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等待“狗”年“狗”掌故也能动人心

2012年08月18日

等待“狗”年“狗”掌故也能动人心[墙根网] 等待“狗”年“狗”掌故也能动人心[墙根网]

文绣在逗小狗(清宫老照片) 溥仪和狼狗,左为婉容之弟润麒(清宫老照片)摄/方义

  “狗”胡同京城寻踪“狗”人物性格刚直“狗”年月土匪变司令———

  今天进入腊月,农历丙戌年已经遥遥在望。丙戌年是狗年,狗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我们在狗年即将到来的时候推出一个专版,讲讲与狗年相关的人、物、事,实际上是以一种有趣的串联方式,回顾一下有趣的历史。这里面的故事,还是非常感人的。

  故宫设内外狗房 大内侍卫当狗“处长”京城有9条胡同“狗尾巴”基本改掉———

  北京说狗“坐狗的”下套 狗神庙震塌

  以前人们拜年时常会说一句祝福语:“家口平安,六畜兴旺”。狗和马、牛、羊、猪、鸡同属六畜之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之一。在北京与狗有关的地名、典故也有很多。

  三条打狗巷开着狗肉铺

  现在人们都说“狗是人类的朋友”。但是古人养狗的目的之一却是吃狗肉。《史记·樊哙列传》说,刘邦的沛县同乡樊哙,在从军之前是个“以屠狗为事”的狗肉铺掌柜。《史记正义》注释道:当时人们吃狗肉就与吃羊肉、猪肉一样普遍,所以樊哙“专屠以卖之”,开了狗肉专卖店。至今在沛县,狗肉还是有名的特产。

  明代张爵著于嘉靖年间的《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收录了北京胡同上千条,名为“打狗巷”的有3处。其中位于现在宣外大街崇光百货商场东北边的那条打狗巷,今名为“大沟沿胡同”,现已拆迁。有专家分析说,过去凡称为“打狗巷”的地方,胡同内都开有狗肉铺。

  “坐狗的”下套偷狗换钱

  民国时期号称“北京通”的专栏作家金受申说,那时北京城有一种人称为“坐狗的”,他们在冬季狗肥时,趁黄昏人静用熟肉将人家养的狗诱出,两手按住头尾,然后用力坐在狗腰上,活活地将狗压死,送到狗肉铺去卖钱。若是那条狗的皮毛很好,“坐狗的”就将狗皮剥下另卖。一张好的狗皮比狗肉更值钱。

  在明代,北京还有杨狗头胡同,在今东单路口东北侧;有乖狗村,在今魏公村附近;还有个狗营,在今菜市口烂缦胡同一带。

  “狗尾巴胡同”改良换名字

  清代朱一新著于光绪年间的《京师坊巷志稿》收录了9条狗尾巴胡同(老北京人将“尾”读为“以”),这些胡同多是弯曲的。进入民国时期,为了实行户籍登记制度,对街巷宅院编制门牌号码,同时把一些称谓不雅的胡同改换了谐音新名。例如“粪厂胡同”被改为“奋章胡同”,“王八盖胡同”被改为“万宝胡同”。明清时期流传下来的狗尾巴胡同,也都换了新名。

  在今复兴门立交桥东南、中央音乐学院附近的那条狗尾巴胡同,被改为“寿逾百胡同”。在西单商场东边的狗尾巴胡同,被改为“高义伯胡同”。在天坛西北角有条南北向的西草市东街,以前也叫狗尾巴胡同,民国时曾改称“沟尾巴胡同”,著名的大刀王五开办的源顺镖局,就在这条胡同北口的西半壁街上。在丰盛胡同内的高柏胡同,以前也叫狗尾胡同。此外在景山西街的西侧,曾经有条狗鹰胡同,后改为“高卧胡同”。

  皇家特设“养狗处”大内侍卫当“处长”

  老北京形容富贵人家有句话叫“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最为富贵的皇家当然也养狗,而且还设有养狗处。《清史稿·职官志》记载,专为皇家服务的内务府下设养狗处,“处长”由大内侍卫担任。在皇宫东华门内设有内狗房,占用19间房屋,在东华门外的南池子路西设有外狗房,占用15间房屋。狗房首领是两名八品太监。

  雍正皇帝曾养有10条洋种猎犬,他叫宫廷西洋画师艾启蒙画的10幅《骏犬图》,至今仍在故宫博物院收藏。溥仪在1924年被驱逐出宫前,也养过100多条名犬。溥仪为了维持皇家的尊严,并不带爱犬进入他居住的养心殿。溥仪喜欢大型狼狗。他的淑妃文绣则喜欢小型犬。   哮天犬一只地震丢失一只留守服装店

  老北京原有多处牛王庙和马神庙,但狗神庙却只有一处。乾隆钦定《日下旧闻考》记载:“二郎神庙在今灯市口大街东,存小殿一楹,本朝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重修”。二郎神庙门前有石雕的哮天犬,所以此庙又称狗神庙。

  1936年,有个居住北京多年,喜爱北京风物的洋人富兰克绘制了一幅标注英文的《老北京风俗地图》,图上将东岳庙标注为“十八层地狱庙”,将二郎神庙标注为“狗神庙(DOGTEMPLE)”。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讲述,在清代,每天日出时都会有一缕金光射入坐东朝西的二郎神庙。有人说这是皇宫中和殿屋顶上的镏金宝顶折射的金光。从地图上看,中和殿确实与二郎神庙处于东西连线上。

  东四南大街138号院,位于南大街与灯市口相交处的“丁”字路口东侧。在此院住了50年的胡大妈说,狗神庙只有一间临街的房屋,在南侧与138号院隔着一个门,现为服装商店。解放初期,庙里还有泥塑的二郎神像和哮天犬,石头供桌摆在庙门外边,经常有小孩子爬上去玩。那时庙门口立着2只石雕的哮天犬。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已成为民居的狗神庙房屋倒塌,重建时改建成了红砖房子。一只残破的哮天犬与石头供桌和房渣土都被一起运走,另一只比较完整、但也面目模糊的哮天犬被移至138号院的北侧,即今孕妇服装店的门前。

  北京动物园两地看“犬”

  在北京动物园里,犬科动物是一个很小的家族。它们分别住在园东和园西。

  园西北方向,长颈鹿馆的西侧,有一个小动物爱心俱乐部,占地约3700平方米。一进去就能听见此起彼伏的狗叫声。这里住着十几种狗,包括松狮、比格、拉不拉多、雪纳瑞、黑贝等等,还有一些少见的名贵品种。游客进俱乐部时购买10元门票,就能挑选自己喜欢的一只狗狗,牵着它在园里溜达一圈。而这里的狗狗看见游人后,都争先恐后地展露自己的可爱之态,希望得到游客的垂青。

  动物园的东北方向,狮虎山旁边,是另一类“犬”--狼、豺和狐狸。它们比西边的狗安静多了,虽然住在这里衣食无忧,但眼神依然流露出野生的冷峻。游客们观看他们时不用单独购票,但只能隔着铁丝网远观。

来源:墙根网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