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西绒线胡同

  老北京有几条东西向的胡同特别长,长到中间被截断分为两个部分,如东总布胡同、西总布胡同,东裱褙胡同、西裱褙胡同等。现在要说的是宣武门内的西绒线胡同。

西绒线胡同

  西绒线胡同西口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比较繁华,那是因为有大都会电影院的缘故。大都会电影院在西单的哈尔飞戏院改为大光明电影院之前独占鳌头,之后也并驾齐驱。大都会电影院的东邻是大生照相馆,门前也常见过路行人驻足观看橱窗,那橱窗里多是戏装像,原来这大生照相馆拍照戏装像是很有名的。

  照相馆一般都开设在大街上,开设在胡同里的确实少见,当年只有大北照相馆开设在前门外石头胡同(坐西朝东),另外就是大生照相馆了。

  提起大北照相馆不能不插叙几句:说起老北京的大照相馆,大北照相馆可以说是首屈一指,它的门面大,楼上楼下;业务面广,除一般摄影,还能照“转镜”(横幅长篇的集体像)、“学生像”(备有学位服装,以应大学年刊、毕业生拍照之需)、“文明结婚像”(备有燕尾大礼服、大礼帽、花冠、婚纱,一应俱全,随机外照)。再有就是戏装像为大北照相馆“撒手锏”,享誉九城。

  京戏界多到大北照相馆摄影留念,同时备有全箱(服装、道具、盔头、把子)为业余的票友拍照戏像提供方便。到大北照相馆拍戏装像,成为当时很多人的一种时尚。大生照相馆发现其商机,也置备了戏剧全箱,和大北照相馆一样,请了不止一位京剧内行箱倌,专为前来拍戏像的一般京戏爱好者化装、摆姿势、指导拿神,以拍出较好的戏装像。

  没过几年,大生照相馆拍戏装像也出了名,与大北照相馆不相上下。因此,大生照相馆的橱窗竟然成了西绒线胡同一景。据一位老先生回忆,那橱窗中有一幅《连升店》剧照最生动不过,按说《连升店》剧中的两个角色扮相都比较简单,动作也不大,照片贵在拍出神气来--摄影师和被拍摄者达到默契的合作。据悉,那《连升店》剧照是富连成社盛字辈的两位演员--陈盛泰先生和孙盛武先生。

  西绒线胡同当年还有一个门面不甚大的铺子,名曰“时今面包房”,也非同一般,首先是名字新鲜(如同现在的“西饼屋”),二是看电影的青年经过那里经常光顾,顾客盈门--当然,那是较晚的四十年代末了。

西绒线胡同
华子良原型韩子栋1989年在京留影

  由西绒线胡同又联想起一件事,附记在下面:小说《红岩》中有一个名叫华子良的人物,其原型韩子栋被捕之前曾经以西绒线胡同西口内的那个小书店,作为掩护身份之所。韩子栋1908年生,山东省阳谷县人,1933年入党,1934年因叛徒出卖被捕。被捕后,韩子栋辗转关押于北平、南京、武汉、益阳、息烽、重庆等地的国民党秘密监狱,时间长达14年之久,是小说《红岩》中“疯老头”华子良的原型人物。

  为了不暴露共产党员的身份,在狱中,韩子栋整日神情呆滞,蓬头垢面,无论刮风下雨,他总在白公馆放风坝里小跑,特务看守认为他是被关傻关疯了,便叫他“疯老头”。他老家在山东,到重庆后人地生疏,看守们对他比较放心,常常让他随看守去磁器口镇上买东西。

  1947年8月18日,韩子栋终于成功出逃,经过45天的长途跋涉,到达了解放区。解放后,韩子栋历任人事部副处长,一机部二局副局长,国家技委办公厅副主任,贵阳市委副书记等职。1992年5月19日在贵阳病逝,享年84岁。

  老北京原有一所中国大学,是民国初年孙中山先生创办的(校址即西单大木仓胡同的郑王府,今教委所在地。)1949年,中国大学与其他私立大学同时停办。1989年,原中国大学校友组织成立了北京中国大学校友会,除在京校友,外地校友也纷纷登记并来京参加联谊活动,韩子栋也亲自由四川来京与校友会晤。


来源: 北京晚报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