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东单麻线胡同小学

2012年08月18日

东单麻线胡同小学是我人生的第一母校。小时候,我住在东城的南鲜鱼巷,附近有丁香胡同小学、苏州胡同小学、南城根小学,但是具有四合院风格的当属麻线胡同小学。

  麻线胡同小学很小,没有操场,由本校分校两部分组成。本校与北京日报、北京晚报旧址,西裱褙胡同为邻,分校设在江擦胡同。我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众所周知五十年代出生的人最多,人多校舍必然紧张,所以一年级到四年级只上半天课,经常是上半年在本校,下半年在分校,有时甚至一个月一换。由于经常两头跑着地上课,所以两个学校的犄角旮旯都摸清了。

  本校即麻线胡同,是个标准的四合院。高高大大房檐下,两扇紫红色的大门,大门两侧两座小石头狮子,大门下一个门槛可以移动,上学时移开,静校时关上。大门一开即是一个影壁,星星火炬标志下一行醒目的大字“时刻准备着,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影壁的右侧是个小月亮门。下台阶后,一间小南房分着里外间。当新学期开始时,我们都要到小南房交学杂费2.5元,管收费的是个脾气倔强的老人,虽脾气不好,办事极认真,毛笔字写得极好,但我们都有些怕他,因为老挨他训斥,所以至今不知这位老人贵姓。小南房的正对面是一间小教室。从月亮门出来是一排小平房,那就是我们大队部和老师食堂,与它相对应的是两间较大的南房,一间教室,一间老师办公室。两房之间有一个通道,过了通道即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院子,两间明亮的大北房是所有教室里条件最好的,木地板地,一面大玻璃窗,可以将整个院子一览无余。因为各种条件比较好,所以每当有外校老师听课,毕业班考试,它都成为重点教室。两间北房的正中墙壁上,白漆刷底,上仿毛主席手书“好好学习”四个大红字分外醒目,两教室的玻璃窗上八个大字“勇敢”、“诚实”、“团结”、“活泼”。每年新队员入队时,这里就是最神圣的场地,那时我们都换上最干净体面的衣服,在大队辅导员的带领下攥紧拳头,庄严宣誓:“要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

  北房的两侧是东西两间教室,它们比起这两间北房来条件逊色不少。花砖的地面虽也干净,但每到夏天西房早晨起来西晒,东房下午暴晒。学校领导也觉得这两个教室的老师学生很辛苦,为这两间教室的窗户外支上大大的竹帘子,太阳暴晒时将竹帘放下,再用大竹竿子支起通风,太阳落时再将竹帘卷起,虽说是夏天酷热难挨,但老师学生没有一个抱怨的,上课扇扇子的都没有。

  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来形容位于江擦胡同的分校再贴切不过了。分校无论在布局上,面积上毫不逊色本校。朱红色的两扇大门,旁边也蹲着两个小石头狮子,转过影壁即是一个细长的小院,一棵大槐树,巨大的树冠把院子遮个严严实实,多热的夏天一走到院里顿时凉风习习。从南房大教室的通道而过,又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院子,南北房为高台阶,瓦房顶,东西房为灰顶平房,只有三级台阶。院子正中的四方地,即是我们课间十分钟的活动场地。西房教室的台阶下,安放一副双杠,四个班同时下课,双杠根本抢不到,有时排队很不容易快到了,上课的铃声也响了。初来乍到的人都以为这个院子到此为止了吧?其实不然,沿着右侧的台阶而上,一个细长的通道,又是一个细长的院子,两间不大的小瓦房,又是两间教室。分校离北京站太近了,传达室的马爷爷双铃马蹄表不准了,不用出门就能和北京站的大钟对表,每当北京站敲响十一点,即是上午第四节课上课之时,坐在教室里从窗户就能看见11路、8路电车进站,戴着两个大黑圆球的电线杆是11路电车,两根直直电线杆的是8路电车。我们队日活动一般也都是打扫北京站广场和擦洗8路、11路的等车栏杆。

  分校的布局小时候觉得很好玩,现在回忆起来觉得真合理。他总体给人感觉是上台阶过通道,下台阶即一个院子,但就在你不经意一回眸时一间小房就在房边,那就是老师办公室或休息室。它每一个角落都得到充分利用,但院子永远保持着四四方方。就是在这小小院子里,我们做过多少广播体操,排练过多少优美的舞蹈,学唱过多少歌曲数也数不清了;课间十分钟时,女同学跳皮筋赛双杠,男同学“骑马打仗”跳绳,真是快乐无比;每当全校集会时,我们就借用北京日报、北京晚报的篮球场,几个班排着整齐的队伍,经江擦胡同、北鲜鱼巷、苏州胡同、土地庙下坡、侯位胡同到麻线胡同本校开大会。

  弹指一挥间,一晃好几十年过去了,那种拥挤中的快乐,无忧无虑的遐想,已一去不复返。江擦胡同的分校早已另作他用,麻线胡同的本校也不知是否还在。当年辛苦为师的沈丽华老师、王今老师,你们现在都还好吧!早已退休了吧!祝您们晚年愉快!

  1966年底,我家赶上拆迁,搬到和平里,在和平街一小与和平街三中学习。这两所学校的校舍无论条件、设备都比麻线胡同小学要好,但小小四合院风格的麻线胡同小学却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

来源:墙根网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