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

2012年01月06日

坐在恭王府天香庭院的廊下,望着细雪般飘落的槐花,我心头一阵迷茫,今兮何兮,我为何坐在这里?古槐树下,庭院的主人已经远去,所替代的是熙熙攘攘的参观人流,一批又一批,不间断,无停歇。人们迈过府邸高大厚重的门槛,穿过精美的垂花门,感叹着屋宇的高大,赞美着檐下合玺彩画的精致,谈论着清朝王爷的阔绰。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清摄政王多尔衮住所睿亲王府

  作为北京现存最完整的清王府,什刹海边上的恭王府每年吸引着成千上万的访客,是京城必去的游览之地。占地六万多平方米的府邸和花园拥有各式建筑群落30多处,处处体现着堂皇富贵的风范和民间清致素雅的韵味,东、中、西三路由南向北以严格的中轴线贯穿着多进四合院落。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恭亲王府的会客厅多福轩

  一个母亲,领着小孩由中路的嘉乐堂出来,从我身边走过。母亲教导孩子说,听着,你得当大官,当大官就可以住这么多房子,你看看咱家现在那一点点地方,哪能和人家比……这个母亲大概没有想到最初兴建这座大宅的是和珅,那个敛财无数、卖官鬻爵的贪官于嘉庆年间被抄家处死,下场并不美妙,倘若那孩子长大以后真有和珅的“本事”,那位让孩子“当大官”的母亲恐怕肠子也得悔青了。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王府内的戏楼

  和珅死后,此处私宅便被赠给了庆王永璘。临终的道光皇帝在病榻上召集朝廷十重臣,当面打开传位锦匣,在立第四子奕詝为皇太子的同时,也将第六子奕封为恭亲王。庆王府被转赐给了新册封的恭亲王。两年后,奕入住内务府整饬一新的恭王府。作为一等贵族,他的府邸不仅宽大,建筑也显示了不可逾越的等级,明显的标志是门楼和房屋的开间大小。亲王府的门楼五间,正殿七间,后殿五间,后寝七间,左右有配殿——低于亲王等级的王公府邸决不能多于这些数字。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恭王府花园正门俗称“西洋门”,形制仿圆明园中大法海园门所建

  整个王府中路的屋顶由灰瓦改成了绿琉璃瓦。府邸最深处横有一座两层的后罩楼,后墙共开46扇什锦窗,内有108间房,俗称“99间半”,取道教“届满即盈”之意。楼房美丽大气,窗子造型别致,原是王府女眷和女仆住的地方,民国间做过辅仁大学女生宿舍。我曾经写过一篇小说《后罩楼》,写的是贝子府最后一位格格留守后罩楼,“文革”期间悲惨去世的故事,小说中的后罩楼有恭王府后罩楼的影子,也有我居所附近某宗室府邸后罩楼的残存,作为老北京人,我们常常生活在历史的罩护中,举手投足,无意间便搅动了那些尘网蛛封。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礼亲王代善之孙勒克德浑的府邸顺承郡王府

  不少人都见过恭亲王奕的照片,据1871 年给他照相的苏格兰摄影师汤姆森回忆说,恭亲王“中等身材,体态清瘦,说实在的,他的外貌并没有像在场的其他内阁大臣那样给我留下那么好的印象,然而用颅相学的角度来看,他的天庭确实饱满。他的目光敏锐,静坐时脸上流露出一种异常坚毅的神情。”恭亲王在西人面前的首次亮相是在1860 年。在英法联军的隆隆炮声中,咸丰皇帝仓皇逃往热河,匆匆起用兄弟奕为“钦差便宜行事全权大臣和硕恭亲王”,让其留守北京,与洋人们和谈,签订《北京条约》。当时的北京城外皇家园林被焚,皇家脸面丢失殆尽,城圈内掠劫未息,街面横尸遍地,一片狼藉,当然不得不以割地赔款的代价换取帝国短暂的平静。内忧外患、政局波动中临危受命的年轻亲王居然令西方国家刮目相看,与恭亲王多次接触的美国传教士、日后北京大学的首任校长丁韪良谈到恭亲王时也说,“他没有见过外国人,也没有显著的势力,京师的御林军已经溃散,圆明园被洗劫,城市也已失陷”,然而,“恭亲王没有表现出丝毫悲伤,毫不示弱,努力争取最有利的条款。”在当时英国随军摄影师比托的镜头中,27岁的奕不卑不亢,眉宇间显露出与年龄完全不符的沧桑。恭亲王的外交才能,获得了朝野褒贬不一的评价,他被人们称为“鬼子六”。

这次经历让恭亲王痛切地感受到了中西方的差距。次年咸丰皇帝暴毙热河,在辛酉政变立下头功的奕受封议政王,任军机处首席大臣、总管内务府大臣等职务,集军政、外交、皇室事务大权于一身,重用汉臣,提倡引进西洋先进技术,改善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举凡同治、光绪年间的改革,无一不在他保驾护航下得以出台和推进,洋务运动的主要人物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也尽在他的羽翼下得以发展。本已痼疾缠身的清王朝居然出现了颇具声势的“同光中兴”,恭亲王可谓厥功至伟,其代价便是个人命运的几番沉浮和朝野舆论的毁誉参半。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豫亲王府前的石狮半趴半卧,神态慵懒,为旧王府的仅存。

  恭亲王近三十年宦海生涯,历经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四次遭罢黜,五次被起用,到中日甲午战争之际担任总理衙门大臣时,年事已高的老王爷已无力为负荷繁重、内困外扰的帝国之船掌舵保航了。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奕病逝,光绪帝和慈禧亲临王府祭奠,赐谥“忠”,赞其“罢不生怼,用不辞劳,有纯臣之度焉”。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昔日醇亲王府府门侧面的琉璃影壁依旧色彩艳丽

  辛亥革命的一声炮响,清廷结束。1924年,冯玉祥将皇帝溥仪“请”出了紫禁城,独有重华宫深处的“芝兰室”中,同治的瑜妃、瑨妃两个妃子(即后来的荣惠太妃和敬懿太妃)还一起摽着劲儿,誓死不离开。民国政府不能把俩老太太硬扔出去,让前清室总管内务府大臣绍英去做工作,准备了两辆汽车,把老太太们接出紫禁城,移住到了宽街的大公主府。后来,俩老太太嫌公主府终日喧哗吵闹,便在麒麟碑胡同买了一院房,搬过去居住了。我小时候曾经认识一个叫“老张”的人,据说在麒麟碑曾经给老太妃们当过差,是不是太监不知道,小孩子不敢问这些。如今芝兰室东面的大炕上,还铺着锦缎褥子,墙上用翠鸟羽毛做的画,数百年过去,鲜艳如昨。每每看到这些,我便想起曾经在这里坚守过的老太太们和那个被我叫做“老张”的人。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公主坟因葬有嘉庆皇帝的两位公主儿得名

  和两个妃子一样,奕之孙、小恭亲王溥伟也不愿离开那个时代。当其他王府因失去经济来源,纷纷被转让、迅速败落之时,家财殷实的溥伟一心“复国”,变卖家产、四处活动,最终将庞大的恭王府家业尽数败光,自己也在北洋军包围王府的情况下,逃亡青岛,最终穷困潦倒、客死长春。而他的儿子毓嶦——末代皇帝溥仪在长春小朝廷中“赐封”的末代恭亲王,一天也没有在这里生活过。2004年恭王府大修时,81岁的毓嶦才第一次踏入这座祖辈奋斗、享受、经营过的府邸。它陪伴着府主们走过了乾隆至宣统共七位皇帝的统治时期,经历了清朝从盛至衰的潮起潮落,像一面镜子,见证了中国封建王朝的灭亡,所以历史学家侯仁之感叹“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昔日和亲王府的旧址上,楼屋再起,紫藤架下树影婆娑

  清朝灭亡以后,各王府的命运五花八门,有皇上的时候府邸归宗人府管辖,产业并不属于使用者本人,宣统退位,太后隆裕下诏,将各宗室所占府邸划为私产。时局的变化,使大多王府面临被卖、被占的结局。奉系军阀张作霖,用七万银元半掠半买将顺承郡王府弄到手,将王府五间正殿改为七间,对其他殿宇也做了改动扩充,草莽出身,当然置“规制”而不吝,我行我素,整出一座“大帅府”。用文化人的语言说,“并没有给这个城市以新的精神”。今日,北京城内的众多府邸或被机关占用,或沦为大杂院,或改作寺院,或变作了私人宅院,有的仅剩几块老砖,有的残留几个石墩,有的被众楼包围,有的被改建得面目皆非,有人用“不伦不类”、“无人再识”来形容它们当不为过。“想秦宫汉阙,都做了衰草牛羊野,不恁么渔樵没话说”。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墙根网]

 醇亲王府西山上的瑰宝亭纪念宋庆龄百年诞辰时修建的

  相比之下,恭王府是幸运的,它能从多个单位占用的大杂院中挣扎出来当出于多方的努力。1981年,国务院机关事物管理局在同有关单位的多次磋商的基础上,形成了《关于恭王府住户搬迁情况的报告》,报告中建议,恭王府内腾出的房屋无论产权属于哪个单位,均移交给恭王府,由文化部负责接收管理。在恭王府的展出照片上,我看到了府邸腾出的艰难,填塞于各处的自建房,改装的花厅,胡乱拉扯的电线、随意而铺的管道,堆置在耳房的浴缸……我也看到了贺敬之写给谷牧的一封亲笔信,谈到了搬迁中不好解决的问题,谷牧批示“我一定会过问”。在从上到下的共同努力下,今天的恭王府被修缮一新,对外开放,让人们见识了封建社会王公贵族们生活的一部分,想必就是恭亲王在此居住期间,这座府第也没有现在这般漂亮整齐,管理得这般井然有序。

  沧海桑田,几经变换,其实却不过百年。


推荐阅读

探访北京王府现状:部分成大杂院

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市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上,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提交了一份“老城重组应列出‘王府腾退保护’时间表”的提案。孔繁峙称,现在北京共有15座王府被列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和市级文保单位。其...[详细]

揭秘北京醇亲王府:险被国民党没收 花园辟为宋庆龄...

1928年载沣携全家人离开醇亲王府,赴天津与已在那生活了四年的末代皇帝溥仪会合。不久,溥任跟随几个姐姐进入天津耀华学校上小学。从此,醇亲王府一家人开始了在天津的隐居生活。但谁也没想到,由于京城时局动荡,这一家人在天...[详细]

醇亲王府

醇亲王府:740)this.width=740" align=right border=undefined>醇亲王府位于后海北沿。前身是清初大学士明珠的宅第。 乾隆五十四年封其十一子水理为成亲王,并将明珠府赐永理。随即按王府规制改建。此府传至毓橚时,被...[详细]

北京王府之僧格林沁王府

炒豆胡同属东城区交道口地区,是交道口南大街路西从南往北数的第一条胡同。胡同自东向西沟通交道口南大街和南锣鼓巷,长400多米。此处明代称“炒豆儿胡同”,清宣统时称“炒豆胡同”,1965年整顿地名时称“交道口南九条”,“...[详细]

醇亲王府的帝王情劫

什刹海后海北沿的宋庆龄故居,原本是醇亲王新府,宣统皇帝溥仪就出生在新王府里,所以有人推论说,溥仪就是出生在宋庆龄故居里。今儿个我告诉您,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宋庆龄故居只是王府的花园部分。当年醇亲王一家子的...[详细]

清初八大铁帽子王及王府

清在北京建都后,沿用明朝的紫禁城,并开始了诸王的分封和王府的修建。清朝与明朝不同,明朝对诸王是分封在全国各地,采取“封而不建”的办法,即“分封而不赠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详细]

京城的王公府第

说起王府,人们可能一下子就想到堪称中华第一街的北京王府井。近年来京城的许多宾馆饭店、旅游娱乐场所、甚至住宅小区也都冠名为某某王府花园,让人莫名其妙,似乎要沾上皇家的贵气才显出档次。眼下京城的胡同、四合院游正...[详细]

北京有多少座富可敌国的王府?

北京有多少座王府?仅1920年(已是清帝退位后第八年)的《北京实用指南》,就记载了其时有名有姓、建筑尚存或可查的王公府邸合计74所。[详细]

北京清朝王府位置表

北京清朝王府位置表[详细]

清宫穿越 北京城里寻找康熙阿哥们的府邸...

 清宫剧的热播,吸引了大批粉丝追捧,尤其是清宫穿越剧,以至于网友微博调侃“今年四爷好忙”!荒诞也好,雷同也罢,不管怎么说,这些清宫剧的热播,将清康熙帝一朝的轶事遗闻舒展的淋漓尽致,观众们也看的不亦乐乎。史料记载,康熙多子...[详细]

四合院与皇宫之间:北京的王府

北京的王府是介于四合院与皇宫之间的一种古代建筑形式,也是一项珍贵的文化遗产。可惜的是,北京的王府大多毁坏严重,完整者少。本文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景象。 ...[详细]

北京王府:前世今生诉说北京变迁故事...

 北京的王府是介于四合院与皇宫之间的一种古代建筑形式,也是一项珍贵的文化遗产。可惜的是,北京的王府大多毁坏严重,完整者少。今日,北京城内的众多府邸或被机关占用,或沦为大杂院,或改作寺院,或变作了私人宅院,有的仅剩几块...[详细]

王爷与王府

北京四合院的建筑规模、样式、布局都是严格按照封建礼制建筑的,等级差别十分明显。大体上可以分为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公侯、品官、百姓等级别,如果逾制建宅要论罪,直至处以死刑。 明朝时曾有规定,九五之数为皇...[详细]

探访北京的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

坐在恭王府天香庭院的廊下,望着细雪般飘落的槐花,我心头一阵迷茫,今兮何兮,我为何坐在这里?古槐树下,庭院的主人已经远去,所替代的是熙熙攘攘的参观人流,一批又一批,不间断,无停歇。人们迈过府邸高大厚重的门槛,穿过精美的垂花门...[详细]

探访北京王府:帝国背影下的记忆

坐在恭王府天香庭院的廊下,望着细雪般飘落的槐花,我心头一阵迷茫,今兮何兮,我为何坐在这里?古槐树下,庭院的主人已经远去,所替代的是熙熙攘攘的参观人流,一批又一批,不间断,无停歇。人们迈过府邸高大厚重的门槛,穿过精美的垂花门...[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