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胡同里的春天

  小的时候每到开春以后,胡同里又开始热闹起来了,先串胡同吆喝的是:“卖大小金鱼儿咧!”挑着担子卖小金鱼儿的,担子一头儿是盛小金鱼的木盆,另一头儿筐里装的是玻璃鱼缸,后来卖小金鱼儿的还代卖蛤蟆骨朵儿,也就是小蝌蚪。

  卖小金鱼儿的过去后,就来了一个卖毛鸡蛋的老者,老者有近七十岁的样子了,胡子全白了,胳膊上挎一竹筐子,一边走一边吆喝:毛鸡子儿咧、臭鸡蛋咧!一分钱一个便宜咧!我小时候的发孩儿们都吃过老者卖的毛鸡子儿和臭鸡蛋,那时候的孩子们肚子素啊!吃起来好香啊!

  紧跟着卖芸豆饼的来了,是一黑脸膛的中年汉子,也挎一筐子,筐里一块干净白布上是煮熟了的大芸豆,还有拍芸豆饼的小块白布和花椒盐的铁筒儿,这主儿不怎么爱吆喝,可时间一长了都知道他是卖芸豆饼的,一般的买主儿都是像我一样大的小孩子,给一分钱他用小块布抓一把芸豆放在手里一拍,就成一块云豆饼了,再撒上花椒盐,吃在嘴里那叫美啊!住在朝阳门里各条胡同里的孩子们大都吃过他卖的芸豆饼。

  再过一阵子,胡同里就来了耍猴儿的,北京人叫耍猴儿立子的,一般都是在南水关38号院外空场和鼓手胡同小空地儿耍,耍猴儿人一敲锣就把胡同里大人和孩子们招来了,先是让猴儿翻跟头,然后让猴儿自己开箱子拿各种鬼脸儿戴在脸上,然后进行表演,表演完了猴儿给大家行礼,为的是向大家要钱,小孩子一般不给钱,都是大人们给个五分或一毛的。

  到了下午又来了一耍布人儿的,北京人叫耍“无丢丢”的,手拿各种布人儿模仿各种人物说话,惟妙惟肖,引得大人孩子们一阵阵的大笑声。

  开春的时候孩子们时兴抖空竹玩儿,那时候买空竹一般都到东四牌楼去买,最好的空竹是九响儿一闷儿的,品牌最好的是“真久记”,因为做工好声音最为响亮。我们胡同孩子抖空竹最好的要数穆家老四和肇家大为,他们两个能用双扣儿抖空竹,所以抖起的空竹声音最响亮。

  那时候胡同里大人们也有自己的爱好,爱好最多的是养鸽子,像南水关北口的大麻子,专养“斑点儿”和楼鸽,东苦水井的“小老秃儿”专养“点子”、“铁膀”,南水关24号院的余小手养的鸽子就属杂牌儿了,他养的鸽子什么都有,每天放飞鸽子时、轮拨儿的在蓝天白云下飞翔,有时还在朝阳门城楼上飞翔,再加上鸽子哨儿的声音,真是又好看又好听啊!

  到了下午三四点钟又有放风筝的了,南水关27号有一叫“菜张”的,糊的风筝叫“黑锅底”,个儿大又结实,放起来真有一种阳刚之美呢。有时“菜张”的风筝放到晚上时,还往风筝线上续一红灯笼往上飞,在空中格外醒目、煞是好看呢!

  东苦水井的“小老秃儿”也放起了自己的特色风筝“小孩儿打雨伞”,这种风筝是用绸子做的,伞是黄色的、小孩儿衣服是红色的、裤子是绿色的,放在空中有一种特殊味道的温抒之美!每当这时候,围在小老秃儿旁边观看放风筝的人不下一二十个。

  我的一些发孩儿们看大人放风筝非常眼热,小孩子不会糊风筝,就糊起了“屁帘儿”。要说糊“屁帘儿”,得说穆老四糊的好。他用一小块高粱纸和细竹批儿糊成“屁帘儿”,底下粘两根长纸条,就糊成了,用几十米小线绕在一竹框子上,然后就把“屁帘儿”放起来了,有时候放的还挺高呢!

  有一次我和他一起放“屁帘儿”玩儿,嗬!都放到朝阳门城楼顶上还挺高呢!围观的大人们无不赞叹道:“老四的‘屁帘儿’糊得真好啊!”儿时胡同里春天真好。


来源: 北京晚报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