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文化古都风情新春寻访宣南几座鲜为人知的会馆

新春寻访宣南几座鲜为人知的会馆

2011年02月11日

i)))Z文化也就成为它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提起宣南,人们往往会想到湖广会馆大戏楼、纪晓岚故居,其实还有您不熟悉的。

  以往,曾有些爱好者计划访问宣南十几座会馆故居,但走了一半儿就泄气了——实在没什么可看的,都是平淡无奇的大杂院。确实如此,可在这平凡的背后却隐藏着当时影响颇大,甚至显赫一时的人物、事件。今天,我在地图上带着大家围着宣南走一圈,会让大家结识上至帝师、大学士,下到中书、主事的众多官员,能领略到那时士人文化的繁盛,再看会馆故居,你就不会觉得它们是普普通通的大杂院了!

  打开地图可知,西城南部的广内、陶然亭、天桥、大栅栏四个街道的胡同,都是会馆林立,故居众多的地方。现在,就让我们在每个街道选一个点,再去那里找找当年的感觉吧。

  ■宣武门校场头条17号,山左会馆也称山东会馆,是北京城的“第三孔庙”, 堪称可与山东曲阜的孔子家庙相比

  去年,电影《孔子》全国上映,周润发让孔子“复活”起来,引发了新一轮“孔子热”,与之相关的文化遗产更加受到人们关注。

  众所周知,北京城里现存两座孔庙,即国子监孔庙、顺天府学孔庙,都在东城,难道西城还有堪称孔庙的地方么?

  出了宣武门不远,一拐便可进入达智桥,著名的杨椒山祠南面就是校场头条17号——山左会馆,也就是山东会馆。传说这里是清朝乾隆年间“刘罗锅”所建。据记载,现存会馆是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扩建而成的,咸丰以后定期举行隆重的祭孔仪式,它不是一般的孔庙,甚至可与山东曲阜的孔子家庙相比。

  会馆尚存东开的红漆蛮子门一间,没有雕饰的合瓦硬山过垄脊,十分朴素。屋顶杂草丛生,北侧的门墩早已失去,用一块带孔的大石头顶着门轴,看得出它确实是 150多岁的“高龄老人”了。外墙倒还有些气势,足足占了半条胡同。一般,北京的重要院落多是坐北朝南,而这座会馆却坐西朝东,是否有面向山东“朝圣”的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进入院门,新建的小厨房代替影壁堵在眼前,真能体会到名副其实的“大杂院”。老住户从这儿指到那说,这一片原来都是会馆,四进院儿,一百多间房,一千平方,横跨三条胡同,南侧本来应当向北延伸的校场二条到这儿就打住了。它的面积在京城现存会馆中名列第四,排在安徽、湖广、四川三座“省馆”之后。如此之大,得益于两位“帝师”的影响力。

  嘉庆、道光年间,山东潍县陈官俊是以后道光帝的老师,滨州杜受田则为后来咸丰帝的老师,并帮助咸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因此,山东在京官员的实力大增,怎能没有一个更加理想的聚会场所呢。于是,大家集资扩地,建成了当时规模可观的会馆。

  而现在,院儿里并没有可称院子的地方,到处都是加盖小房形成的夹道,宽的并行两人,窄的仅容一人侧身通过,里面居然还有人家,想照全景都拉不开镜头。几株老槐树也只能看到树梢,树身都被淹没在小房子中了。解放前,只允许山东人在此居住,最多时四十几户,目前则住了近九十户,翻了一倍多,仍留有一些山东后裔。

  院中的一位大爷介绍,二进院的正殿最大,虽经后代修葺,但形制没变。殿前的台阶已被埋入地下,上面建满了小平房,大殿被遮个严严实实,殿内黑漆漆的,打着手电才能模糊看见里面的结构,残存的方格状直棱窗保留了古老的痕迹,只有高耸的屋顶露出了头。屋脊两侧的山墙上整齐地排列着铃铛般的花纹筒瓦,戗檐和地基都是大条石砌成,墙面磨砖对缝,通风孔砖雕细致,整座房屋有鹤立鸡群之感,正如书中记载:“厅事五楹,规模大备。”

  与稍后兴起的湘军、淮军官员乐于营造大戏楼不同,山东人似乎比较“规矩”,不尚娱乐,得势后更加注重礼教,在会馆中专门修建五间正厅用来祭祀孔子,以期作为北京众多会馆的表率。但眼前的景象很难让人想到,这里曾是容纳上百人,衣冠楚楚,顶礼膜拜,年年“祭孔”的地方。

  咸丰元年(1851年)八月二十七日,仪式达到了鼎盛,不仅所用祭器、孔子圣像来自孔子七十四代孙、衍圣公孔繁灏的捐助,而且参与的多是山东同乡、孔氏后代。

  当时,这里的祭孔活动几乎被孔家“包圆儿”了。在17项祭祀工作中,10项都由孔家人负责。大家公推在京孔子后裔中辈分最高的儒林郎、内阁中书孔宪彝(孔子七十二代孙)主持,孔庆鍸(孔宪彝从子)辅助。孔宪彝、孔繁洙(孔宪彝从孙)恭奉圣像;孔宪彝赞唱;孔宪阶(孔宪彝同辈)司尊;孔庆鉽(孔宪彝子辈)司爵;孔庆第(孔宪彝之子)司巾;孔宪恭(孔宪彝从弟)、孔庆鉽设彻;孔庆锳(孔宪彝子辈)掌瘗燎;孔宪恭、孔繁洙奉福胙;孔宪钰(孔宪彝同辈)司钟鼓;孔宪彝酬宾。

  祭礼后,便将悬挂正厅的孔子像移至专用的三间北房供奉,大厅内外的54件青铜、竹木祭器,必须由会馆管理人亲自检点封存,决不准仆从动手。

  这些礼仪和曲阜相同,为此孔宪彝专门写了一本书,藏于会馆,流传后世。可见孔子后裔对这里的祭祀十分重视,表现出一种对“家”的感情,是其它会馆和非“家庙”的孔庙没有的。山左会馆堪称“孔氏家庙”。

  清末以来,历经八国联军的破坏,科举制的废除,祭孔不兴,没有办学堂,也没有大戏楼的山左会馆,自然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逐渐沦为大杂院,珍贵的祭器也下落不明,所幸这些房子还留了下来。

  如今,太仆寺街的衍圣公府已经消失,昔日辉煌一时的会馆“孔庙”风光不再,面对窘境,不知孔子后人当做何感想。


推荐阅读

宣南会馆四成原址保护

“保国会”旧址在列 记者从昨天(13日)召开的“宣南文化节会馆保护与利用”论坛上了解到,目前现存的宣南会馆中,约有四成会馆将进行原址保护。为了保证会馆的保护有法可依,西城区拟按文物保护的标准对其进行保护。 ...[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