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科举匾额博物馆 千年科举 看匾探秘

2013年05月13日

  北京的专题博物馆有很多,科举匾额博物馆是其中很有特色的一个。在朝阳区高碑店民俗文化街上,穿过一座巨大的石雕,我开始了解科举制度的古老和神秘。
  馆长姚远利是一位匾额文化研究者,他在收藏匾额的过程中逐渐对古代的“功名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谓“功名匾”,是官方为了褒扬苦学有志之士而题的匾额。多数题匾人是进士出身,也有不少状元、榜眼、探花。从官职上讲,有宰相、大学士,多为总督、巡抚、学政、主考一类的官员,其中不乏历史名人。
  用姚远利自己的话说,通过匾额来见证中国的科举制度,让今天的人们回望那段历史,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每当有人入馆参观,只要姚先生在,定会跟在你身边适时地讲上两句,或是关于科举制度,或是关于匾额文化,在他看来,二者都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最佳载体。
  科举制度,可以说是中国一项独特的发明,尽管它的内容和形式在其1300年的历史进程中暴露出诸多弊病并最终走向灭亡,但它毕竟给中国社会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迹。时至今日,中国的高考还能找到许多科举时代的影子。譬如,我们仍然把高考得分最高者称作状元、我们还在沿用一个叫“金榜题名”的成语、我们依旧分省取卷并将考卷写有考生身份信息的卷头装订起来,从而杜绝判卷人员和考生串通作弊等等,都是从科举制度衍生而来的。
  博物馆的布局很有意思,从模拟考场进入,经过举人厅、进士厅、状元厅,最后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复制的1905年最后一次传统科举的成绩单,也就是“金榜”。长近10米的金榜上,用正楷小字按成绩排名,将273名进士的姓名依次书写。关于学生的写照,有诗为证:“十年寒窗伴孤灯,千里赶考赴京城。山重水复青云路,不信金榜无我名。”
  一个个展厅走下来,很像是踏上了一条平步青云之路。尽管这条路漫长而艰辛,充满了竞争,但是它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在一块块匾额前,能感受到一种拼搏奋斗的精神,会情不自禁地思考为什么一代又一代读书人前赴后继、无怨无悔地走上这条路。
  参观科举匾额博物馆有两个主题:一是了解科举制度,二是看匾。
  匾额如同字画,题属人不同,其文物价值也不相同。古代科举考试,对书法要求很高,纵然文章再好,若书法不入流,也难成举人、进士。这些匾额的作者中就有不少著名书法家,在这里一睹名人书法、各类书体,是一大乐趣。
  科举匾额,有的直接题科名,有的则是用典,几乎是无一字无出处,无一字无来历。比如,一幅“浪跃三千”的匾额,透露出一种气势磅礴的气韵。浪跃,取“鲤鱼跃龙门”之意;三千,取“会当水击三千尺”之意。“浪跃三千”,大概就是祝愿金榜高中、仕途显达的意思。像这样蕴含深意的匾额,在博物馆中不胜枚举。那些激励后学的语句,也可以说是对传统美德的赞颂,体现了国学精华。
  博物馆中有木匾、石匾、砖匾,其制作工艺各不相同,集中反映了古代雕刻、篆刻、纹饰的高超技艺。古代匾额是古代建筑的灵魂,极大提高了古建筑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千年科举制度,也深深影响了中国古代建筑装饰艺术的内容,许多科举故事也都成了古代建筑装饰的重要题材。
  馆长姚远利经常一个人驻足在匾额前细细端详这些题字,这种像在与古人对话的感觉让他迷恋。对于专心研究匾额文化的人来说,经营这样一间博物馆是不会寂寞的。但实际情况却是,杯水车薪的门票实在难以支撑整个博物馆的运转。姚远利说,他宁愿静下心来研究匾额文化,而不愿把过多的精力耗费在如何让博物馆盈利。看着爷爷牵着小孙女的手走进博物馆,给她讲“金榜题名”的故事,姚远利觉得这就是他一直要坚守的意义所在。
推荐阅读

科举匾额博物馆

北京,八百年帝王之都,使其成为八百年科举的中枢所在。八百年间,科举最高等级的考试:会试、殿试,多数都在北京举行。此间在北京考出了约二百五十名状元,近五万名进士,何等辉煌,何等的隆重!遗憾的是,诺大北京城现在除了孔庙中元明...[详细]

状元榜书“状元”评

满城风絮的暮春时节,著名书法家张济生先生来到北京科举匾额博物馆,与姚远利馆长共同赏鉴古代科举匾额,品评书法艺术。张济生和姚远利分别在榜书艺术和收藏科举匾额的不同领域独占鳌头。 ...[详细]

科举匾额博物馆“夹带”见证古人作弊...

中国科举,始于隋唐而废于清末,是中国特有的历史文化,也伴随了封建王朝的荣辱兴衰。藏身朝阳区高碑店民俗文化村、一座名为“励志堂”的“科举匾额博物馆”就是一座记录我国上下五百年考试制度变迁的私人博物馆。它占地3...[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