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胡同煤铺说变迁

2012-08-18 00:00 来源: 墙根网 /
谁能说清老煤铺伴随了北京人多少年?如今,煤铺正在告别京城的百姓。短短几年时间,北京城八区的煤铺由400多家减至现在的132家。与此同时,全市天然气使用量突破了10亿立方米,市民用电量达到47.4亿度。生活的主要能源变了,煤铺也跟着变了。请看——   东黄城根南街甲13号是一家煤厂,叫北河沿煤柴门市部。它是离故宫最近的一家煤厂,灰黑的厂房与红墙碧瓦遥遥相眺,是首都文明单位标兵和北京市煤炭行业的优质服务先进单位。然而,用不了多久,煤厂将连同门牌号码一起消失。取而代之的将是一座绿树掩映、环境优美的皇城根遗址公园;   崇文区天坛南门的李村菜市场,每天顾客络绎不绝,这里原来是郭公庄煤炭门市部,现在1000平方米的菜市场有150多个菜摊,14名煤炭职工也全部换了身份,成了市场经理、协管员,他们现在苦恼的不再是效益不好放长假,而是感叹生意忙不过来;   宣武区自新路上,一座黄色的五层楼房拔地而起,附近居民忘不了,这里曾是自新路煤炭门市部,随着菜市口南下道路工程的建设,煤铺变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写字楼……   这些只是京城煤铺近两年变化的一个缩影。据了解,短短几年时间,北京市城八区的煤铺由鼎盛时的400多家,减至如今的132家,民用煤供应量也由280万吨减少到60万吨。   燃料变了 煤铺少了   43岁的程方义是北河沿煤柴门市部的经理,他和同事们担负着南到长安街,北到五四大街,东到东单,西到北池子地区居民的供煤任务,这几年眼见得辖区内居民用煤量一年比一年少,听说煤铺要拆迁的消息,老程平静地说:“煤铺也算是完成了历史使命!”   煤厂曾经风光一时。短缺经济时代,京城老百姓一年四季过生活主要靠烧“煤”。取暖、做饭、烧水都离不开煤炭。那时,煤是紧缺能源,定量供应,居民买煤手里得攥着煤本。煤厂月初收煤款,最快速度也得半个月后能送到家。需要的人太多啦,实在忙不过来!不用送也行,就得跟着胡同里、街道旁排起的买煤长龙站上几个钟头。   东城区原来有10个煤厂,按照10个办事处序列建制,每个煤厂对一个办事处,供应管片内的居民,煤厂又下辖三五个门市部。最高峰时,负责20万居民的煤炭供应。东城区煤炭公司办公室的德松柏说,为了保证及时供应,运煤车甚至可以走禁行线。市政府每到冬季有两件大事,一个是大白菜,一个就是民用煤。光在民用煤的补贴上,市政府每年就得掏上亿元。   物换星移,短短十几年时间,国家的经济发展了,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一片片危旧房屋相继拆除,一幢幢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北京人使用的能源也发生了变化。楼里的居民通上了煤气、用上了天然气,即使是平房居民也都用上了煤气罐,做饭只需轻轻按钮打火,不仅方便而且卫生。东城区煤炭公司夏天的民用煤量几乎降至为零。可以这么说,为生炉点火弄得灰头土脸的时代已经成了北京人旧时的记忆。   煤铺少了 环境好了   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人们发现北京的运煤车少了。路面干净了,烟囱不冒黑烟了,环境变好了。这是北京城煤铺减少的又一结果。   煤厂周边的老百姓感触尤深。从前的煤铺最好找,只要顺着黑马路走就能找到了。因为煤渣、煤末儿扬的到处都是。天坛西里的郭大妈讲,当时她家附近有个天坛西门煤铺,旁边的老百姓就怕两种天气,一是刮风,二是下雨。一刮风各家紧忙要办的是关窗户,晾在院里的衣服不收准变成花衬衫;下雨天更别提,满街流的都是黑水,叫人没法下脚。如今,这家煤厂成了人们旧时的记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宾馆。此处再也难觅黑色踪迹。   煤厂机械作业声吵人,刺鼻的煤尘更是难挨。但没听谁同煤厂闹别扭,这是当时的生活水平决定的。北河沿大街的储先生说,就像厕所一样,大家都躲着可谁又离不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但当有一天摇煤声消失,刺鼻的煤尘不再,人们发现,原来空气这样清新,天空如此绚丽多彩。   生活质量———本是枯燥的字眼,却在此时无比生动。老百姓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变化,这种变化又是怎么来到的呢?   从1998年底开始,市政府先后实施了数十项改善环境的措施,其中之一就是改善能源结构,治理煤烟型污染。截止到去年底,全市天然气使用量已突破10亿立方米,4.4万台茶炉、大灶,6700台锅炉改用了清洁燃料,电采暖面积也已达到300万平方米,集中供热面积已达5000万平方米。即使使用煤炭,也要用含硫低于0.5%、灰分小于10%的低硫优质煤,有关部门甚至在采暖季前,出台了“非低硫优质煤变价收购处理办法”,对已流入京城的非低硫优质煤及制品进行变价收购处理。   有人粗略统计过,10亿立方米天然气输到北京,茶炉大灶和供热供暖都烧上气,相当于北京一年少烧了300万吨煤。而在“十五”期间,北京还将继续加大天然气、电等清洁能源在燃料结构中的份额,比重将扩大到75%以上。一般人对这些数字也许不知道,但人们看得见,原来有煤铺的地方环境好了,空气新鲜了!   煤铺没了 主营变了   仁寿路5号,原是永安路煤厂。   1999年夏天,煤厂的大墙被推倒了,附近老百姓眼瞧着矗立起一座高大建筑,当熠熠生辉的“永安路菜市场”几个硕大金字粘贴门外时,老百姓有些好笑:煤厂变菜场,这都哪跟哪啊!   煤厂的陈厂长胸前别的是经理的胸牌,他环顾着2000平方米场地上的361个摊位,觉得既熟悉又陌生。他和他的伙伴们做了半辈子的蜂窝煤,现在改办菜市场,从生产到流通,完全是不同的两个领域。   周围的居民到市场里一瞧,咧开了嘴,真别小瞧这个煤厂,挺能折腾!由钢柱擎起高大的棚顶,足有十米之高,看得舒心、豁亮。三十多只吊扇和照明灯为市场带来清凉舒适的购物环境。一排排崭新的铁皮柜足有几十米之长,货柜上新鲜的蔬菜、充盈的粮食,水池中活蹦乱跳的鱼虾以及品种各异的水果,令百姓称赞不已。   1998年年底北京整治大气污染,四环路内限制用煤,使得市区内许多煤厂“饿了肚子”,宣武煤炭公司甚至破天荒放了轮休假,实际上就是在家待岗。煤厂这块地方搞房地产受规划及资金的限制,惟有建市场正合时宜,既方便百姓生活,又可安置煤厂原有职工,一举数得的好事。公司把政府拆迁自新路煤厂的补偿费500多万元,都投入到煤厂改菜场上来,建起了里仁街、永安路、大红庙三个菜市场。   主营变了,一些调整下来的煤厂开始战略转移,想方设法在三产上做文章。各城区的煤炭公司分别成立了宾馆、出租车等跨领域的专业经营公司。东城区煤炭公司就有4个菜市场、2个出租车公司、2个宾馆、6家小旅馆、2座写字楼。现在三产效益比主营还火。   今年年初,北京市政府宣布,首都大气中的二氧化硫年平均值已从1998年的120下降为2000年底的71,京城正在从浓重的煤烟型污染中走出,而与伦敦、巴黎、东京等城市相比,北京仅用两年就达到的这一指标,他们在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都花费了7年时间。燃料结构的调整是一个原因。   小小煤铺的变迁,正是社会进步和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折射。京报网
推荐阅读
分类阅读:
胡同煤铺说变迁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