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融入东长安街的西观音寺胡同

  东长安街的东单至北京站口这段马路中,融有一条已经消逝了半个多世纪的胡同,即昔日的西观音寺胡同。1958年,因扩宽东长安街沿线马路,该胡同及两侧房屋拆迁,其遗址变成了现在的东长安街沿线的建国门内大街宽阔的马路及其两侧宽阔的便道。

  西观音寺胡同东口起自现在的北京站口,西至东单大街,这条不足1公里的胡同给我留下很多难忘的记忆,融于东长安街的原街道及两侧房屋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家住在与西观音寺胡同相邻的南衣袍胡同,胡同南口与其相通。出南口往西大约100米,即是当时的西观音寺小学(1958年拆迁后的遗留部分改为建国门大街小学)。我从1955年开始,在这里度过了令人难忘的六年小学时光。

  西观音寺胡同因为胡同内有一座观音寺而得名。我和同学从没进过这座寺庙,只看见寺东的山门内有四大金刚泥塑像,山门门口有两个老人摆摊卖货,主要卖些香烟、糖果等。当时,北京的主要交通工具还是以三轮车、自行车、畜力车为主,而西观音寺胡同又是东部诸多胡同的人们前往东单、天安门的必经之路,往来行人、车辆较多。在1958年破除迷信运动中,该寺大殿被拆,我们才看到殿内供的是千手观音,但已被毁得支离破碎了。后来,寺的残留部分改成一个街道工厂。

  别看这条胡同不长,但名人逸事特别多。胡同东口南侧的铁门住宅里,住的是著名中医李辅仁先生;胡同西段北侧一座大院里据说住过不少著名的文化界人士,这个大院的后门则开在该胡同北邻的栖凤楼胡同(如今也已消逝)。胡同内除我校外,西口南侧还有一座明明小学,也是一所老学校,据说解放前只有有钱人的孩子才能在该校上学;胡同内还有幼儿园、浴池、四川担担面饭馆等。南侧还有一座大院我记不清是几号了,每周大概是周三,院内卖加工熟的猪下水,价格非常便宜。每逢这天,几乎整条胡同都是肉香味,附近居民提着食盒来买,买后都要点儿汤回家去煨菜吃。胡同西端南侧有家浴池,也是天天客满。

  我大概可以算这条胡同一段历史的见证人,特别是1958年“除四害”(“四害”,即苍蝇、麻雀、蚊子、老鼠)时,我正上小学三年级,在全北京市集中三天围剿麻雀的战斗中,我校也停课三天参加运动。我被分配到一座独门独户的小院中,帮助他们轰麻雀。后来集中灭蝇时,我被分到四川担担面饭馆后院打苍蝇。由于其后院垃圾桶周围苍蝇特别多,使我成了灭蝇“冠军”。大炼钢铁时,因据说我校曾是过去日本人开的铁厂(这一点由我校后墙毗邻的胡同叫铁厂胡同似乎可以证明)旧址,于是全校师生掘地找铁。还别说,当时真挖出铁渣40多吨,并受到上级表扬。那阵子,我们胡同常有敲锣打鼓、举着彩旗和标语牌、死麻雀的报捷大军,热闹得很。

  住在这条胡同的人们印象最深的,是上世纪50年代每年的“十一”庆祝国庆群众游行时的热闹情景。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开国大典到1959年的每年国庆节,北京市都要举行大规模的群众游行,记得有几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也举行过群众游行。如前所述,由于这条街是当时东部胡同及建国门城外的人们通往天安门广场的主要街道,因此每逢这时大量的游行队伍要经过这条胡同,源源不断的人群使得这条胡同显得非常热闹。而此时此刻,这条胡同的人们,也都集中在胡同里或院子里收听扩音器里播放的游行实况录音。

  我校的“挖铁大捷”不久,因扩路,学校的外侧部分及街两侧房屋陆续被拆,与我校所在的西观音寺胡同相通的胡同,如火神庙、扁担胡同、银碗胡同等也有部分被拆。我校的保留部分不久更名为“建国门大街小学”,我继续在这里上了三年学,直到小学毕业。令我遗憾的是很多同学都搬走了,我既为眼前展宽的大路而高兴,同时又思念那些同窗三年多的学友,这种心情一直延续到小学毕业。

  西观音寺胡同,如今不少人大概都没听说过它,而50岁以下的人则根本没见过它。那时,我上学、找同学玩儿、去东单等,几乎天天都要经过这条胡同。所以,这条胡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令人回忆的往事。


来源: 北京晚报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