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欲望在三里屯沉沦后,他开车撞向人群

2015年07月16日

欲望在三里屯沉沦后,他开车撞向人群[墙根网]
    2014年12月26日,金复生在工体附近区域连续撞击12人的疯狂报复终止后,他最后一颗棋子——遍体鳞伤的别克车被警方拖走(IC/图)
    工体撞人凶案背后的老北京企业家
    末路杀局
    本刊记者 陈劲松/文
    复生心中,只有围棋和复仇了。
    2014年12月26日凌晨四点,金复生从床上爬起来,坐到电脑旁,打开联众对弈。他的昵称是“希特勒”,8段段位。在过去一年中,他在这里下了6560盘棋,平均每天18盘。
    从凌晨四点到七点的六盘棋结果是四胜二负。7点29分,他遇到了另一个八段“太平洋株式会社”。这盘棋就像他的整个人生,“无理手”一出,大势尽丧,虽孤注一掷,却形同自杀。对方得理不饶人,至215手,杀掉金复生35子一条大龙,金投子认输。
    在点下认输按钮的一瞬,金复生有种砸烂电脑的冲动。随后,另一种更深切的冲动控制住了他,复仇战胜围棋,杀气溢出棋盘。
    7点56分,金复生走出家门,发动了停在门口的座驾,一辆售价十万的白色别克。7点58分,金复生开始倒车,缓慢地倒出院门,在“中医按摩”的牌子下完成掉头,驶出了幽深的北京幸福一村十巷,杀气随之也一起涌入工体北路。
    两个小时后,这辆别克车在工体附近区域连续撞击12人,金复生以最惊人也是最恶劣的方式震动了京城。
    三里屯
    幸福一村十巷一公里外,金复生发动别克车时三里屯还未从宿醉中醒来。兰桂坊灯还没熄,阿迪达斯旗舰店门口站着几个摇摇晃晃伸手拦出租的醉客。这里是北京的销金窟,也是金复生奋斗了半辈子的地方。
    61岁的金复生身材虚胖,眼袋下垂,头发散乱,嘴角边一圈粗糙的胡子茬。他是最地道的老北京,一生也是最为标准的北京轨迹:满族人,爱新觉罗后裔,正白旗。他曾对同学王珍说,自己的老祖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弟穆尔哈齐,自己的父亲在解放前是北平地下党的干部。金复生1954年出生于海淀黄庄,1970年,初中毕业的他被分配到四机部在贵州的一个兵工厂,操作车床,一去十年。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批知青返回北京,金复生被分配到朝阳区三里屯华艺文化用品厂。
    1949年的时候,三里屯属于城乡接合部,零星有些农舍与田地。1958年后,街道办事处才陆续设生产组管理街道企业和居民生产组,开始了“集体资产”经营,1979年后,朝阳区成立区生产服务合作联社,下属各街道也相继成立街道联社与劳动服务公司,管理所属企业,俗称“三产”,其中就包括金复生所在的华艺。
    八十年代,改革的萌动,开放的探路,改变了北京的面貌。所有的北京人都在摸索自己的路,其中就包括金复生。在华艺,金复生第一个岗位是裁纸工。
    金复生动手能力很强,还喜欢做一些发明,两年后就成为车间主任。“他的脑子,反正跟一般人不一样,能突发奇想。”路先生说。路先生是金复生的表弟,当时在华艺跟金复生做学徒。
    1983年,金复生发明出了PVC膜的集邮册,成为畅销产品,得到了厂长高最的赏识。随即被提升到副厂长的位置。在职业生涯中,高最是金复生的恩公。高最在担任三里屯服务合作联社总经理后,任命金复生为华艺的厂长。2005年左右,高最去内蒙古出差,遭遇车祸而亡,金复生在联社少了一个强力奥援。
    辉煌
    幸福一村十巷的背后,是三里屯街道办事处,三里屯生产服务联社也在这里。联社的对面,是华艺厂的厂房,还有联宝公寓的地下室,这里曾经记录着金复生的辉煌,也是他后半世恩恩怨怨的爆发处。
bد))))دv+ngngngnevڮbد))))ڮm+vM4ڮ7O݊bvvvv*!bد))))O݊bvvvvkx?݊bvvvvWjݪ9O݊bvvvvWjݪ7ڮj]+vدv+ngngngnuMo݊bvvvv?v+݊۲۲۲۲O݊bvvvvbد))))ڮj݊bvvvvbد))))ڮj݊bvvvvbد))))ڮj]+vڮj݊bvvvvkx保险柜
    让金复生打了多年官司的厂房和地下室就在幸福一村十巷的最深处,门对门挨在一起,这里也是金复生最后的家。
    上世纪末,华艺厂开始显露颓势,生产出来的集邮册在市场上遭遇了大量仿制品,“都是浙江那片生产的,老金虽然申请了专利,但那些小厂找都找不到,根本没办法打官司,打官司根本就找不到人,打赢也收不到钱。”在浙江企业完备的供应链,低廉的工资面前,华艺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被毫无悬念地打垮了。
    2005年,金复生的上级,有着知遇之恩的高最遭遇车祸。此后,华艺彻底停工,同时被吊销营业执照。
    为了养活自己和厂里工人,金复生做了很多尝试。他在昌平租了一套农家院养藏獒,期待藏獒下崽赚钱。但因为开支太大,又恰逢藏獒热潮退却,那几条可怜的狗被烹做下酒之物。随后,他拿自己的积蓄,甚至是女儿的积蓄炒外汇期货,好赌本性暴露无遗,结果也是一败涂地,欠下几十万债务。最终,能够维持他们生活的还是厂子,不是产品,而是厂房。
    华艺厂有两处遗留资产,一处是工体对面,两层三百多平米的厂房,金复生一直以为能拥有部分产权;还有一处就是前述的地下室。这个地下室是附近联宝公寓的人防工程,由三里屯街道办事处武装部管理。为了给当时还处于发展期的华艺厂找一个仓库,金复生从武装部手里租下了这个建筑面积为2040平方米的地下室,从2000年到2010年,每年租金八万元。
    这是金复生很有眼光的一笔投资。从2002年开始,北京地下室需求大增,金复生打成隔断转租出去,每年有五十万的收入。除了维持自己的生活外,还能养活十多个剩余员工。这是他最后一次踩中了新时代的点儿。
    2010年,租约到期,武装部收回了地下室,另外转租他人。
    更致命的打击来自联社。2013年底,金复生才发现联社1996年已经为工体的厂房办了产权证,这栋房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了。2014年初,金复生在朝阳区法院起诉联社,认为其办理的房产证不合法,要求拿回工体厂房产权。
    据路先生介绍,工体厂房的工程款大约70余万,三里屯联社并没有出钱,全部是由金复生和华艺厂员工垫付。为了支付这笔款项,金复生还卖掉了他在亚运村唯一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这套房子在鸟巢旁边,当时只卖了三十多万。金复生和路先生的主张是“谁投资,谁受益”,认为产权应该归自己所有。但法院认为金复生虽然号称自己投入了大笔资金,但证据不足,2014年5月,法院判决厂房产权不变。
    能证明金复生投资的是华艺自己的账本。但华艺厂之前与三里屯联社是上下级关系,华艺厂便将财务账目放至三里屯联社保管。2014年6月,金复生又将联社推上被告席,要求返还保存的五个保险柜,包括了1991年至2005年的账目。
    这五个保险柜约有半米高,双开门,存放着华艺开厂以来所有的财务单据。申请产权的官司败诉后,金复生才意识到了这个保险柜的重要性。他不停地打电话,上门,要求联社归还。据金复生说,开始联社同意归还,只是说要整理,需要时间,后来口风就逐渐变了,否认这五个柜子的存在。他上门大闹了不下10次,甚至还打了110报警,但对方始终不归还,于是再一次法庭相见。
    2014年7月18日,北京市三中院判决金复生二审败诉,也就是仍旧无法证明那五个箱子在联社手中。这一天,金复生不仅失去了租金、房子的产权,甚至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
    仇人
    和很多老北京一样,金复生有着深深的毛泽东情结。“他经常说毛时代公平,没这么大贫富差距,还说毛活到现在,联社肯定不敢这么欺负他”,路先生说。
    金复生现在就住在工体的厂房里,占据了不到30平米的一间屋。入门处有一尊佛龛,供着财神,有一瓶开着盖子的红星二锅头摆在财神旁边。财神左边放着一个招财猫,财神上面是佛祖的画像,佛祖上面是耶稣的画像。
    在起诉联社要回保险柜前,金复生对于这场官司抱有莫大期望。为了给官司筹钱,金复生炒股炒期货,结果亏了不少。连女儿与他曾经帮助过的王茗也有不少积蓄被他挖空。欲望战胜了平和,赌博之气压倒了善良的豪情,金复生被自己推到了命运的边缘。
    最终,金复生的官司全部输掉了。他的棋盘上,大龙被杀。
    “他经常喝酒之后大骂张原中,说他做假证”,路先生说。
    张原中1米75,180斤。他从三里屯联社下属的爱华衬衫厂工人做起,一路上升,直到接替高最成为联社的负责人。本刊一直试图联系联社采访,但对方拒绝回应。
    之后的几场官司中,张原中始终是金复生的直接对手。“但大家关系都还不错,上完法庭还一起吃饭,”路先生说,“因为老金代表华艺厂,张原中代表联社,大家都是公对公,不涉私交,但没有想到他不承认那五个箱子,最后坑苦了老金。”
    输掉了官司的金复生陷入绝望境地。“最后那几个月他从来不出屋,吃饭时,家里人给他端过来,吃一口就算了。”路先生说,那段时间他就做三件事:打电话,下围棋和睡觉。金复生疯狂地迷信上了市长热线12345,认为这条热线能解救他逃离苦海。他只要赢了棋,就开始拨打这个号码,一次要聊上一个小时。
    他的脾气更暴躁了,也越来越执拗。虽然2014年的时候,已经和金复生离了婚,但王女士反复劝他不要再争下去了,他从不理会。他准备了多个白布条,上面写着“冤”字,戴着这东西四处上访,街道办、信访局都有他的身影。2014年8月的一个上午,他一个人跑去天安门,被执勤人员抓住,和外地信访人员关在一起,后来被三里屯派出所给接了回来。熟悉的人暗暗说,“有些丢人哎。”
    2014年12月25日上午,路先生最后一次见到了金复生。金胖得更厉害了,还开始哮喘,反应也慢了。以前胖归胖,还是很敏捷的。金复生告诉路先生,24号,他与地下室现在的租户大吵了一次,对方将金复生大骂一顿。当时的录音显示,对方说,“不管黑的白的,我陪着你。你今天跟我说找法院,我用不着法院,你知道我干什么的,我媳妇干什么的?弄你,不用挑日子!”吵完之后,金复生一会儿垂头丧气,一会儿愤怒,还声称要撞死张原中,撞死新租户,他已经无法冷静下来。在最后两个月里,“撞人”两个字一直在金复生的嘴边。跟表弟这样说,跟三里屯联社、办事处的人也这样说。
    末路
    2014年12月26日九点半,金复生来到了工体东路五号楼的门口,这里是张原中的住处。他又一次拨打市长热线,又一次诉说了自己的冤情。接线员让他先挂掉电话,咨询后回拨给他。金复生等了半小时,一直没有等到回电。
    十点钟,金复生没有等到张原中,但看到了联社的司机。金复生蒙上写着“冤”的白布条,加速撞倒司机。然后开车逃往朝阳门,三里屯联社被朝阳门联社合并以后,这里是张原中上班的地方。金走走停停,却怎么也找不到张原中。在朝阳门外大街,他又撞到了一个行人,这时候的金复生已经完全失控。他将车掉了一个头,驶入工体南路,从南门进入工体。
    从南门到工体21看台,这短短的五百米中,金复生开始疯狂追逐无辜行人。在撞到第6个人的时候,别克车的车前盖已经完全烂了,车速也降了下来。惊慌的晨练人群稍微安定了一下,正想上去看个究竟,别克车又一次加速。在二十看台,四个晨练者措手不及,被一一撞倒,一人直接从破碎的前挡风玻璃处飞入车内,栽到副驾驶座上。别克车已经无法控制方向,一头撞向了路边的一辆金杯,停了下来。12个受害者中,有3位抢救无效死亡。
    金复生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一脸漠然,等待警察到来。他的人生已无子可投。
    很多与金复生同辈的企业家事实上都终于80年代,他们属于那个时代。比如刚刚去世的步鑫生,在最高峰,他连续登上《人民日报》成为“明星企业家”,在政府给他加码上大项目而几近破产时,媒体又说他“粗暴专横讳疾忌医”,1988年后他归于平淡。甚至可以说,作为企业家,步鑫生、金复生都死于80年代。
    他们都曾敢想敢干,甚至“好赌”,一心想着打破旧有桎梏,但他们还没练就穿越市场波澜的能力,也缺少最基本的法治意识,更低估了中国改革路径现实的曲折。他们本可以“放手”、妥协,80年代、90年代及新世纪,如果金复生“放手”,光是房产,他肯定已是千万级别,何等滋润。但他不愿妥协,不想离开时代,他幻想继续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去搏去拼。只是他似乎注定是个过渡人物,越是挣扎,越可能因这个体制转变中的模糊不清而覆灭。
    2015年5月27日,北京三中院正式受理金复生工体撞人案,消息公布后,大部分网上言论都认为金复生祸及无辜,十恶不赦,但金复生的同学王珍却有不同看法,“他是非常好的一个人。是有人把他逼疯了,他没有活路了。他怀念以前那个时代,所以他才选择12月26号。”
    金复生在朝阳看守所等候着开庭,据辩护律师张先生介绍,免死较难,只能尽力争取。
    路先生现在开着一间小游戏室维持着生活,他奔走于通州和三里屯之间,多次想探望金复生,却没有门路。
    同一时间,原华艺厂厂房地下室内,一家名为“刀锋”的新潮密室逃脱游戏室已经开张,人来人往,非常热闹。金复生的前妻王女士(两人于2014年初离婚)在对面的小房里,惶恐地看着这一切。“你们说,街道不会把我轰走吧,我有残疾证,他们不会轰我吧?”“我不会去法院看审判,闺女也不去,早都和他没关系了。”说完,王女士将耶稣,佛祖,财神与招财猫都擦了一遍,然后关上了窗户。(文中张原中为化名)
推荐阅读

“工体”——北京人的情怀

工体是我们国安球迷的一片圣地。对我们来说,国安是一种信仰。“胜也爱败也爱”球迷常挂嘴边儿。“工体”是北京十大建筑之一,也是新中国体育事业蓬勃发展的历史见证。他有着近50年来的发展历史。工体是怎样从1955年的“...[详细]

秋风习习 朝阳工体品川辣滋味

夏去秋来,凉风习习,色泽鲜艳,辣味十足又最为暖身的川菜是这个季节不可错过的美食。川菜菜式多种多样,口味上清淡麻辣皆可,且川菜又有其别具一格的烹调方法,加上浓郁的巴蜀风味,让人麻的过瘾,辣的够味,欲罢不能。朝阳区工体就有...[详细]

欲望在三里屯沉沦后,他开车撞向人群...

2014年12月26日,金复生在工体附近区域连续撞击12人的疯狂报复终止后,他最后一颗棋子——遍体鳞伤的别克车被警方拖走[详细]

2014北京六一儿童节去哪玩 工体六一儿童音乐剧芝...

 2014北京六一带孩子去哪玩?来工体,观看全球最受欢迎家庭音乐剧-芝麻街《艾摩和超级英雄们》。墙根网小编为您介绍2014六一儿童节北京工体芝麻街《艾摩和超级英雄们》剧情概况、演出时间、门票价格等。...[详细]

工体富国海底世界

工体富国海底世界是中国和新西兰共同建造的北京第一家五星级海水水族馆,它主体位于北京工人体育场人工湖地下,是由世界上著名水族馆设计公司新西兰海景公司设计。工体富国海底世界整体外型象水中扬帆起航的船舶,总建筑面...[详细]

节后持京卡到工体可免费打球

记者昨天从市总工会获悉,“2013年工体系列健身免费月”系列活动大幕即将拉开。自2月16日至3月24日,每天9时至21时,北京工人体育馆8块羽毛球场地将免费对职工开放,职工持京卡·互助服务卡提前一天拨打12351职工服务热线预...[详细]

工体变身健身大操场 10大市属公园半价游...

 今天上午,市总工会发布“首都职工五一假日文化活动”项目,全市城镇587.7万在岗职工可在“五一”小长假期间参加赏书画大展、优惠看电影等50余项假日文化活动,持京卡·互助服务卡的工会会员还可提前预约并免费在工体参...[详细]

千名市民免费进工体打羽毛球

昨天中午,工人体育馆羽毛球场地内,传出阵阵球拍击打羽毛球发出的砰砰声。这不是专业队在训练,而是十多位市民正在免费享用专业球场。 “周围能活动的地方越来越少,如果租个像这样的场子打一场羽毛球至少需要80元。这次...[详细]

工体跑道明年免费向市民开放

 记者昨天从北京工体中心获悉,工人体育场和工人体育馆明年都将新增市民健身的服务功能。明年4月份后,工体跑道免费向市民开放。   据介绍,工人体育场和工人体育馆明年将启动环境治理工程,届时,将恢复首都市民健身场所的...[详细]

乌巢(工体店)

美国乡村风味。东西用料“正”,量“很实在”。“传说中的巨型pizza”出现在眼前时,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惊讶不已”,只能用“super”来形容――“超大、超诱人”。鸡翅也“好吃”,皮“焦焦的”,肉“嫩嫩...[详细]

刷夜北京全攻略

非常夜北京,非常耶生活。今夏热情伴着世界杯最终激战高速点燃,刷夜达到更高潮。One Night in Beijing,通宵餐厅的美食饕餮、来自色彩斑斓各种酒水的酒吧微醺,夜店劲歌热舞的潮流男女,抑或安静地切一场台球、听一场LIVE……...[详细]

工体赛事频繁 周边将采取临时交管措施...

  23日,北京国安队将在工人体育场进行2010年度亚足联冠军联赛第一场小组赛。比赛将于19点30分开始,工人体育场周边将采取临时交通管理措施。交管部门表示,至11月,工人体育场将进行多场赛事,请司机留意交管部门通告。...[详细]

小资们耍调调:夜动物?乃小资本身

夜生活是个经济刺激点,也是众人发泄性格另一面的出口。“胆子再大一点”,所以,对夜间活动的向往就变得渐渐合理合法了。记忆中,从90年代开始,大街上显得依然冷清,但酒吧作为一种夜生活方式开始慢慢流行,人们晚上不再只是去歌...[详细]

CAMP CLUB侃谱餐厅

第一种感受力,即高级文化的感受力,基本上是道德性的。第二种感受力,即体现于当代众多“先锋派”艺术中的那种情感极端状态的感受力,[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