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胡同里的有车族

2012年08月18日

不知打什么时候起,北京四九城大小胡同都成了停车场。不信您可以实地考察一下,只要是能进得去车的胡同,没有没车的。尤其到了晚上,车都回来了,停车成了难题。
  我所居住的东城区宝钞胡同,至少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南北走向,既长且窄。现在这条胡同里每天都要停放几十辆车,回来晚了,还真为“车位”发愁。因为胡同两边住家儿及铺户很多,每次停车还真得动一番脑筋:挡着人家门口不成,妨碍过往车辆通行更不成。可是,现成的宽敞地方哪儿有啊?也只好尽力而为了,每次停好车还要瞻前顾后地看了再看,一是怕影响妨碍别人,二是怕爱车被人碰坏。有一次,我把车停在一个小半截死胡同的口儿外边,前边有树挡着,车身挡住了半个胡同口儿,尽管不妨碍里边的人和自行车甚至三轮车通过,但还是招人讨厌。第二天早晨起来我一看,前挡风玻璃上不知被谁淋洒了一下子油,也不知是机油还是什么油,左一道儿右一道儿跟画地图似的。面对这种情况,你有什么脾气?好在还没冻,只好找纸找布把它一点一点擦干净。边擦边“阿Q”自己:“哼,我擦着费劲,这么做(往别人车上洒油)他自己还麻烦呢!”您说,不这么着又有什么法子?
  又有一天,我正吃晚饭,两个小伙子来敲门:“门口那辆灰色派力奥是您的吧?”我赶紧放下碗筷出来查看。原来我的车跟人家的车脸儿对脸儿停得太近,中间仅有半厘米的间隙。俩人指着他家车前一块掉漆,说是我碰的。我把车倒开打亮大灯仔细观察,见对方的白车前保险杠处碰掉拇指盖大小的一块漆,碰痕中带有细微红色漆痕,而我的车是金属灰,里外绝无半点红色。我和气地向他们作解释,俩小伙子也很通情达理说:“得了,街里街坊的,您以后停车还真得注点儿意,靠得太近了,简直就是顶上啦!”我连忙道歉:“我是顾尾不顾头,光怕挡住人家门口,让俩车‘接了吻',给你们造成不愉快,我下次一定注意!”我见车里正好有一本我最近出的书,就拿出来送给这哥儿俩,算是一点表示。其中一个小伙子说:“我知道您,上次在民族宫,您曾签名送给我朋友一本书。”嘿,越说越近,我们理智地处理了这起小矛盾,还成了朋友啦!
来源:墙根网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