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13世纪高僧骨殖塔陪伴700年胡同的闹与静

2011年12月11日

     
  13世纪高僧骨殖塔陪伴700年胡同的闹与静[墙根网]  
 
    塔院门上的“元万松老人塔”字样。
 
 
13世纪高僧骨殖塔陪伴700年胡同的闹与静[墙根网]
     
  透过砖塔胡同40号楼上窗户的横隔板间隙看万松老人塔,这里是观塔的最佳地点。上世纪80年代,砖塔淹没在民居和各种商店的喧闹氛围中,目前西城区基本完成了居民的腾退和塔院新建工作。
 
13世纪高僧骨殖塔陪伴700年胡同的闹与静[墙根网]
 
     
万松老人塔院内,住着很多建筑工人,近期在历代帝王庙做工程,每天下午,这位妇女在此做饭,等待下工的人们。
     

13世纪高僧骨殖塔陪伴700年胡同的闹与静[墙根网]
 
     
砖塔胡同东口。
 
     
13世纪高僧骨殖塔陪伴700年胡同的闹与静[墙根网]
 
     
砖塔胡同60号,关帝庙。
 

 ■ 溯源

 万松老人塔,位于西城区西四砖塔胡同东口南侧,始建于元代,据记载为金元之际的高僧万松老人的骨殖塔。“砖塔胡同”因之而得名,是北京作为文化古城的早期标志之一。万松老人塔原为八角七级密檐式,清乾隆十八年(1753)重修时加高至九级。现塔为八角九级密檐式,高约15.9米,密檐下不施斗拱,为叠涩封护檐,顶部为尖形筒瓦顶,最上为刹座和宝珠,属于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北京城区现存唯一的密檐式砖塔。该塔塔院曾长期被民居与商铺所占,地铁四号线下穿对砖塔又造成一定威胁,近年来西城区采取的塔院腾退与砖塔保护工作基本完成,但目前尚未正式开放。

 ■ 北京经纬

 保护砖塔须明确权属

 砖塔胡同被称为是北京最古老的胡同之一。它的闻名,既有因之得名的万松老人塔,已有700多年的历史,也因为胡同曾居住过鲁迅、张恨水、刘少奇、老舍等名人,并有关帝庙、贝勒府等文物古迹。但具体在文物保护方面并不理想。

 名人故居现多已不存。万松老人塔持续几年之久的腾退及塔院新建工作虽然即将完成,但今后的对外开放时间、定位依然不明,西城区文委文物科有关人员表示,砖塔目前的“权属不明”,对古塔的有效保护、功能发挥产生影响。

 关帝庙中依然租住着多个住户,拥挤及混乱的现状对保护明显不利。而住户冯詠明表示贝勒府所在的院落也面临着防空洞积水过多,有可能坍塌的威胁。即使是寻找参与1986年维修古塔的人员,以采访内部塔的有关蛛丝马迹,同样显得很无力。文物保护需要更多体现在行动落实上,思想的重视则为一切工作的前提。

 金元高僧墓塔现为清塔包元塔

 西四南大街上匆匆的过客,每当走到砖塔胡同旁,常会做短暂的停留。隐藏在闹市中的这座古朴的砖塔,很能吸引人们的眼球。不过紧闭的塔院大门,让许多人只能远远瞅上一眼,有关塔的来历更无从得知。即使是砖塔胡同的老住户,79岁的张玉萍也只知道胡同的名字与塔有关,但塔为谁而建她并不了解。“我们街坊邻居平时都叫它‘老和尚塔’,我也不信佛,很少到塔院里头去仔细瞧过。”

 汪建民曾考察过北京大多数的古塔,在他眼中,西四的这座砖塔高约15.9米,个头不高,塔身没什么装饰,因此单从外表上看是没太多可欣赏之处的。“但这个塔有两个值得关注的地方,一是此塔所纪念的“万松老人”;二是塔身有气孔,说明是空心的,里面有东西,曾在元代历史上影响较大。”

 万松老人是金、元间著名的佛教曹洞宗的大师,曾在仰山栖隐寺(今门头沟)修行,“为人耿直,不依附于权贵,又对忽必烈治国有影响”。元代重臣耶律楚材是其学生,其所著《湛然居士集》中记载,金章宗曾给万松老人赐钱二百万,差使到栖隐寺要万松老人跪下接旨,老人说:“出家儿安有此例?”于是焚香后站着接了旨。

 1986年,文物部门对塔进行维修时,发现塔中确实有东西———里面包着一座元代的砖塔。汪建民说,“虽然塔院门额上写的是‘元万松老人塔’,但人们现在所能看到的八角九级的砖塔,其实并非元塔,而是清塔。”据史料记载,万松老人圆寂后学生所建的塔本为八角七级砖塔。到清朝乾隆十八年(1753年),乾隆敕令将元塔外面又包砌一层九级砖塔加以保护,于是形成了如今清塔包元塔的特点。

 “人倚塔造屋,豕肩挂塔檐,酒瓮环塔砌”

 按照北京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陆原的分析,“万松老人圆寂(1246年)后建塔于此,当时属于金中都的郊外地区,等到元大都建都时(1267年)在金中都的基础上往东北偏移,这里才成为城市的一部分。元代北京城盛行杂剧,砖塔胡同周围是当时著名的勾栏瓦肆所在地,因此热闹非凡。”娱乐业的发达,催生了餐饮业的繁荣。《帝京景物略》中记载:“不知何年,人倚塔造屋,外望如塔穿屋出”,“又不知何年,居者为酒食店,豕肩挂塔檐,酒瓮环塔砌,刀砧钝,就塔砖砺,醉人倚而拍拍,歌呼漫骂,二百年不见香灯矣”。

 砖塔胡同里的冯詠明回忆说,塔院里解放前也有饭馆,后来又有药房和裁缝铺,“曾为王光美做过旗袍的有名的孙裁缝就在那儿开过铺子。”直到上世纪80年代,塔院中除了民居,也曾有过家电商店、妇女用品商店,砖塔一直淹没在喧闹杂乱的氛围。

 目前西城区基本完成了居民的腾退和塔院新建工作。新建的北屋,成了暂住其中的建筑工人的临时宿舍和后厨。因为时不时有好奇心强的人闯入院子,给塔拍照或参观一圈,负责给工人做饭的刘大姐白天尽量保持大门紧闭,“倒不是不想让人参观,主要是怕工人们的财物有可能丢失。”

 西城区文委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由于砖塔的权属不明,尚未正式对外开放。以后对塔还要做一些残砖补修方面的修葺,将来有可能主要用于旅游观光。

 保护欠缺和受现代生活困扰的“文化”胡同

 可能正是因为胡同口有700多年历史的万松老人塔,在居民眼中砖塔胡同便是一条很有“文化”的胡同,光是近代,胡同中就曾住过许多名人。砖塔胡同84号曾是鲁迅居住过的地方(原为砖塔胡同61号),在这偏僻的三间房内,鲁迅写出《祝福》、《在酒楼上》、《中国小说史略》等作品。记者在院落中碰到老住户刘凤琴,听说是来参访鲁迅故居的,她一边口头抱怨着“一点没有原来的样儿”,一边乐于给人介绍当年房屋的格局以及鲁迅家人的住宿情况。张恨水、刘少奇等也曾在砖塔胡同居住,但由于胡同拆迁或改造,其故居大多已不存在。

 在冯詠明眼中,砖塔胡同除了古塔,自己家所在的“多罗贝勒永恩府”以及关帝庙都是很有历史的。“永恩是乾隆的儿子,这个贝勒府的院子曾是三进院落,贯穿两个胡同。关帝庙曾在文革时破坏过一次。这样的文物,现在都没受到很好的保护,依然住着人不说,房子要做到不漏不危也很难。”

 古塔作为佛教大师万松老人的墓塔,曾长期被遗忘。冯詠明说如今砖塔胡同在附近同样成了“被遗忘的角落”:虽然位于北京的中心地带,周围胡同基本都实现了煤改电,砖塔胡同仍然靠烧煤。“以前对门儿就是煤铺,后来煤铺变成了‘砖塔旅社’,冬天我们就到其他胡同去买煤,现在买煤一直要跑到西直门去,除了运费贵,已经越来越不方便了。”他们家紧邻着古塔,自从地铁四号线通车以后,地下传来的隆隆作响的噪声,同样带来许多困扰。冯詠明说,“修建地铁时,文物部门为防止万松老人塔发生塌陷,搭建许多脚手架用以保护。最终地铁对塔身的安全没什么影响,想不到随之而来的隆隆声又成了‘万松老人’另一需要面对的新问题。”

 ■ 古塔·推断

 先有塔后有砖塔胡同

 ●陆原,北京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 

 说万松老人塔是元代的塔,并不准确。按史料记载,万松老人生于1166年,死于1246年。1267年,忽必烈下令开始建造元大都,1271年改国号为元。因此万松老人去世的时候,元还没有建立。

 砖塔胡同在元代实际是类似红灯区的娱乐场所,著名的勾栏胡同也在附近。万松老人是佛教高僧,其弟子不可能把他葬在这样的地方。从年代和情理上来说,都是应该先有塔后有胡同。

 ■ 古塔·存疑

 选址原因及元塔详情待考

 ●汪建民,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编辑,《北京的古塔》作者 

 对于万松老人塔的史料记载并不多,因此,就有许多存疑的地方。比如为什么选在西四这个地方,就不甚清楚。据记载,万松老人曾在燕京报恩寺内从容庵修行,有学者称砖塔选址的地方就是从容庵所在的地方。但据现有的史料所查,其中提到的报国寺及从容庵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在齐化门(今朝阳门)内太庙西北的方长老寺内,但这是元大都建成以后的地名,因此在年代上不相符合;另一处指在南城的报恩寺内,属于金中都旧城的范围,同样不是砖塔所在的地方。

 先有砖塔,再有砖塔胡同这点大体能够确定。但建塔当时此处是否有民居并不好判断。虽然西四当时属于金中都的郊外,但附近的广济寺在金朝就已出现,附近的北海、什刹海,对于习惯于“近水源而居”的人们来说,又是理想的居住地。由此推测,很可能在万松老人塔建立之初,附近已有民居存在,不大可能是荒野之地。这是第二个存疑之处。

 第三个存疑的地方是万松老人塔中元塔的样子。1986年文物部门维修该塔时,只说发现其中包着元塔。后来一直也未再打开看过,元塔的具体情况无从得知。再有,契丹族、蒙古族、旗人满族等,一般崇尚自然色,元代的塔有许多便是白色的。万松老人塔中的元塔,是否外面也涂为白色?因为没有亲眼所见,因此并不好说,只能作为一个存疑有待证实。

 ■ 古塔·胡同名人

 张恨水的“黑巷”记忆

 ●冯詠明,砖塔胡同42号居民

 鸳鸯蝴蝶派作家张恨水曾居住在砖塔胡同43号(已拆),并在此走完他的人生旅程。他和我父亲都算老街坊,见面打招呼,也相互串门儿。张恨水有一篇《黑巷行》写他从砖塔胡同穿过的情景:“胡同里是土地,有些车辙和干坑,若没有手杖探索着,这路就不好走。在西头遥远地望着东头,一丛火光,遥知那是大街。可是面前漆黑,又加上几丛黑森森的大树。有些人家门前的街树,赛过王氏三槐,一排五六棵,挤上了胡同中心,添加阴森之气。”我们胡同很深,以前甭说晚上,就算是中午人也很稀少。

 我家所在的永恩贝勒府,在满清灭亡后这房子就荒芜了。民国初年,我爷爷买下了这宅子的一半。这个院子是三进院落,贯穿两个胡同,以前叫大院胡同后门5号,现在叫砖塔胡同42号。郭沫若以前就住在大院胡同后门5号。他最喜欢海棠花,我们院里种有四棵海棠,一开花,郭沫若就让人把中门打开,上院里来赏花。

 
推荐阅读

北京最老胡同砖塔胡同将整治

区名城保护工作做准备——今年,西城区将进行后帽胡同、四根柏胡同等29条胡同街巷综合整治工程,其中将打造15条精品胡同,包括位于西四丁字路口以西北京历史最悠久的胡同之一——砖塔胡同。...[详细]

七百岁古塔变脸始末

旧北京俗传,东城无塔,而西城有五塔,即妙应寺白塔、北海琼华岛白塔、砖塔胡同的万松老人塔及原西单电报大楼位置的庆寿寺双塔。由于庆寿寺双塔20世纪50年代扩展长安街的过程中被拆,今西城尚有三塔。随着这次万松老人塔由“...[详细]

北京最古老的胡同-砖塔胡同

砖塔胡同是北京历史最悠久的胡同之一,也是目前北京遭到破坏较少,风貌保存较好的胡同之一。位于西四牌楼附近,砖塔胡同这一名称,来自于矗立在胡同中的一座青砖古塔,这座塔是元代名臣耶律楚材的老师,金元之际的高僧万松老人的...[详细]

砖塔胡同鲁迅故居将修复

西城区区长王少峰表示,砖塔胡同84号院暂不拆迁,砖塔胡同将同时得到完整保护   位于西城区的鲁迅故居,将依据历史照片原貌修复,其所在的砖塔胡同也将同时得到完整保护。昨日,西城区区长王少峰做客城市服务管理广播“市民...[详细]

大栅栏的名字源于防贼?

据研究,现如今东四、西四、南锣鼓巷一带的胡同,大多是元代遗存下来的胡同,只不过元代胡同的名字没有传下来。那么,《析津志》中记载的元大都有“二十九条胡同”,今天又在何方呢?遗憾的很,历史的烟云淹没了其中28条胡同的名...[详细]

北京胡同,岂是一个拆字的问题?

这里是砖塔胡同84号院,一个个拆字深深刺痛了人们的心,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将消失。[详细]

砖塔胡同84号院“鲁迅故居”将拆迁...

昨日,砖塔胡同,一老人正驻足观看贴在84号院外墙上的拆迁通知。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尹亚飞   项目拆迁办介绍,该区域将建回迁楼和学校;西城区文委表示,该院非文物或挂牌保护院落   本报讯 (记者张永生)木门斑驳,屋檐落...[详细]

老北京胡同之最

老北京的胡同,蕴含着浓郁的平民气息,多彩的百姓风情,充满鲜活的诗意,这里有悠闲,有寂静,有暑天和冬夜的叫卖声声,有受八旗弟子影响的玩乐,也有八百年京师积攒的建筑格局。老北京胡同的风味,像陈年的老酒,越品越有味儿。如果说气...[详细]

北京胡同之根-砖塔胡同

砖塔胡同因胡同东口(通西四南大街)的砖塔而得名。是北京市历史最悠久的胡同之一,也是目前北京遭到破坏较少,风貌保存较好的胡同之一。 [详细]

13世纪高僧骨殖塔陪伴700年胡同的闹与静...

 万松老人塔,位于西城区西四砖塔胡同东口南侧,始建于元代,据记载为金元之际的高僧万松老人的骨殖塔。“砖塔胡同”因之而得名,是北京作为文化古城的早期标志之一。万松老人塔原为八角七级密檐式,清乾隆十八年(1753)重修时加...[详细]

砖塔胡同重修砖塔

经过一年多的修缮,城区惟一保存下来的古代砖塔––万松老人塔日前拆去了围挡,重新亮相在西四丁字街口。这座高约15.9米的金元时代的密檐八角九层砖塔是纪念金元名僧万松行秀禅师而建造的,塔龄超过600年。目前有关部门正...[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