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雪池胡同 一夏清凉在冰窖

2013年06月19日

  追溯:皇家直属“三产”
  “六月炎威暑气蒸,擎来一碗水晶冰。碧荷衬出清新果,顿觉清凉五内生。”这是19世纪的某个夏天,道光皇帝在享用完“冰碗儿”后龙颜大悦、大笔一挥写下的御诗。按现在的眼光,这事真有点怪异,都当皇上了,不就吃个冰吗?至于比吃了满汉全席还兴奋?此话差矣,您当是现在啊,一百多年前哪有冰箱和冰柜,吃冰全靠冰窖保存冬天储存的冰。对皇帝而言,想吃满汉全席倒随时有机会,想吃“冰碗儿”?除了每年农历五月初一到七月三十,别的时候真对不起。不是欺君罔上,而是最重要的材料没预备着,巧妇也难为无冰之碗不是?
雪池胡同  一夏清凉在冰窖
  据记载,每年五月初一的太和殿早朝散后,大臣们都不会马上回家。那天是什么日子?皇家冰窖开放首日!这一天一大早,从皇帝到大臣们都眼巴巴盼着雪池胡同口的运冰车尽快打陟山门、景山进神武门。《宫女谈往录》中记载:“把新采上来的果藕芽切成薄片,用甜瓜里面的瓤,把籽去掉和果藕配在一起,用冰镇了吃……”有这样的美味诱惑,估计连刘罗锅这样的话痨也会言简意赅。因为一来别耽误大家引起公愤,二来自己还得省点唾沫吃冰碗儿呢!
  带着对“冰碗儿”的憧憬,灌下最后一口麦当劳的橙汁,在摄氏35度的桑拿天走到景山西门正对着的陟山门街,前行不到百米就是北海东门,北墙根下是一条可以一眼望到头的死胡同,里面的街景波澜不惊,但红底白字的铭牌上却写着一个优雅的名字——雪池胡同。刚走到胡同口,两座长约20余米,宽约10余米的低矮“人”字形的建筑就告诉我们,这便是胡同名的由来。冰窖建于明万历年间(1573年左右),所以雪池胡同至少有430年以上的历史。
  据《大清会典事例》记载:“景山西门外冰窖六,德胜门外冰窖三,正阳门外冰窖二。”而雪池胡同里的冰窖,就是上述景山西门外六座冰窖。这六座冰窖俗称“里冰窖”,为各冰窖之首,无论是从建筑规模、贮藏技术、存冰质量、服务对象,都是别的冰窖无法比拟的。雪池冰窖的冰采自太液池,即现在的中南海和北海水面,供应紫禁城内各处消暑、降温、防腐及冷藏国家大典祭品。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皇家直属“三产”。
  等到了民国,北海改了公园,冰窖也由国有资产变为私人承包,而食用冰也不再是皇宫的禁脔,逐渐步入寻常百姓家。1950年,雪池冰窖再度成为国有资产,成为北京第一批收归国有的商业部门。直到1979年,雪池冰窖才结束了为期四百年的使用。
  非常可惜的是,“1至4号冰窖在1980年前后被拆改了,有的做了供电室,有的做了仓库,有的做了办公室。”在北海公园散步的一位热心大姐告诉我们。而那四座被拆改了的老冰窖就在胡同西口回大院里,确实已面目全非。
  但所幸最大的两座5号、6号冰窖依然保存完好,而且在不久前修葺一新。只是曾经的皇家标志黄色琉璃瓦由于年久失修而残破,遂在整修中被拆去,换成了民宅上常见的灰筒瓦。虽然遗憾,却印证了雪池冰窖当年从皇家专享到平民化的历程。而两座冰窖之间有座同样修葺一新的宫殿,面积不大,名曰窖神殿。供奉的保护神居然是癫子和尚济公。敢情济公和尚分管的工作还挺多:从煤矿到铁矿,从瓷窑到冰窖,只要需要下到地下的工种,都得求这位济世菩萨保佑。
  探幽:当年孕妇避暑胜地
雪池胡同  一夏清凉在冰窖
  迫不及待地钻进仅供一人出入的小门,是两扇厚厚的木门,十分沉重,用力才能推开,“这就对了,要不怎么达到隔温效果?”工作人员解释说。由于台阶既窄又陡,只得采用类似穿轮滑鞋下楼梯的姿势,半蹲身体一级一级小心地往窖底走。等下到冰窖里,才发现别有洞天。窖内结构全部为拱形、无梁无柱,如城门门券般。窖基十分坚实,窖底用柏木杆打桩,花岗岩做帮和底。从外面看比蔬菜大棚还要低矮,站在窖底发现居然也有二层楼高。总之当年的皇家冰窖比起后来备战的防空洞要讲究得多。
  光顾探视,却忘了窖内的寒冷,结果一个大喷嚏让人终于领略到了雪池冰窖的厉害。上来后,胡同里的一位大爷直嗔怪我们的冒失:“你们不穿棉就敢下冰窖?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小时候有一次和小伙伴捉迷藏,有人藏到里面怕被人抓,死活不出来,结果差点冻出人命。”大爷说的没错,不过听工作人员讲,如果保护措施得当,雪池冰窖可称之为北京城心脏地带难得的世外桃源。“年轻那会儿也没空调,附近谁家有孕妇热得难受,就穿着防寒服到这儿待会儿,绝对避暑,对孩子智力发育也好。”
  这位韩大爷回忆道:“70年代以前,北海仿膳饭庄一年四季都在这儿存食品,说实话,保鲜效果真比冰箱强,纯天然啊!”
雪池胡同  一夏清凉在冰窖
  旷世才女人间四月天
  从冰窖北行走到胡同尽头,一个不大的四合院安安静静地隐身于周围民居之间。从1921年到1924年,这里曾是林长民、林徽因父女的“雪池斋”。旅英归国的林家父女之所以选择在雪池胡同安家落户,原因之一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欧洲养成的夏季吃冷食的习惯,守着冰窖正方便。而从这条因冰得名的胡同里,走出林徽因这样一位冰雪女子,也成了一段佳话。虽然人面不知何处去,但看着这座院落,不经意间却想到一首歌——原来你也在这里。
  和北总布胡同里著名的“太太客厅”不同的是,雪池胡同2号记载了林徽因情窦初开的少女时代。那时在离胡同不远的培华女校上学的林徽因,就是在这里和梁思成定下了金石之盟。而这里也是徐志摩1922年归国放下行李就迫不及待飞来的地方,如今仅余假山一座。想当年,兴致勃勃的徐志摩正待向林徽因求婚时,中堂悬挂的“长者有女年十八,游学欧洲高志行。君言新会梁氏子,已许为婚但未聘”的诗却让大诗人吃了闭门羹,最终让这段凄美的爱情无疾而终。
  之后随着林长民官场失势客死他乡,“雪池斋”也终被废弃。解放后改为景山西街幼儿园,1998年又改为敬老院。院里老人们的夕阳红日子看上去过得很开心,只是他们大多不知道谁是林徽因,更不知道这里曾住过一位旷世才女。午后站在北京城心脏地带的这座小院里,感觉安静得仿佛时间都停止了。想想对于把心灵自由看得至高无上的林徽因来说,在岁月静好中隐入历史云河,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周边逛逛
  从道观到饭庄满是宫廷味儿
  雪池胡同地处皇城范围内,出了胡同的陟山门街就有两大皇家机构。陟山门街街北的5号为稽查内务府御史衙门,坐北朝南,为三进院落。稽查内务府御史衙门是清代一个非常特殊的政治机关,履行对中央政府直属机关的监察和档案管理职责。此处也是北京现存唯一的清代宫廷衙门,具有极高文物价值,只是现在还在修缮中。
  陟山门街街南高大的红墙内,则是明清皇家道观——大高玄殿,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一(1542)年。从雪池胡同南口即可见其精华——象征天圆地方的乾元阁。乾元阁造型与天坛祈年殿相似,圆攒尖屋顶,覆以蓝琉璃瓦,内部彩画及藻井精美,为北京罕见。但大高玄殿现在为军事机关占用,谢绝入内参观。
  逛累了吃点什么呢?附近这种档次的馆子还真不少。进北海东门就是著名的仿膳饭庄。尽管名头大到听着就贵,但实事求是说,各种宫廷小吃无论价格还是质量都不妨一试。除了佛手、芸豆卷、八裂酥这些满族点心外,最不得不尝的还是相声《夸讲究》里那第25道名菜——炒肉末,往烧饼里一夹,张嘴一咬:嗯,打现在起您也是个讲究人了!
  如果您是老北京小吃的爱好者,景海小院不能错过。尽管环境简陋,但特有老北京的感觉。除了卤煮、豆汁儿这些常规项目外,这家小店的鬼子姜酱菜别处就没有,堪称京城一绝。而这附近不知是商量好了还是怎么着,牛肉面馆也扎堆儿,其中当属燕兰楼的毛细面最具美学效果,但最好吃的当属一家无名的“兰州正宗拉面”,真正的色香俱全、物美价廉。
推荐阅读

雪池胡同 追寻皇家冰窖

雪池胡同 追寻皇家冰窖:在景山公园西门至北海公园东门之间,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古老的陟山门街。从陟山门街中段往北一拐,就是雪池胡同。在清朝,这里有六座皇家冰窖,如今还残存两座。雪池胡同,也是因冰窖而得名。   近三千年...[详细]

雪池胡同,一夏清凉在冰窖

“六月炎威暑气蒸,擎来一碗水晶冰。碧荷衬出清新果,顿觉清凉五内生。”这是19世纪的某个夏天,道光皇帝在享用完“冰碗儿”后龙颜大悦、大笔一挥写下的御诗。按现在的眼光,这事真有点怪异,都当皇上了,不就吃个冰吗?至于比吃了...[详细]

网友评论

最新内容

今日热门