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文化古都风情大小石桥 正黄旗下侯门浮沉

大小石桥 正黄旗下侯门浮沉

2012年02月02日


大小石桥 正黄旗下侯门浮沉[墙根网]

 

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鼓楼大街,自古繁华之处。酷夏黄昏时分,行走此处难免让人心浮气躁。但转过弯来竟然就是最幽静地段。“误入鼓楼深处”的结果则是,不仅发现此处阴山背后好乘凉,竟然还是前清大人们比邻而居的钻石地段。也难怪,旧鼓楼大街以西是正黄旗领地,以东则由镶黄旗驻扎,和皇上直接沾亲带故的两黄旗,不出大官才怪。
 
小石桥胡同
旗门大爷“绕着走”
 
“也就是这些年外来人多了。记得我小时候刚建国那会儿人口普查,您猜怎么着:登记结果90%以上都是‘在旗’!”年近古稀的桂大爷说得一口老北京话,和他笼中啼鸣的鸟儿一样柔和,不禁让人想起了老舍笔下的“小夜曲”。
 
即使是在七月流火的黄昏到胡同口纳凉,老头儿也穿得齐齐整整。“我这么大岁数除了游泳和洗澡就没当众光过膀子。那要是祖宗再世,看见这么有辱斯文,还不直接上大耳贴子给我啊!”敢情这位貌不惊人的北京胡同大爷,祖上正是步军统领衙门的右翼总兵,这是个什么概念?“武官里能管他的只有九门提督,也就是隆科多、和当过的那个职位。文官?正一品内阁大学士来了,也不用听他的!”
 
就在旧鼓楼大街路西北端不长的大石桥胡同里,除了当年的步军统领衙门右翼总兵桂端住在胡同东头外,还有东三省总督赵尔巽、热河副都统瑞祥等要员在此开邸。而比邻的小石桥胡同内,荆州将军志尚、内务府堂官杨立山均于此列第。除了官邸外,两条胡同内的拈花寺、嘉慈寺、广济寺等寺院门槛也一个比一个高,因为都是皇家直属寺庙。
 
不知是不是官多了不值钱、还是“官官相轻”的缘故,此地当年最让人侧目而视的大人物,居然是一位看关帝庙的师傅。“您圣明,看我们这儿胡同挺宽吧,大宅门多肯定窄不了。但当年一般的八旗纨绔子弟进不来,只敢绕着走。为什么?就因为这位‘石佛爷’。”
 
石佛爷大名石达,字子宽,体态也人如其名,颇似一具心宽体胖的弥勒佛像。石爷是江苏人,跟着进京做邮传部尚书的江苏老乡——盛宣怀一道进了北京城,在小石桥住了下来,平日里给尚书府看家护院。《辛丑条约》签订以后,清廷财力不支,旗人的“铁秆庄稼”也只得克扣发放。而此时的盛宣怀则在办洋务中成了最有钱的红顶商人,号称中国最著名的第一代资本家。但对于这位一品高官,“旗门大爷”却视其为没有根基的暴发户。结果十几位旗门大爷就这么着雄赳赳气昂昂,跑到到姓盛的门前拔份儿去了:虽不求按月打点打点,也得三节意思意思。没想到刚到大门外,这位看家护院的石子宽石爷就说了四个字:挡驾、送客,然后关门了事。这可让旗门大爷颜面尽失!怎么找回面子呢?旗门大爷们深思熟虑后,在盛府门前摆了一座“金笼阵”。十几个鸟笼子横在盛府门前,“要是不小心碰坏了我们笼子,惊了鸟。我这宝贝蛋他可赔不起!”
 
按旗门大爷的思维方式,鸟笼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笼中之鸟更是至高无上。在茶馆中说崩了要动手,也得先把“宝贝蛋”请走。但石爷可不吝这个,踱出大门,环视了“金笼阵”一圈,片刻间一个旋风腿,十几个鸟笼子均不翼而飞。旗门大爷这下可真急了眼,“忽啦”一下一拥而上。但还没等明白过来,又都被摔在了地上。气得几位爷想告他,可一打听,“姓盛的有来头,进庆王府都不用递帖子。” 旗门大爷虽把面子看得比命还金贵,但此时也只能自认晦气。之后逢旗人子弟便告之:离大小石桥远着点,当心石佛爷打你!打那儿以后,“小石桥石佛爷——绕着走”的歇后语,就这么流传了下来。
 
常言道:不打不成交。几年之后到了民国,盛家移居海外,得到一笔数目不小安家费的石佛爷竟跑到胡同尽头的关帝庙当起了看庙的,没事时在茶馆一泡,大酒缸一坐,没几天便和旗门大爷交上了朋友。后来据说石爷投奔了新四军,因为江苏有块保留至今的新四军烈士纪念碑,石子宽的大名赫然在列。

推荐阅读

大小石桥 正黄旗下侯门浮沉

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鼓楼大街,自古繁华之处。酷夏黄昏时分,行走此处难免让人心浮气躁。但转过弯来竟然就是最幽静地段。“误入鼓楼深处”的结果则是,不仅发现此处阴山背后好乘凉,竟然还是前清大人们比邻而居的钻石地段。...[详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