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北锣鼓巷99号院9号楼

2010年12月08日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便住在北锣鼓巷99号院9号楼。

    这栋楼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建的,原为单身住的筒子楼,后来虽然成了家属宿舍,但住房设施仍无改善,自来水和卫生间仍是共用的,在每层楼的东西两头各有一个洗漱间,既是大家洗漱、洗衣、洗菜的地方,又是集体大伙房,十几个炉子排在水池两边,成为一大景色。大家下班后,不约而同地又到这里“集合”,一边做饭,一边交流烹饪,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当时的住房条件虽然差,但大家都很乐观,讲风格、讲团结,争先恐后做好事,积极主动照顾帮助他人,邻居关系非常密切。

    在我的邻居中,有几位老处长都是经历过战争洗礼的老同志,平易近人,严于律己,带头打扫公共卫生,带头关心照顾他人。因此,住在这里的干部、家属、子女都能争先恐后做好事,打扫伙房、楼道等公共场所成了“竞争”热点,每天早上,自己家里还没有整理好,就抢先去参加公益劳动。

    那时经常开展卫生检查评比,每次检查前,大家为了不给9号楼丢脸,团结一心,先集中搞伙房、卫生间、楼梯、楼道等公共场所的卫生,然后再搞自己家里的卫生。大人如此,孩子们放学后也主动参加劳动。

    在经济还不富裕的当时,各家的油盐调料放在大伙房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丢失现象。

    大家在楼里还守着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天早上6点钟前和晚上10点钟后,尽量不在公共场所活动,不开水管子,不出声。晚上回来晚的,为不打扰他人休息,连楼道里的灯都不开,悄然无声摸回自家,整层楼里晚上都十分安静。 
   至今使人不忘的吴大妈,时年将近六十岁,是我住的三层里唯一的一名退休家属,在楼道里是个活雷锋。那时各家都烧蜂窝煤,这么多家的煤炉子都是她志愿帮忙给照管,从没有一家因炉火熄灭而影响生活。多少年来,每天中午下班前,她总要给各家的炉门提前打开,让炉火旺上来,使大家下班后能抓紧做饭,给大家争取了午休时间,使下午的工作精力更充沛。后来各家用上了煤气灶,都对煤气罐很在意,全是擦拭干净整整齐齐摆放在一起,成了9号楼的一道风景线。有一次,我刚从煤气站换回气来,还没来得及擦洗罐子就到上班时间了,本打算下班后再擦,谁知让吴大妈抢先给擦洗干净了。

    我在这层楼里年纪较轻,两个孩子年龄也较小,每逢星期天或节假日,赶上我出差和爱人在医院值班,两个孩子总由邻居们帮忙照顾,几十年过去了,孩子们至今都还记得高阿姨家的饺子好吃,蒋伯伯帮他们复习英语,孙老师、白阿姨、黄阿姨帮助梳小辫……我老伴织毛衣、做缝纫的技术也都是邻居们教会的。

    这栋楼的条件最差,成长的干部却最多,曾在9号楼住过的人中,有多位成了将军,上百名师团职。后来,干部一批批离休退休、调动工作,各奔东西了。每搬走一户,大家都为他能住上好房而高兴,同时又非常难舍难分,像远别了亲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也告别了居住过二十多年的筒子楼,从东城搬到了朝阳。二十多年过去了,但9号楼发生的一切,当年的友情好像就在昨天,不,像在今天!我怀念9号楼,怀念在9号楼住过的老领导、老同志、老邻居。

推荐阅读

这9个最有京味儿的地方,如果你还有没去过的,就算在...

常有人说,现在的北京日新月异,越来越现代化,越来越繁华,可繁华中总感觉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或许是京味文化的渐渐流失,突然发现老北京的味道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其实有些地方,仍旧保留着京味文化,原汁原味的老北京味道...[详细]

到北京鼓楼去 发现理想“街巷”生活...

十年前,初到北京,周末常去初恋家小住,好吃好喝地蹭饭,在地安门东大街那边,胡同深处的四合院,离鼓楼近在咫尺。在最初的记忆里,这里是旅游胜地,活跃着各种罕见的物种。编着红毛小辫,露着大片刺青胳膊的老外;靠着红色围墙,弹琴唱歌...[详细]

北锣鼓巷99号院9号楼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便住在北锣鼓巷99号院9号楼。   这栋楼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建的,原为单身住的筒子楼,后来虽然成了家属宿舍,但住房设施仍无改善,自来水和卫生间仍是共用的,在每层楼的东西两头各有一个洗漱间,既是大家洗...[详细]

北锣鼓巷99号院9号楼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便住在北锣鼓巷99号院9号楼。[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