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保密局北平站的潜伏故事

2012年02月29日

保密局北平站的潜伏故事[墙根网]      保密局北平站的潜伏故事[墙根网]

  电视剧《潜伏》一波三折、悬念迭起,描写了代号“峨眉峰”、“深海”的余则成,潜伏在国民党保密局天津站的故事。其实,比起剧中的情节,真实的潜伏故事更加扣人心弦、更加惊心动魄。本版今天刊发的“保密局北平站的潜伏故事”就是其中之一。曾住在崇外下三条、保密局北平宿舍的王柏,即是真实版的“余则成”,而特务邢鸣义身上则有不少马奎和李涯的影子。在60年前的峥嵘岁月中,在北京的胡同里,曾有无数的“峨眉峰”、“深海”、“余则成”,为了新中国舍生忘死,无怨无悔。

  前不久,“胡同记忆”版刊登了《下三条胡同,上了锁的自来水龙头》一文,文中写了下三条胡同几个院落的往事,这也勾起了我父亲的一段回忆。几十年前,他在位于幸福大街的二十六中(汇文中学)上学,那时我们家住在北京站附近,从北京站去二十六中,要经过北京站后身,到蟠桃宫,穿过窄窄的羊市口,经过下头条、下二条、下三条、下四条等胡同,穿过花市大街和花市大街南侧的上、下堂子胡同,再经广渠门大街,才能到达学校。

  崇文门外东侧与花市大街之间有四条呈东西走向的胡同,由于胡同比较长,这四条胡同被分成上、中、下各三段共十二条胡同,即上头条胡同、中头条胡同、下头条胡同,上二条胡同、中二条胡同……以此类推。在这些胡同里,住着父亲26中的一些同学,因此他常去同学家里玩。父亲说他上学时,以花市为中心的这一带很热闹:有卖文具纸张学生用品的商店,还有许多的小工厂,比如玉器厂、绢花厂、绒鸟厂等等。还有个电影院,好像是叫大众电影院,据说是玉器市场改的,解放前花市这一带手工作坊很多,生产的假花和玉器都很有名。

  但令我父亲最为难忘的,是北平解放前在下三条胡同的一段往事。那时,下三条胡同十九号是国民党军统北平站的宿舍,不过那时的十九号是不是解放后门牌的十九号,就不知道了。这些事在我家的一本书里记载着。书的名字是《反叛——北京·1949纪事》,作者赵立中。

  下三条胡同十九号是个大院子,里边是国民党军统北平站特务们的宿舍,父亲说的军统,就是保密局的前身。在国民党保密局北平站,潜伏着中共地下党的工作人员。一次,因为地下党联络站遭到破坏,地下党不得不动用埋伏了四年之久的一个姓曹的联络员,到下三条胡同来卖羊头肉,与特务机构里的地下党员王柏接头取情报。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头,双方不认识,只得使用暗语。因为暗语过长,被一同从十九号院里出来买羊头肉的另一名特务邢鸣义发觉。邢鸣义起了疑心,但当时王柏是保密局北平情报站的少校,邢鸣义只是个中尉,所以他不敢公开跟踪王柏,就暗中跟踪卖羊头肉的老曹。

  老曹住在金鱼池的土井胡同五号,邢鸣义经过一个多月的跟踪,发觉每隔一天老曹必去西单商场北门附近的一个烟摊买一包烟,这就更引起了他的怀疑。金鱼池距西单很远,中途要经过天桥、前门、宣武门。在哪儿不能买包香烟,非要跑到西单的烟摊上来买呢?烟又是哪里都可以买到的普通香烟!他判断,一定是老曹从王柏手里得了情报,再转交到西单那个烟摊人手里,而那个烟摊人的背后,就离北平共产党的地下电台不远了。当时,国民党方面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去破获共产党的地下电台。邢鸣义立功心切,又担心王柏周围还有其他共产党的地下人员,怕走漏消息,就没把这件事向上级汇报,只是自己一个人悄悄地跟踪。

  这事儿很快被地下党察觉了,于是设下一计。一天老曹违反常规没去西单,而是去了位于什刹海边的辅仁大学,邢鸣义见状也在身后紧紧跟随。因为是星期天,学校里没什么人,邢鸣义左转右转,进到一间房子里。这时,我地下党的人员早已经埋伏好了,迅速干掉了这个特务。

  邢鸣义突然失踪了,北平站的特务们四处寻找。王柏散出风说,邢鸣义曾经说过,不想干了,想回山东老家去。特务们信以为真,也就放弃了寻找。此后,王柏和老曹改变了原来的接头地点和方式,下三条胡同再也见不到老曹卖羊头肉的身影了。

  老曹因为肺病,于解放前病逝。土井胡同五号的居民们一直不知道老曹是地下党的联络员,只知道老曹人很好,经常接济院子里的邻居们。老曹病重的时候,还把一袋白面分给了大家。老曹的后事都是邻居们给办的,他被安葬在左安门里的坟场。我家现在住的地方是东花市北里,距离原来的下三条胡同很近,如今这一带已建起了东花市北里东区、中区和西区等一片新的住宅小区,西花市也建起了国瑞城,现在除了上头条尚有一百来米的一段儿胡同,而且是北半扇有十来个平房院外,上二条、上三条、上四条、中头条、中二条、中三条、中四条、下头条、下二条、下三条、下四条以及周边的胡同都已经消失了。想想北京半个多世纪的变迁,想想那些为新中国奋不顾身的地下共产党员们,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推荐阅读

京城时尚范儿的“文艺”旅行地图

 无论多花哨的夜生活,其实都是在想方设法利用好夜的那种黑。那是种每天都不太一样的黑色,任何人都调不出来,也把握不住。同一个地方白天去,很可能满眼都是人,但夜里去,会完全是另一种感觉。黑色很迷离、私密,黑的地方很容易...[详细]

老北京胡同的四合院

老北京胡同中主要建筑,几乎全部是四合院。这是一种由东西南北四座房屋,以四四方方对称形式围在一起构成的封闭式建筑。根据其中居民社会地位的高低贵贱,它有繁简大小之分。   如今在北京的市区内,胡同占据着近三分之一...[详细]

京城胡同游线路一

胡同,是北京特有的一种古老的城市小巷。   在北京,胡同浩繁有几千条,他们围绕在紫禁城周围,大部分形成于中国历史上的元、明、清三个朝代。胡同游(追循老北京的脚步) ...[详细]

北京胡同游全攻略

北京胡同游带着您领略老北京的胡同文化。说起北京胡同游那就免不了要提到北京的四合院,老北京人说:天棚、鱼缸、石榴树。这是四合院夏天的情景,正是这一间间错落有致的四合院勾勒出了北京胡同游的线路。 ...[详细]

北京胡同游攻略:什刹海和大栅栏地区胡同大全...

什刹海地区 什刹海是由西海、后海、前海组成的狭长区域,以银锭桥为核心。周边风光秀丽,保留了老北京特有的传统风景和民俗文化,有文物保护单位40余处,被誉为“北方的水乡”。 ...[详细]

北京十大免费景点推荐

北京十大免费景点推荐:天安门广场 毛主席纪念堂 前门大街 王府井 后海 三里屯 胡同 798 秀水街 潘家园[详细]

逝去的时光 失去的胡同

历史的尘埃总是飘散的如此之快,时光在胡同深处流动,千百年如同一瞬,当繁华和和动荡随风而逝,胡同深处,伴着日升月落的,除了房屋瓦舍,就是那些琐碎的老城印象,那些琐碎的印象,在逐渐昏暗的天色中显得若有若无。从一条胡同到另一...[详细]

胡同旧梦渐行渐远

胡同于北京,是细致的肌理,是这座城市的底色。胡同里没有什么令人惊艳的风景,有的只是灰墙黛瓦大槐树,有的只是树下光着膀子摇着大蒲扇的北京大爷——当越来越多的高楼大厦摩肩接踵地矗立起来时,人们不适应的眩晕感,让他们有...[详细]

北京十大胡同:烟袋斜街

烟袋斜街位于什刹海历史文化保护区的核心区内,东起地安门大街,西邻什刹海前海,全长近300米,被列为2007年重点建设的八条特色商业街之一。 [详细]

水井是胡同之源

北京胡同多。为什么把街巷叫做胡同?著名语言学教授张清常经过长年考据,认为胡同二字乃蒙古语借词,是蒙语水井的意思。也有学者认为,胡同是居民聚落,或是火弄、弄通。 ...[详细]

胡同里的小哥俩

话说宣武区永安路靠近东口路北,有一条L形的断头小巷,曾叫迟家胡同。如今,这条小巷早已并入永安路,成为永安路大街的一部分。小巷不长,也就二三个院落,住着几户人家。 早年以艺名“毛毛旦”而享誉京城的梆子旦角宋永...[详细]

保密局北平站的潜伏故事

电视剧《潜伏》一波三折、悬念迭起,描写了代号“峨眉峰”、“深海”的余则成,潜伏在国民党保密局天津站的故事。其实,比起剧中的情节,真实的潜伏故事更加扣人心弦、更加惊心动魄。本版今天刊发的“保密局北平站的潜伏故事...[详细]

校尉胡同的传奇往事

校尉胡同及其周边的金鱼胡同、煤渣胡同早在明朝就已成巷,在明代的老地图上,校尉胡同称校尉营,煤渣胡同叫煤炸胡同。而帅府园胡同更早,据说唐代名将罗艺的府第就曾建在这里,到了明代,这条胡同始称帅府胡同。...[详细]

胡同西口儿

 人们常说:开门七件事儿,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七件事儿的头一件——柴,就得靠这个生火,取暖做饭都少不了。早年间北京城里人们早晨起来纷纷捅炉子、劈柴、撮煤,笼火烧水做饭。那时的气温比如今低得多,特别是一入冬,家家户户屋...[详细]

胡同深处,热闹年味儿

  胡同是北京的细胞,老北京城精髓都在此。风光的紫禁城和皇家园林是不苟言笑的北京,缺少人情味,胡同里才是真正的北京味道,闪着生存的智慧,飘扬着浓郁的地域哲学。虽然胡同中的年俗比胡同消失得还快,但是热闹的氛围在一些...[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