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国图三迁馆舍两度更名,如今已是亚洲第一大图书馆,110岁正青春

2019年09月06日

今年9月9日,中国国家图书馆将正式成立110周年,它的前身是于1909年9月9日始建的京师图书馆。如今,国家图书馆已是亚洲第一大图书馆,总馆南区、总馆北区、古籍馆三处馆舍并立,总建筑面积28万平方米,居世界国家图书馆第三位。馆藏文献超过4000万册件,古今中外、集精撷萃,位居世界国家图书馆第七位,其中中文文献收藏世界第一,外文文献收藏国内首位。最早的馆藏可远溯3000多年前的殷墟甲骨,拥有“敦煌遗书”、《赵城金藏》、《永乐大典》、文津阁《四库全书》“四大专藏”等珍贵特藏300万余册件。
曾子芊

国图三迁馆舍两度更名,如今已是亚洲第一大图书馆,110岁正青春[墙根网]
国图建馆的百余年,既是积极进取的历程,也是艰苦创业的岁月。回首馆史,期间馆名数易,馆址几经变迁,它曾在战乱时局中顽强生存。最终,无数的“护火者”将中华民族的文明之火凝聚、留存了下来,可谓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从广化寺到白石桥
近代西学东渐,国内观念更新、开化风气。受西方图书馆的影响,中国人对图书馆的认识越来越强烈和明晰。1909年,王国维率先翻译了《图书馆小史》,向国人系统介绍世界图书馆的发展。到了清朝末年,呼吁建立本国图书馆的呼声越来越高涨。
1909年9月9日,有“儒臣”之称的张之洞抱病上奏朝廷,请建京师图书馆。上奏当天,朝廷即下旨准行,同时还允许将翰林院所藏《永乐大典》、热河避暑山庄文津阁《四库全书》以及各殿藏书等移送京师图书馆。
京师图书馆未及开馆,清朝覆亡,馆务因而停顿。由于财力不足,京师图书馆不得不暂借什刹海旁的广化寺储存书籍。1912年8月27日,京师图书馆在广化寺正式开馆。至1931年迁入文津街新馆,这段时间京师图书馆曾“三迁馆舍”、“两度更名”,并与北平北海图书馆合组,在曲折的过程中艰苦地创立了基础。
1931年竣工的国立北平图书馆文津街新馆舍规模宏大,端庄壮美,琉璃碧瓦,不但结束了“国图”二十余年馆无定所的窘境,还成为了当时北平城内的标志性建筑。院中陈设的华表、石狮、石象、铜仙鹤均是圆明园等所遗的珍贵文物。新馆门前大街被命名为“文津街”,意取馆藏文津阁《四库全书》藏书阁“文津”二字。
1987年,14万平方米的白石桥馆舍落成并投入使用。新馆的建成标志着我国的图书馆事业已进入现代化阶段。在随后的日子里,智能化二期馆舍建设、创新型数字图书馆应用,人工智能技术、VR/AR技术、5G等新技术的应用,传统文献与数字信息融为一体,国家图书馆向现代化和国际化迈进。发展至今,我们会看到,国图在促进文化繁荣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9月9日,它将迎来自己110周岁生日,同时也跃动着年轻的心。
文明之火的守护者们
回望国家图书馆的百余年发展史,人们所熟悉的几位近代史人物:鲁迅、梁启超、郑振铎,他们也都曾参与到了国家图书馆的建设、发展和保护轨迹中。
1913年2月,时任京师图书馆馆长的江瀚另调他职,在此后的一段时间中,京师图书馆的管理之责实际落在了时为教育部佥事、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鲁迅的肩上。积极催调各省文书,请领文津阁《四库全书》,申请接收《古今图书集成》等,其中都有鲁迅斡旋和操办的身影。
除此之外,鲁迅等人也曾为1913年开设京师图书馆分馆筹办策划。开设分馆,除了择置学者必须浏览之书,还要添购各项杂志和新出图书,这样才能引起国民读书之爱,振兴社会教育。
梁启超也为我国的图书馆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25年至1927年,梁启超任改组后的国立京师图书馆馆长。政局多变,经费困难,为此他常寝不安席,想方设法地向国内外筹款,不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除了积极筹款以外,梁启超也采取措施,节约内部开支,甚至连招待外宾的饭费都由馆长本人支付。1926年,有位暹罗贵族来中国旅游,并参观图书馆。梁启超认为,外宾来游,绝不能冷漠以待,但招待的费用需从他的薪水中扣除。
为了丰富和完善馆藏,梁启超在任期间对图书采购的工作异常重视,想尽办法多方购入中外有价值的图书或藏书,随时注意图书信息,尽量不失掉任何采购善本和好书的机会。若闻听别处购得了好书,他便设法索求。
为了维持职工的生活和支付图书馆的一切费用,梁启超常常慷慨解囊,后来竟将个人十多年积存的人寿保险单押借了出去,获得现款补充馆用。从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他总共垫支11100余元(未计利息)。不过,梁启超的心里也知道,“此属救济之方,绝非持久之道”,只不过是责任所系,“不忍坐视国家典籍之散失”而已——这的确是一位爱书护书者的肺腑之言了。
“九一八事变”后,华北局势日趋危急,为避免国家珍贵典籍遭损,善本古籍装箱南运,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播迁过程。
1937年,上海在战火中沦陷,知识分子纷纷避难大后方。著名作家、文学史家、考古学家和藏书家郑振铎却不顾亲朋屡次催促,执意留守上海这座文化“孤岛”,倾囊收购流散古籍。为抢救文化遗产,阻止珍本外流,他几乎拼上了性命。
郑振铎去世后,家属秉承遗志,将其生平藏书全部捐赠给国家图书馆,为国图善本馆藏建设作出重大贡献。
如果说,书籍是烛照人们前行的文明之火,那么,历史上这些无私的守护者们都曾手持火把小心路过。他们愿意用自己的身躯乃至生命,守住这不灭的点点星光。

推荐阅读

国图也成旅游新景点? 大队孩子参观引市民好奇...

“看着看着书,进来了一帮孩子,排着队安安静静在里面走了一大圈,啥时候咱国家图书馆也成了公开参观的旅游景点了?”市民潘先生说,他近日在国家图书馆二期新馆看书的时候...[详细]

曹禺手稿真迹将在国图展出

本报讯 (记者张然)9月24日是曹禺先生100周年诞辰纪念日。昨天,记者了解到,为纪念这位杰出的戏剧大师,国家图书馆将于9月19日展出其作品《北京人》、《雷雨》序的手...[详细]

国图部分服务暂停4天

进行集成管理系统升级 国家图书馆8月29日17时至9月2日24时对集成管理系统部分功能进行升级,受此影响将暂停部分服务项目。...[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