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文化北京历史回顾1985年国足519惨案

回顾1985年国足519惨案


回顾1985年国足519惨案[墙根网]
当时的国足阵容
香港队主帅郭家明即是曾雪麟的老对头,也是私底下的老朋友。郭家明觉得,老曾受到了严重的不公正待遇。“我感觉下课是很正常的,如果没达到标准而下课,没有问题。可问题是,当时分管足球的是带领排球获得五连冠的袁伟民。我后来看到在媒体看到,袁伟民批评曾雪麟用错战术什么的。我感觉你不是一个足球教练,你可以批评他带队没有出线,这个很正常。但你不能批评他的技战术。虽然你也是教练出身,可是你怎么可以批评足球战术。”
而且在当时,曾雪麟和袁伟民还是邻居。郭家明说:“你(袁伟明)作为领导不能对他的技战术指手画脚,看到那些报道的时候,我当时有些难过。”
在那样的内外交困之下,曾雪麟被定义为中国足球的“千古罪人”。为了逃避伤心之地,1989年他搬到深圳独居,一个人住在30平的房子里,而北京140平大房子一直空着。他说,这辈子两次最悲惨的经历都发生在北京,一次是5·19事件,一次是老伴陈孝彰心肌梗塞去世。
曾雪麟此后长期居住在深圳,做着跟足球不相干的事,10年前接受媒体采访,他称自己为“高级乞丐”。在李辉看来,曾指导是比较注重脸面的,“很多国家队的教练输了球以后,就到个别的球队。老曾总感觉没脸再当教练,有面子问题。但你像戚务生指导,国家队失利以后,人家照样呆着。”
曾雪麟可以离开北京这块伤心之地,但关于5·19的诸多悬疑,尽管时隔多年,很多人还在拷问。为什么国足会输,为什么会在家门口输给香港?
对曾雪麟来说,这种结果或许是命,但对国足所处的大形势来说,输给香港是早晚的事,那一天正好赶上了。李辉在5·19之战中打进中国队唯一进球,他说:“从那之后我才真正懂得,以弱胜强本就是足球的一部分,但以前并不知道。”
李辉并不后悔那次的失败,“重要的不是脚法,而是那时我们的思想认识不行。”他认为香港队实力虽有限,但见识很多,巴西、欧洲的球队常到香港参加比赛。
曾雪麟身为国家队主教练,在人员的选用上并没有绝对权威。他说:“那个时候不是主教练负责制,而是领队负责制,很多事情不是我说了算。有时候领队也做不了主,要问训练局。还有,球队的大小事情也都要通过党支部。”当时,曾雪麟特别想要赵达裕进国家队,打了好几次报告,才成功,“要先经过队里的党支部同意,这个人能不能进,然后再报到训练局,然后上报体委直属办公室下了文才有效,才能到地方上去。如果单纯是你教练想要,地方理都不理你。”
在备战和香港队的比赛前,曾雪麟想要去看中国香港队的比赛,以便对对手更加了解。但上面却拒绝了他的这个请求,理由是要节省外汇。而在5月12日,中国队主场迎战澳门队的时候,香港队主帅郭家明就坐在看台上。
正是在看过中国队和澳门队的比赛后,郭家明对中国队的实力有了进一步了解。当时整个香港队只忌惮一个人,那就是王慧良。他是广东队队长,省港杯上总是会攻破香港队球门。但在看过那场比赛之后,郭家明对于王慧良的顾虑也打消了。因为在国家队中,王慧良根本无法发挥出他在广东队的威胁。
中国队出战澳门队的阵容和后来出战香港队的阵容几乎一样,郭家明这一趟来得太值了。
正因为知己知彼,而且心态放松,比赛当天上午,香港队还集体去天坛游玩。中国队在房间却整整开了四个小时的准备会。李辉回忆说:“吃完早饭就开始开会,这个讲完那个讲,反正每个领导都要讲话。”李辉说坐在那儿根本听不进去,“他们就讲打平不光彩,要赢,还要多赢。”
回头再看,头发已经有些斑白的李辉认为,准备会都不该开那么久,“因为你讲的所有东西,一定是平时练的,如果平时没练,白讲。”
当天来的领导中包括袁伟民、程子华。曾雪麟说:“如果不在北京踢这场比赛会好很多,因为没有那么多的领导,大家的压力也不会那么大。其实,只要队员正常发挥就行了,出线没有问题。但是领导不答应,要求至少赢两个,压力全都给了队员。领导是好心,但是不一定会得到好结果。我们平时训练领导很少来,一到有比赛他都来了;你来你就看看也行,又非要有什么要求;你想赢可以,可以和我们教练说,不要跟队员说。”
真正让曾雪麟最犯难的是如何选择过程。当时的形势谁都知道,打平就出线,出线比赢球的结果更重要。但领导发话了,必须要胜,而且要大胜!
领导的要求,让曾雪麟自己乱了分寸,在对内准备会上,他破例让前锋和后卫分开来开,他自己带着中场和前锋开会,让助理教练戚务生去给后卫开会。在迟迟打不开局面的时候,球队没有了整体,盲目压上,结果导致丢球。
当然,“要大胜”的指导方针也不是几个体育局官员就能决定的。杨朝晖回忆说,中场休息时年维泗接到了邓小平电话。邓小平的意思是,“你们主场,而且对香港队,下半场还不打3个球以上”。当时曾雪麟正在更衣室给队员布置战术,年维泗走进来,宣读了小平“指示”。
杨朝晖说:“邓小平又看球,又打电话,虽然是以个人身份,但毕竟是中央领导,这个电话之后等于就有了无形的压力。” 于是,作为主教练身份的曾雪麟想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他想打平比赛,但已经不太可能。“其实在那个阶段,教练的权利已经没有了。邓小平都来电话了,你想保平,可能吗?”
下半场中国队大举进攻,后防空虚,第60分钟被擅长雨战的香港队打反击得手,中国队1-2落后。领先后的香港队开始密集防守,中国队高吊、头球始终无功而返。曾雪麟在教练席上不停地咂着烟卷,如丧考妣。最后5分钟,急不可耐的李辉,像拽死猪一样把香港队倒地不起的队员拖出了边线。
他们的脚在迈步,脑子却已经空白。
5分钟补时结束,裁判吹响了令中国球迷心碎的终场哨。中国队主场落败香港队,小组出局。球迷骚乱由此引发。
曾雪麟也曾思考为什么输给香港队之后,球迷的反应会如此强烈如此极端。因为在那个时候,球迷聚众滋事几乎没有先例。他说:“当时大形势不太好,物价上涨,什么都涨,球迷有情绪正好借这一次发泄,就打架,翻汽车、闹事。完了,倒霉的就是我,对吧。”
附“519”国足名单:
教练:曾雪麟(主)、徐根宝、戚务生、胡之刚
队员:路建人、朱波、贾秀全、林乐丰、吕洪祥、林强、王振杰、王惠良、古广明、左树声、李辉、赵达裕、杨朝晖、李华筠、柳海光、池明华、傅玉斌、吴群立、唐尧东、黄德兴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