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文化古都风情泰安里:老天桥开出“海上花”

泰安里:老天桥开出“海上花”

2012年02月02日

泰安里:老天桥开出“海上花”[墙根网]

 

文 黄哲 摄影 王甜 协助 Emmie
 
90年前便有抽水马桶
 
老北京在“东富西贵”之外还有句话:穷崇文、破宣武。可在张恨水这位旧京风物的权威释者那里却不是这样。无论是《春明外史》中夜游园的浪漫,还是《啼笑因缘》里吃西餐、租住里弄的新潮,都发生在一个地方—香厂。难道就是天桥地区的香厂路?带着这样的质疑,我们在“友谊医院”站下了车。
 
当拐进仁寿路时,突然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尽管过去宽阔的马路如今已被杂货铺、三轮车和小餐馆堵塞得有些拥挤,但丝毫不妨碍我们对位于仁寿路东、香厂路和仁民路之间那处保存完好的巨大建筑的痴迷。门洞上依稀可见斑驳的字样——泰安里。
 
往里走,颇有种时空错乱之感,似乎走进了哆啦A梦的随意门,到了三千里之外的上海。整座建筑用青砖砌成,上有法式孟莎顶,楼梯间通气的是德国式的大圆窗。
 
进入大门,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弄堂。弄堂两侧共有六幢各有独立天井小院。六个楼门,两两相对通向弄堂。楼门上方有罗马式浮雕,只是已显破损苍旧。踩着吱吱呀呀的松木楼梯上二楼,小巧紧凑的回廊连接起按八卦分布的各屋。天井的顶部是罩棚,周围有数个窗户大小的通风窗。布局堪称严谨。
 
“当年这里是高档住宅区,棒着呢。有卫生间,但没厨房,和现在的酒店式公寓一个道理。”住在西南院的一位年过半百的陈师傅告诉我们,因为他的父母是进城干部,所以他有幸降生在这里。“在我记忆里,这里每个院子都有一个有上下水的独立卫生间。那会儿大家也没环保意识。一群不懂事的小孩可爱玩抽水马桶呢。”
 
但对于传说中的卫生间,我们却没发现其踪影。“早改了!在上世纪生育高峰期,住户把能利用的空间都用上了。”为了增加居住面积,北侧的其中两个院门也成了牺牲品,“解放牌”的红砖早已把它们堵死,成了房间的山墙,而在原来卫生间的位置开的小门不仅逼仄,还要时刻小心冬季管道冻裂流到地面的冰水。
 
海派里弄的繁华梦
 
天色近晚,红霞中的泰安里颇有几分凄美。作为北洋政府新市区运动产物,90岁高龄的泰安里年轻时曾有过繁华与美丽。
 
建成之初,这里曾是栖凤之所。几位江南来的风月俏佳人和当年的白领一族比邻而居,倒也相安无事。而其中的翘楚则是遭遇十年牢狱之灾的赛珍珠,曾在东南角二楼住过小半年。60年后这里又住过一位名人。“最东面两个院子当年曾是风雷京剧团的单身宿舍。30年前,还是毛头小子的于荣光就在那间屋子猫着呢!”

推荐阅读

泰安里:老天桥开出“海上花”

老北京在“东富西贵”之外还有句话:穷崇文、破宣武。可在张恨水这位旧京风物的权威释者那里却不是这样。无论是《春明外史》中夜游园的浪漫,还是《啼笑因缘》里吃西餐、租住里弄的新潮,都发生在一个地方—香厂。难道就是...[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