,主要是击鼓传花、猜谜语等等。
为了活跃部队生活,层层都要举行体育比赛,层层都要组队参加上一级的比赛,经过层层选拔,组成工程兵代表队参加全军的比赛。1967年,工程兵荣幸地邀请到了国家乒乓球队来大院进行表演赛,庄则栋、李富荣、邱钟惠、郑敏芝等国手都来了,极大地推动了工程兵体育活动的开展。1973年工程兵体工队在工兵大院组建,设有部队喜爱的篮球、乒乓球两个项目。开始没有训练场地。篮球队顶着烈日,自己动手刨地、运土、拉石滚,平整出一块篮球场。乒乓球队先是借用机关图书室插空安上球台进行训练,后来借用地方一个工厂的地下室作为训练场。就是这样的训练条件却培养出了一流的运动队伍,从1973年2月组建到1981年12月撤销,工程兵体工队在军内外、国内外的比赛中,共获得冠军38个、亚军39个。乒乓球队培养出了全运会、世锦赛、奥运会女子双打冠军戴丽丽、沈剑萍。篮球队不仅是仅弱于八一队的一支劲旅,而且跻身全国篮球甲级队行列。
体工队除了代表工程兵参加全军、全国比赛外,平时深入基层巡回表演和辅导,使驻深山、海岛、荒漠的官兵也能看到高水平的比赛、得到高水平的辅导,深受部队欢迎。一次,工程兵篮球队来到西北某市,驻该市的工程兵某师政委亲自到市体委联系,让市男女篮球队和部队进行一场篮球友谊赛。市体委有点不以为然,私下讲:这帮“土”工兵吃了豹子胆啦,还敢和我们专业队挑战?未曾想到,比赛从开始到结束,工程兵篮球队一直压着对手打,使一向在当地称王称霸的市篮球队既无招架之功,也无还手之力,以悬殊的比分败北。高兴得看台上的一千多名工程兵官兵一蹦三尺高、吼声如雷。赛后,师政委对体工队说:“这场比赛,能让部队骄傲三月有余味,干活不知苦和累……”这就是精神的力量。
如今,工程兵大院的文体活动仍十分活跃,合唱团、京剧队、舞蹈队、模特队、秧歌队、老年大学、诗词协会、书画协会、太极拳、健身操、交谊舞、篮球、乒乓球、棋牌等等百花齐放,经常组织比赛,节假日都有晚会,时时处处都彰显着深厚的文化底蕴。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